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26章 鬼仙与鬼仙的差距,刺魂第326章 鬼仙与鬼仙的差距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26章 鬼仙与鬼仙的差距
我是暂时放下了七朵金花拐卖纯良少男的事,但是这件事对荆臣翔这个“乖孩子”来说,显然是个沉重的打击,打击得他连熬好的汤都吃不下,等我们吃保护,等我们吃饱喝足,他也蜷在旁边,嘀咕了老半天的“不可.网
  
  有句话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光是听荆臣翔的描述,我就觉得那七姐妹的事情不简单,如果是“朋友的玩笑”,她们也就不会把荆臣翔扔在密林里整整三天三夜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的,不是吗?
  
  如果是我开玩笑,把林肆拐进深山里,只要半天没有见到林肆平安归来,我的良心肯定不安,肯定早就出来找林肆了。而那七姐妹把荆臣翔骗进来三天三夜了,都没有出来找过他,这样的“玩笑”可就不是普通的玩笑了。
  
  可偏偏荆臣翔这傻孩子到现在还把这件事当做是七姐妹对他的考验——他也不用脚趾头好好想想,人家要在真的只是考验他的话,那转头又何必“考验”起我们这几个外人?那七朵金花在“考验”我们的时候,好像完全没有一点想起他的意思啊!
  
  对宛如一张白纸一样的荆臣翔,我真是同情又好笑。
  
  吃饱喝足后,我们也该启程了,我走过去,拍拍荆臣翔的肩膀,问:“反正我们都一样,在这山里迷路了,要不要一起结伴走的?我想我们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都是想要去飞天仙阁的。”
  
  荆臣翔这傻孩子茫然地看了我一眼:“你们也是去飞天仙阁的?”
  
  “嗯。”
  
  “你们去飞天仙阁做什么?”
  
  “找人。”
  
  “找谁?”
  
  “我师父。”我笑了笑,说:“你不认识的。”
  
  “你说了,或许我认识。我和飞天仙阁阁主很熟的。”荆臣翔诚恳地说。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表情越诚恳,我就越想笑。这傻孩子,都到这地步了,还相信人性本善呐,他要是真的和飞天仙阁交好,又怎么会被扔在法障中三天三夜?不过我还是很敬佩他的为人的,沦落到这境界,他还想着帮助刚刚认识的陌生人,这么善良的一个人,我都不忍心再让他多承受些挫折了。
  
  孩子已经这么傻了,我就不忍心再打击他的热情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不用了,我要找的人,他在飞天仙阁里,但他并不是飞天仙阁的人。你也知道我们刺魂师是下九流的旁门左道,和你们这些名门正派不同道,所以你们应该是不知道他究竟是谁的,只有我才能找到他。所以兄弟你的好心我就记下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走出这个法障。”
  
  “对!”荆臣翔点头。
  
  我问:“你说你来过飞天仙阁好几次了,难道你还不认得路吗?”
  
  荆臣翔苦恼地说:“认是认得的,但是,我只认得正确上山的路,却不认得怎么走出迷障的路。以前每次来飞天仙阁,都是由飞天仙阁的门人接引,走的是正确的门路,从未偏离过。而飞天仙阁的引路人也都警告过我们,这山路迷障重重,在随他们进山之时,切记不能左右顾盼其他,免得走偏了路,陷入迷障中,就难定生死了!这次我被设计走偏了路,以为自己能够凭着过去的记忆,顺利走出迷障,回到正道上,可惜却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放心吧,这次能走得出去的。”我安慰他。
  
  荆臣翔问:“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扫了一眼身边的范无救和林肆,忍不住勾起嘴角,无比自信:“因为你遇见了我们啊!”
  
  荆臣翔:“??”
  
  “啊啊,我也迷路了,我不懂怎么走出去啊。”林肆不给面子的苦逼地叫了起来。
  
  我嘴角一抽,走过去,拉着他到一边去,压低了声音说:“开什么玩笑?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修行千年的鬼仙啊!这小小的凡人的阵法,你还走不出去?”
  
  林肆说实话:“走不出。”
  
  我:“……”
  
  “我过去一千年里,只是专心修炼,提升自己的魂力,让自己能够摆脱鬼道。可是阵法这些学术性的东西,哥是真的一点都没研究。”林肆正经地说。
  
  “卧槽,你这也算是鬼仙?”我瞪眼!
  
  林肆无辜:“鬼仙就不能偏科了?!”
  
