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30章 飞天神牛,刺魂第330章 飞天神牛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30章 飞天神牛
我们走过去,刚要骑上去。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胖女人忽然拽住我,我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脸上带着阴险的笑,让人不寒而栗。
  
  “你骑这个。”她指着奶牛说。
  
  我顿时吓得心里一咯噔!
  
  “小心奶牛!”——范无救说过的话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这让我的小心脏就更加承受不了了!
  
  “嗤!”凶恶的奶牛冲着我喷了一口气!
  
  可怕!
  
  “是个爷们的就给我上!”胖女人鄙夷道,“这是我整个牧场里面最好的牛了,就算我们阁主来了,我也不一定会让他骑上这头牛,臭小子,今天能够让你骑上我的这头宝贝牛,算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别给脸不要脸!”
  
  我哈哈一笑,说:“确实确实,这一头牛一看就是非同凡响、人间罕见,能够让我骑上去,确实是我八辈子……哦,不,一百世都难得修好的福分。可是你确定你让我骑着一头牛不是想要我的命吗?”
  
  “你觉得我是那样子的人吗?”胖女人瞪着眼问。
  
  我点头。
  
  胖女人脸色一沉,抽着嘴角说道:“对,没错,老娘就是想要摔死你!我不知道少宗主是中了你什么邪术,竟然愿意相信你的话!但是,我可不相信你的半句鬼话!你在我眼里面就是那扰乱阴阳秩序的邪道,像你这样的邪道,被阿傍摔死最好不过了!”
  
  阿傍?
  
  哈啊,这头奶牛真的叫阿傍!
  
  我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竟然和阴间鼎鼎有名的牛头鬼差以这一种方式见面!
  
  看这头牛喷着粗气的样子,我现在能够理解为什么范无救转身就跑了。
  
  “上去,别让我瞧不起。”胖女人说。
  
  我无奈,爬到了牛背上。
  
  等我们三人坐好后,胖女人一拍牛背,载着我们的三头牛立刻就撒开蹄子跑了起来。
  
  荊臣翔叫道:“大姐,你不跟我们一起吗?”
  
  没错,那个胖女人只是把我们扶上了牛背,现在三头牛都已经起航了,她却仍然停留在原地,脸色阴沉的看着我们离开。
  
  “不了,这些牛都知道怎么上山,它们会平安的把你们送入山门的。”胖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远,很快,她也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内。
  
  这些牛跑得越来越快,蹄子下就像是生了风一样,不,不是生了风,而是真的乘风飞翔!
  
  这些牛竟然飞了起来!
  
  我现在终于明白范无救为什么说这些牛会轻功了,它们这哪里算得上是轻功呀,根本就是飞天神牛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面忽然冒出了一个陌生的声音:“范小八在哪里?”
  
  我愣了一下,左右顾盼,我左边是林肆,右边是荊臣翔,他们的声音我都是认得的,可刚才的声音却是无比陌生的,而且现在我们是骑在飞天神牛身上,身处半空中,没有第四个人了。
  
  我想了想,刚才在我脑海里面说话的就只能是我胯下的阿傍了。
  
  我低下头,问:“是你在和我说话吗?”
  
  那声音在我脑海里说:“废话,除了我还能有谁?范小八在哪里?”
  
  我说:“不知道。”
  
  那声音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摔下去?还有你的两个同伴?”
  
  我说:“就算你把我摔下去,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呀!脚长在他身上,他去哪里我管的着吗?”
  
  那声音问:“你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
  
  我说:“不知道。”
  
  “好吧。”那声音无奈的妥协了。
  
  我疑惑地问:“范小八说你欠了他500两黄金至今未还,怎么我看你的样子,反而像是讨债的那个?”
  
  那声音一听就来气了:“什么?他真的是这么和你说的?什么我欠了他500两黄金未还?明明是他欠了我500垛草料未还!500年了,整整500年了,我让他还我草料,他却说我还没有还他黄金,所以他始终不愿意把草料还给我。黄金算什么东西?不就是几块黄色的石头吗?”
  
  这话听得我瞠目结舌,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范无救会躲开阿傍了,并不是因为谁欠了谁,而是对牛弹琴根本说不通啊!
  
  “罢了,不说这个了。”那声音问:“你和范小八关系如何?”
  
  “还……一般般!”我临时改了口,因为我生怕这声音觉得我和范无救关系太好,让我代替范无救还债,那可就糟糕了!
  
  那声音说:“一般般,是怎么样的一般般?”
  
  “就是一般般。”
  
  “具体点!不然我就把你摔下去!”
  
  “摔吧!”让我痛快点!
  
  那声音意识到这个威胁对我来说不痛不痒,就改了口:“那我就摔他!”
  
  话音一落,荊臣翔就惨叫起来,原来是他的牛忽然抖索起来了,但是幅度并不是很大,因为并没有能够一下子就把荊臣翔摔下去,只不过是吓吓他罢了。
  
  可就算是这样,荊臣翔也吓得脸色发白,紧紧抱住牛脖子,哭着和自己的牛说:“大哥啊,你冷静一点啊!你到底是怎么了?忽然间发起疯来了?呜呜呜……”
  
  毒!
  
  这一招真是毒!
  
