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28章 牧场,刺魂第328章 牧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28章 牧场
我们顺着牛蹄子印走了很久,终于在一个小山顶上看到了屋子和牧场。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想来那就是所谓养牛人的住处了。
  
  “我想去尿尿。”范无救提着裤子,转身就跑。
  
  “你尿什么尿?回来!”林肆叫道!
  
  但是范无救一转眼就不见了,
  
  荊臣翔不解地说道:“小八他跑什么跑呢?这已经找到有人住的地方了,他要是尿急的话,我们可以去跟人家借个厕所用啊!”
  
  林肆冷笑:“恐怕他不是尿急,而是想要躲什么吧。”
  
  荊臣翔问:“躲什么?”
  
  林肆不再说话,但是表情变得阴沉很多,我想他心中已经起疑了,估计他现在已经觉得范无救昨晚的失踪不是意外了——毕竟一只鬼怎么可能会想说要去尿尿呢?
  
  “先去看看吧,也不知道这牧场里面住的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我们家小八怕成这样,也许是住着什么可怕的妖魔鬼怪?”林肆说。
  
  为了帮范无救圆场,我说:“也许里面住着什么厉害的法师吧?小八最怕法师了。”
  
  “好像也是。”林肆接受了这个说法。
  
  但是荊臣翔无法理解了,他问:“一个人好端端的,怎么会怕法师呢?住在这里的人一定是飞天仙阁的人,飞天仙阁的门人弟子都是正派人士,又不是强盗杀人犯,他怕什么呢?”
  
  “没什么,我们先进去看看吧。”林肆说。
  
  “好。”
  
  我们动身走进了牧场。
  
  牧场里,牛群悠然的吃草,远远看见来时觉得一切和平安详,没有什么异常。然而走进牧场之后,所有的牛都抬起头看向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心理错觉,我竟然感觉到这些瘤像是人一样用冰冷的目光打量着我们这群外来人。
  
  “哞——”一头奶牛叫了起来。
  
  伴随着奶牛的叫声,原本还在悠然吃着炒的牛群慢慢的聚拢了过来,它们步伐缓慢,但是被几十头牛围拢在其中,而且牛角相对,气氛一下子变得危急起来。
  
  我把手伸进口袋里,摸了摸牛角笛,范无救说过,这个牛角笛是用牛头阿傍的角做的,可以号令群牛,或许,正是祭出这件法宝的时候了。
  
  就在我要掏出牛角笛的时候,荊臣翔忽然开口大声喊道:“我是无定宗荊臣翔,三日前在上山时不幸与师兄弟们走散,迷路于山中,直到现在才找得到这里来。如果牧场主人是飞天仙阁的弟子,还希望阁下能够出来相见,并且指引我们上山,麻烦了!”
  
  话音一落,小木屋门就开了。
  
  哇,看来荊臣翔的名头在飞天仙阁里还是很受用的嘛。
  
  牛群散开了,一个胖女人从木屋里急匆匆地走了出来。她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看起来有两三百斤重,但是进步如飞,又看不出一点笨重的样子。
  
  我留意到她右手腕上系着一条汗巾,汗巾上端正的是飞天仙阁的徽记——她果然是飞天仙阁的人!
  
  “哞哞。”刚才号令牛群的领头奶牛并没有让开路,还挡在胖女人的面前哞哞地叫。胖女人走到它身边,拍拍它的头,那头奶牛就让开了。
  
  她走到我们面前,扫了我们一眼,最后目光定格在我的身上:“你是无定宗少主荊臣翔?”
  
  少主?
  
  我诧异的看向荊臣翔,不敢相信这么一个纯朴的青年竟然这么大有来头!
  
  我最近气是好到爆了吗?也许该去买彩票了,不然怎么会迷个路都能够撞见这么大有身份的人呢?不过说来也奇怪,荊臣翔既然是少宗主的身份,飞天仙阁的人,是吃饱了撑着才会将这么一个重量级身份的人丢在山中?
  
  “咳咳,我是。”荊臣翔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哦。”胖女人这才把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这也很奇怪,我这样的草民看上去像是一个正派少宗主的样子吗?怎么她一出来就会以为我是荊臣翔呢?
  
  胖女人皱着眉审视着荊臣翔,说道:“少宗主,你怎么会和自己的师兄弟走散呢?原来我们飞天仙阁,我们飞天仙阁必定派人前去迎接您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这次来接我们的人是奚珂,但是奚珂半途中和我说她们家小姐要与我秘密见面,让我离开师兄弟们,我信了她的话离开队伍,却没有见到小姐。”荊臣翔红着脸,心酸地说道,“我已经失踪三日了,难道就没有人来找过我吗?”
  
  胖女人皱着眉说:“没有。”
  
  荊臣翔说:“看来这真的是芯月小姐对我的考验了。”
  
  听完这句话,我嘴角就是一抽!
  
  这个“芯月”也不知道是那七朵金花里面的哪一位,但是荊臣翔,到现在竟然还以为自己的迷路是那些女人对他的考验……唉,孩纸,你清醒一点啊!
  
  胖女人说:“芯月小姐的考验?都到这个时候了,芯月小姐还考你什么?难道这个时候她还想悔婚不成?”
  
  悔婚?
  
  八卦!
  
