刺魂第321章 乞丐屋里的七美人,刺魂第321章 乞丐屋里的7美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21章 乞丐屋里的七美人
路上,我们已经知道了,他姓戚。
  
  戚大叔告诉我们,相传,他们小镇背后靠着的渡光山里有山精野怪,那些山精野怪十分凶猛,这么多年来,有不少觊觎山中财富的人想要进到山中采取里面的财富,但是不少进山去的人都没有几个能活着出来。
  
  但是,也不是没有例外的。
  
  在镇上,有一户捕蛇人,他们祖祖辈辈都是捕蛇的,但是蛇在镇上不可能随时都有啊,想要捕蛇,也就只能是不断地进山去找野生的蛇,于是长年累月,捕蛇人就渐渐摸清楚了山中的路。
  
  当然,在普通人眼里,那只是一户普通的“捕蛇人”;
  
  但是我知道,“捕蛇人”只是其对外的一个身份的掩盖,其实他真正的本质是其门派的“看门人”,所有同道想要拜访其山门,就必须先过他这一关。
  
  这种看门人从来都是其貌不扬,俗话说:“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这句话就恰好地囊括了他们的长相和气质,融于普通人群里绝不会引起普通人注意的那种。
  
  但他们的行事风格又是极为严酷的,因为他们的作用对于一个门派来说是最为重要的,外人想要拜山都得经过他们的审核,反过来说,如果这个位置的人要勾结居心叵测的歹徒,那将会是一个门派的浩劫。
  
  而这一点,果然在戚大叔嘴里得到了证实。
  
  他口中的捕蛇人姓佘,是个七十多岁的老汉,可能是与蛇为舞多了,所以他为人也像蛇一般阴冷,走在路上,小孩都会被他的长相气质给吓得哇哇大哭,但是和佘老汉熟悉了,就会知道佘老汉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只是说话方式像捏了把刀子一般,让人听着不舒服罢了。
  
  ——说这些,戚大叔是怕我们见了佘老汉后,会被他的冷面和刀子嘴给吓退,所以提前给我们打了预防针,免得我们会被吓退了。
  
  说话中,已经到了镇子的尽头,一间矮小破落的小屋出现在我们面前。
  
  “到了。”戚大叔走上前,敲了敲门。
  
  门开了。
  
  不夸张地说,当门打开的那一刻,仿佛有一种光芒穿破了这破落的小屋!
  
  为啥?
  
  因为开门的人,和其身后的背景格格不入。
  
  那是一名着装光鲜靓丽、容颜妩媚、身材婀娜的女子,她堆着明亮的笑容,双手合拢置于腹上(好一个礼仪小姐的站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位白富美进到了乞丐窝。
  
  戚大叔愣了愣,显然是不认识这个女人的,所以他退后了一步,认了认眼前的房子,这才看向女人说道:“这是老佘家,我没走出啊!”
  
  女人笑道:“你没走错,老佘是我爸爸,他最近身体不好,所以把我叫回来,现在他人在省城医院里住院了,在身体没有痊愈之前是不会回来了。现在家里由我主事,你们想要找爸爸做什么,都可以和我说,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帮忙。”
  
  听完,我挑挑眉。
  
  来之前,我就听说了,佘老汉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抱恙也是理所应该的事。
  
  但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忽然有了个二十出头的闺女,而且一个长得吓人,一个长得可人——这都不用送进医院去检查dna,用眼睛都能看得出来此事有蹊跷!
  
  果然,
  
  戚大叔摸着脑袋不解地问:“可是我从来没听说过老佘有个女儿啊!”
  
  美女笑眯眯地说:“你们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如果你们不信,要不要我现在打电话给我阿爸,让他和你们确认一下?”
  
  说完,她掏出了一只手机。
  
  还是iphonex*ax。
  
  有这种土豪手机的顶级美女,住这种小破屋?
  
  瞎子都受不了这种逻辑漏洞了。
  
  我直接打断她的话,说:“知道了,你是老佘的亲闺女,绝绝对对不是隔壁老王家的闺女,行了吧?是不是我们找不到你爸,找你办事也是一样的?”
  
  美女点头:“是。”
  
  看来是来顶替老佘位置的人,可是替代者的气场完全和“守门人”的身份完全不一样,担任一个门派守门人一职的,往往是才能不出众、面貌也不是上乘的,光是“面相”这一点,就和眼前的美女完全不相配了,如果只是暂时顶替位置,那就另说了。
  
  可不管怎么样,她的功能都是一样的。
  
  我从怀里掏出一张拜帖,走了过去,递给她。
  
  她看一眼,就明白了。
  
  “里面请。”她指着屋里说。
  
  我点点头,转身给戚大叔塞了一笔钱,就打发他走了。
  
  *
  
  进了屋后,我发现此事不简单。
  
  这屋子,是真的“乞丐屋”级别的,地方没多大,却堆满了各种杂物,一些要用来生活的地方,感觉让一个人通过都极为艰难;
  
  可就算是这么艰难狭窄的乞丐屋,里面却站着七名风情万种的美娇娘……这画面也太格格不入了吧?!
  