  林肆是鬼仙,不容易摔死,但是荊臣翔就不一样了,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我无奈,妥协了:“其实我和范八爷也没多好,就是他得空的时候会来找我喝一两杯罢了!”
  
  那声音问:“只是这样?”
  
  “嗯。”
  
  荊臣翔的牛终于安分下来了,他趴在牛背上,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面捞起来的一样,衣服湿透了。可怜!
  
  那声音说:“就算只是喝一两杯的关系,那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关系了。我认识那姓范的那么多年,他奉公行法,从来不见他敢和任何人坐下喝酒,你能和他喝上一两杯也是史无前例了。好,我就扣着你,不信那混蛋不出来!”
  
  what??
  
  我这算是福还是祸?好端端的,又惹上了一头牛!
  
  *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我们终于落地了。
  
  落地之处,竟然是小镇。
  
  呃,还是小镇?
  
  这一刻,我差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山脚的那个平民小镇里,直到看到街道两旁的小摊子贩卖的是符纸,而不再是旅游纪念品时,我这才肯定我们是已经跨越了飞天仙阁山门外设置的重重屏障,进入了他们的内围。
  
  但,
  
  这充满生活气息的小镇是怎么一回事?
  
  我想象过进来的时候,是先通过一个气势宏伟的大门,然后直接就进入到一个门派里,这个门派有什么藏宝阁、弟子的修炼场、还有什么大殿偏殿什么的……可这充满生活气息的小镇是怎么一回事?完全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怎么了?”林肆问我。
  
  我回过神,把自己心里想的和他说了出来,他听完后,扑哧一笑,说:“土包子!没见过世面!一听就知道你从来没有拜访过像样的门派,你以为这些修仙门派里的弟子个个都是直接就辟谷,不用吃饭的吗?你以为任何人都能顺利地进入辟谷期吗?不是所有人都能顺利进入辟谷期的,所以在没有进入辟谷期之前,这些门派里的弟子就跟普通人一样,要吃喝拉撒的。只要还需要吃喝拉撒,就离不开市场,所以每个设置在深山里的大门派里都会有个专门提供日常吃穿住行的场所。显然,我们这是进山了,却还没到山门,但也不远了。”
  
  “原来如此。”我红了一下脸,心说我确实没见过什么世面。
  
  正如那胖女人嘲讽我时说的那样,我们这些就是不入流的旁门左道,旁门左道的修行者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没有特定的场所来修炼,一般都是一个师父带一个徒弟的,哪像这些名门正派,都是开山立宗,聚众修炼的。
  
  旁门左道和名门正派又打死不相往来,所以我当然没见过这种场面了。
  
  “到这里了,荆兄你应该知道怎么走了吧?”我转向荆臣翔的。在之前,范无救就指点过,只要找到上山的正道,后面的路就可以让荆臣翔带了。
  
  荆臣翔点头,但是面露难色:“但是现在天色已晚……”
  
  没错,这折腾了一天,又他喵的天黑了!
  
  如果我是单身一人,连夜赶路也没什么,但是现在是三人成团,还带着三头牛,就必须要照顾一下同伴的感受了。
  
  但……荆臣翔娇羞个什么鬼啊?
  
  没错,哪怕现在夜幕降临,我也能看得出来,荆臣翔脸上多出来的那点娇羞的意味!
  
  我纳闷着一个大男人娇羞什么劲,忽然想起来荆臣翔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他还是一位“准新郎”!
  
  虽说,我不太明白他的婚事是怎么一回事,也不太看好他的婚事,但现在看来,荆臣翔对自己的未婚妻还是有情意在的。只要有情,肯定就不能能容忍自己一身肮脏地去面见心上人,而荆臣翔在山林里迷路已经有三天三夜了,我不知道他那三天三夜究竟是怎么度过的,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没有好好洗澡!
  
  我想,荆臣翔此刻并不着急着进飞天仙阁,一定是想先找个地方落脚,先把自己洗干净了,换身干净的衣服,再去见自己的未婚妻吧。
  
  好,满足一下准新郎的心愿。
  
  于是,我们在小镇上找地方住,却发现这地方所有能提供住处的地方都塞满了人!
  
  一问,才知道都是赶来参加飞天仙阁少阁主和无定宗少宗主婚礼的人。
  
  我:“……”
  
  现在才知道自己这一路上都碰上了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物!
  
  荆臣翔的样子,也不像是的来娶人家少主的样子啊!
  
  真是好笑又好气。
  
  所有宾客都到齐了,准新郎却迷了三天的路,最搞笑的是,所有住的地方都被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们挤满了,而准新郎连个洗澡换衣服的地方都没有!
  
  这在好笑之余,又觉得特荒谬!
  
  我现在有点怀疑这婚事还能不能成了,但是看着荆臣翔一头热的样子,我又不好意思扫他的兴——你说,宾客都来齐了,那飞天仙阁的大小姐再怎么任性、再怎么不满这婚事,也总不可能像八点档狗血剧一样,临时悔婚吧?
  
  算了算了,这些都不是我该关心的事。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去找师傅!
  
  这谁和谁结婚,关我嘛事呢,大不了,我找到我师父之后,再来喝小荆一杯喜酒,那真美滋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