  我嗅到了八卦的味道,现在看起来是他们熟人聊天的时间,我们外人不好搭进去,于是我就拉着林肆退后一步,掏出一包瓜子嗑,先看戏再说话,不着急赶路。
  
  也许是经历了三天的迷路,让荊臣翔没了底气,他的语气都觉得很心酸:“应该不会吧?我和芯月还没出生以前就已经指腹为婚了,从小到大我也没有见过她反对过我们的婚事呀,她是真的想要悔婚的话也不必等到今日。”
  
  胖女人:“也对,这次少宗主你上山就是为了完婚的,芯月小姐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悔婚,毕竟喜帖已经发出去了,很多同道中人都前来贺喜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悔婚,那不是要丢尽飞天仙阁和无定宗的脸面吗?”
  
  哇——哦——!!
  
  这么大的信息量瞬间让磕瓜子群众无法淡定了!
  
  都怪我来之前没有好好打听过,没想到一来就撞上了这么大的喜事!
  
  “小荊,请我们喝喜酒啊!”我开心地说道!
  
  荊臣翔回头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这时候我才想起来他是一个被人丢在山林中的准新郎——结婚之前来这么一出,这婚事悬了!
  
  我现在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到这个节骨眼上了,还要相信自己是被“考验”的。相信自己是被“考验”的,总好过是被心爱的女人拒婚吧?
  
  当当当然了!我也希望是准新娘在结婚前,不幸患上了婚前恐惧症,所以才对自己的准新郎这么一个小小的考验——这结婚不是有一个传统风俗,就是在新郎迎接新娘的路上,新娘的姐妹团会拦着新郎吗,直到新郎通过姐妹团的重重考验,才能迎娶到自己的心上人吗?
  
  也许,事情就只是这样而已。
  
  胖女人皱着眉说:“芯月小姐是个聪慧的人,她怎么会临时来这么一出呢?不过,少宗主您在山林里失踪三日了,上面竟然没有人通知我这件事,看来上头是有人压着这件事了。如果这一切真的是芯月小姐的意思,那应该就是她拦下的信息。也许她对你的考验就是想要看看您是否能够通过自己的能力走进飞天仙阁的山门吧。”
  
  “嗯嗯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荊臣翔捣头如蒜地说道。
  
  “嗯嗯。”胖女人也点头。
  
  这两人的脸上分明就是写着4个字:自欺欺人。
  
  我默默地嗑了一颗瓜子。
  
  “大婚当前,准新郎不在场,那可是大事啊。”胖女人抓住荆臣翔的手,说道:“少宗主,我现在马上就送你们上去!”
  
  “谢谢!”荆臣翔感激不尽。
  
  胖女人双指放在口中,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哞哞。”那头奶牛骄傲地带着三头牛,迈着悠然的小步伐,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胖女人指着牛对荆臣翔说:“少宗主,我这里没有马,只有牛,希望您不要介意,我们的牛也是能送您上山的。”
  
  “嗯嗯!”荆臣翔这个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胖女人在把他扶上牛之后,就转过来帮我们上牛,可等她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谦卑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幸好林肆反应得快,立马躲开了女人的偷袭。
  
  我还没反应过来这究竟怎么了,就听到胖女人甩着鞭子,冲他怒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林肆的表情,也是一脸茫然:“好人。”
  
  “好人?”胖女人冷笑:“你能算是个人吗?”
  
  林肆怒道:“能好好说话吗?骂谁呢?”
  
  胖女人一甩鞭子,甚是威严地说道:“妖孽,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根本就不是个人!你只是借了人类的皮囊,附在了活人的身上!说,你附到活人身上,接近少宗主到底有什么意图?”
  
  这话让我吃了一惊,因为林肆是已经得道了的鬼仙,道行不浅,又有我的刺魂之术加持,林肆依附在左正身上,基本上是不会被人看出端倪的,可是这胖女人刚走到林肆跟前,竟然一下子就看破了他的身份?
  
  这飞天仙阁是干嘛的?一个看门的竟然能有如此道行?
  
  “而且我已经看出来了,你并非是凭着自己的能力依附在这个凡人身上的,你是借助了邪道刺魂师的能力,占据了这凡人的*!如此大费周章,肯定居心叵测!”胖女人厉声说道!
  
  what?!
  
  竟然连我的术法都看穿了?
  
  亲你这么牛逼,却只是一个看门的,会不会太屈才了?
  
  “等等,吴深,你不是说过,你是刺魂师吗?”荆臣翔惊讶地看向我。
  
  胖女人一听,立马转过身,冲我说了两个字:“邪道!”
  
  囧!
  
  这突如其来的敌对是怎么一回事?宝宝是不是窦娥冤啊?
  
  我苦逼地说道:“也不是所有刺魂师都是坏人啊……”
  
  胖女人喝道:“不是邪道,也是旁门左道!”
  
  我:“……”
  
  “等等,”荆臣翔看不过去了,为我说道:“我父亲和我说过,这天下间术法万千,有专心修道的,也有修炼其他偏门法术的,但不能因为别人修炼了冷门的法术就说人家是邪道啊。我虽然和他们认识不过一天,但是我观看他们的面相,应该都是正人君子啊。大……大姐,你是不是哪里误会了?”
  
  胖女人笃定地说:“不可能,刺魂师就是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