  我说她们“风情万种”,这不是没有证据的,证据就是在我们进屋后,她们不停地冲我们暗送秋波,身体就像是水蛇一般柔弱无骨,只差没有缠到我们身上来了。
  
  范无救默默退了一步,暗自恼怒:“可恨我已经有老婆了!”
  
  我呵呵一声:“你还记得你有一个老婆啊?”
  
  他老婆可不就是那位雷厉风行的白无常大大吗?他一提起来,我就想起上次和谢必安见面时她的反应,老谢可是对“离家出走”的丈夫恨得咬牙切齿,大有一副等找到老公后,就把他扒皮抽筋了!
  
  而这“离家出走”的本尊嘛,换句不好听的话来说,就是抛弃妻子的负心汉啊!现在这个“负心汉”却表现出要为老婆守贞的意思,这不是很荒谬吗?
  
  范无救无奈地说:“身在外,我是应该背着老婆做点什么了,才能对得起自己这次偷偷溜出来。但可惜的是,早在几百年前,我老婆就对我的下半身下过诅咒,她诅咒我不能对除了她以外的女人有反应,所以很多时候,我也就只能看看而不能尽兴了。如果我真的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的话,就会触发诅咒,我老婆也就能够感应到我的方位,然后千里迢迢,从十八层地狱之下爬上来找我!”
  
  我囧!
  
  除了囧以外,还有4个字特别能代表我此时的心声:老谢v5!
  
  林肆同情地看着他:“看来你老婆大有来头啊。”
  
  范无救含泪:“上辈子欠她的,可惜,我们没有下辈子,所以现在这种不上不下的辈子最煎熬了。”
  
  “我修仙千年,就没你这种顾及了。”说完,林肆拍拍我的肩膀,说:“尊敬长辈乃是我们大中华的优良传统美德,所以小深深,这回我先挑。”
  
  我:“不用客气,请。”
  
  话刚说完,林肆就扑进了乞丐窝,朝他喜欢的美女扑了过去!
  
  美女们嘻嘻一笑,没有一人接住他,全都穿过他的身体,扑通一声,林肆摔进了杂物堆里,无人问津。
  
  美女涌到我身边,我吓了一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她们就已经缠到了我的身上。
  
  呼~
  
  忽然有位美女朝我耳朵里吹了吹口气。
  
  痒得我一哆嗦!
  
  “小哥哥,你是不是要去飞天仙阁啊?”朝我耳朵吹气的美女妖娆地问道。
  
  与此同时,林肆在杂物堆里翻个身,托着头,不解地问:“难道我长得不比吴深帅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范无救耸耸肩,说:“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很明确了,这一路上奇怪的优待都不是冲你这位大警长来的,而是冲着吴深来的。”
  
  “嗯。”林肆点头,认同这个说法。
  
  冲我来的?
  
  我刚到这里,就已经有人注意到我了?
  
  牛头马面?
  
  不,如果是他们的话,他们的关注点应该在他们的老朋友范无救身上啊!
  
  可是如果是冲着我来的,那该怎么解释?
  
  见我僵着脖子,半天不说话,那女子摸了摸我的脸,在我耳畔轻声问:“小哥哥,你怎么不回答我们的问题呀?你是不是要去飞天仙阁?”
  
  我问:“你们到底是谁?”
  
  女子咯咯笑了起来:“我们是飞天仙阁的人,是专门出来接引同道上山的引路人。你先回答我们,你是不是要去飞天仙阁呀?如果是,那我们现在就带你上去。如果不是,我们也好聚好散。”
  
  我问:“佘老汉呢?”
  
  女子笑道:“他有别的任务安排,去做别的事了。”
  
  我问:“你们是来代替他做引路人的?”
  
  “是呀。”
  
  “那你们打算怎么带我们上去?”
  
  女子嘻嘻一笑,柔荑从我肩膀上滑落,轻轻握住了我的手掌:“你跟我们走就是了,我保证把你平平安安带进山门。”
  
  “你们?”我察觉到了端倪,扫了一眼身边环绕的性感美女们,“你们七个人一起带我们三个人上山?”
  
  “嗯。”美女们点点头,表情无比真挚。
  
  可,这不是更奇怪了吗?
  
  引路的话,一个人就能做到了,就算客气一点,说要一对一服务,那我们只有三个人,她们出三个人带我们上山就好了,现在却七个人一起出动,带我们三人上山?
  
  不,
  
  确切的说,
  
  她们是冲着我来的。
  
  所以应该说是——她们七个人带我一个人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