  我:“……”
  
  好吧,林肆不行,范无救也应该行吧?不管怎么说,范无救也是活了几千年的老鬼了,就算他没有专门去学过八卦阵法之类的,那他总见过一些吧?我就不信了,作为一个无常鬼的始祖,为了拘魂,踏遍了全球各地,什么地方他没去过?难道他拘魂的时候,就没有去过什么阵法里拘过魂?
  
  ——所谓阵法,难道不就是设计出来困死人的?我就不信了,天下间阵法万千,里面还没有一个死鬼让范无救去拘!
  
  我的目光刚转到范无救身上,林肆就叹了一口气,和我说:“别看小八了。这里的法障不管设置得多凶险、多厉害,对小八来说都不算问题。”
  
  “为什么?”
  
  “阵法是你们活人设置的,小八是鬼,你们活人的阵法对他来说不管用,他不管飘到什么地方,都不会触发法阵陷阱,哪怕是飘进了阵法的死门里,对他来说都不是事!”林肆无奈地说。
  
  我纳闷地看着他:“你也是鬼……”
  
  “但我现在有*。”林肆举起了自己打着石膏的手臂,那苦逼相说明了他也无能为力。
  
  我叹了一口气,再看向范无救的时候,才发现他表情一直都很从容,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从容,因为活人的阵法对他来说不起效!我们死在这里了,他也不会死!
  
  “没事,我找小八聊聊。”我叹气离开林肆身边,把范无救拽到另一边去,压低了声音问:“你昨晚到底上哪里去了?”
  
  范无救:“我说我去看风景了,你信吗?”
  
  “不信。”
  
  他笑了笑,把拳头偷偷递到我面前,摊开时,我看见他手心里摆着一枚小小的、像是牛角一样的东西。
  
  “给我的?”我错愕地拿起小牛角,这怎么忽然间想要送我礼物了?
  
  范无救笑道:“借你护身,等离开了这鬼地方,记得还我。”
  
  卧槽!
  
  范无救果然还是从前的配方,看电视、看小说,一般来说像他这种身份的前辈,兜里面肯定有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宝,随随便便出手就是拿出来送人的——重点:送!
  
  结果这厮是“借”!
  
  要“还”的!
  
  上次勾魂链也是如此,借给我,最后还要我还回去。
  
  mlgb,从未见过如此小气吧啦的鬼仙!
  
  “这什么玩意?有什么用?”我脸拉得长长地问。
  
  范无救说:“这是从我那好兄弟牛头脑袋上掰下来的角,他是这世上所有活着的、死了的牛的牛祖宗,所以要是你再遇到像昨晚的疯牛,吹响这牛角,就不会再出事了。”
  
  说完,他善良地笑了起来。
  
  这时候我才明白,昨晚上听到的“笛声”其实就是用这牛角吹出来的,引走那些疯牛的就是范无救!
  
  但他现在还在玩角色扮演游戏,不便在林肆面前透露身份,所以就没有坦白交代这件事,只能是在私底下送我牛角笛护身了。
  
  “你昨天晚上真的是去看风景了?”我斜着眼,疑惑地问。
  
  范无救:“是啊,到处转了转,看看这里的阵法是怎么设置的。”
  
  还真的是去看“风景”了!
  
  我赶紧问:“怎么样?可找到出去的路了?”
  
  范无救说:“找到了。”
  
  666!果然比那个偏科的鬼仙有用多了!
  
  “不过,像我这样的小鬼差,怎么可能看破得了大门派的法阵呢?”范无救玩味地看着我。
  
  我立马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还舍不得自爆身份,还想继续他的角色扮演游戏,而如果继续他的游戏的话,他就不方便在林肆面前显露自己的真本事了,不显露真本事,他又怎么能带我们出去呢?
  
  我担心他真的不肯带我们出去,于是双手合十,着急地哀求他道:“你就快点带我们出去吧!明的不行,暗的总行吧?你想要什么?香烟?美酒?只要你现在愿意带我们出去,回去你要多少条烟、多少美酒,我都送你!”
  
  “你说的唷!”
  
  “嗯!”
  
  范无救这才肯松口,凑到我耳边,压低了声音和我说道:“昨晚那些夜牛是有人专门驯养的,天一黑,它们就会出来巡逻山林,经年累月,它们的牛蹄子在地上拓下了印子,只要你仔细去找,一定能找得出固定的轨迹。顺着轨迹走,绝对是最安全的道路,而且,也能找得到养牛人的家中。只要你能找到养牛人,你就能知道怎么回到正道上。而回到正道上之后,”
  
  他转头指着荆臣翔说:“那小子就能带你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