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32章 别致的安排,刺魂第332章 别致的安排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32章 别致的安排
我问:“你该不会就是赶在人家寿命结束以前,过来迎娶她的吧?”
  
  Wwん.la”荆臣翔低声说,“在很小的时候,芯月就说过,她最大的愿望就是长大以后嫁给我。听说她最近身体是越来越差了,所以我才会那么着急地赶过来,可没想到半途中遭遇了意外……”
  
  我赶紧打住:“等等!一个快要死了的人,如果说她的心愿是嫁给你,那她现在应该是最着急嫁的人啊,怎么还有闲情去考验你呢?”
  
  荆臣翔:“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可能这是奚柯她们姐妹自己的决定吧,和芯月无关?”
  
  “好吧,也许是这样吧。”我是还有怀疑,但是荆臣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让我觉得自己要是再继续怀疑下去,都有点对不起那个病危的准新娘了——荆臣翔说得对,一个快要死了的人,哪里还有心机去设计这个、设计那个的?
  
  也许,那七姐妹是和准新娘关系太铁了,所以才想要代替她去考验她的未婚夫吧;
  
  也许,我们在山脚下遇见的那七人只是冒名顶替的吧!
  
  *
  
  从澡堂出来,荆臣翔整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了,说明没白洗。
  
  他这人真客气,一直和我们说,等到大婚时,一定会好好招待我们喝他的喜酒的,还允诺了等他大婚之后,一定会用自己是飞天仙阁女婿的身份,帮我们把整个渡光山翻过来,也要找到我想找的人。
  
  ——哼哼,没错,如果不是这一条原因,我才不想一直听他絮絮叨叨地说他结婚的事呢!
  
  在深山里遇到荆臣翔,这是我此行最大的好处了,在一个大门派里,没有点裙带关系,那还真的不好找一个被关押起来的人!
  
  “吴深,我、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你师父的。不过你能不能多告诉我一点你师父的信息?不然等我成婚后,没有一点资料,我怎么帮你找人啊?”
  
  “知道啦知道啦,你用不着一直说这件事吧?你都说等你结婚后了,那就等你结完婚后再说吧!”
  
  “为什么呀?你现在说和以后说有什么不同?你一直都说你是来找你师父的,但我怎么觉得你一点都不着急啊?”
  
  “急不急是一回事,还是等你结婚后再说吧!”被荆臣翔纠缠,我苦恼极了!
  
  唉,我总不能告诉他——
  
  其实我师父在世时,他的名声比我更!不!好!
  
  在山脚下,胖女人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刺魂师就是邪道!
  
  没错,我师父就是邪道中的邪道。
  
  他年轻时候的事迹是怎么样的,我是不太清楚的,不过陪在他身边做学徒的那几年,也见过不少老一辈的人,那些人仅仅只是听到我师父的名头就吓得脸色苍白,可想而知,师父年轻时的名声到底有多差!
  
  和师父比起来,我吴深的名字也就只是在岭南一带有点震慑力,师父的恶名应该可以说是全国性的吧,虽然自从领养我以后,他就修身养性,安分地待在古城老街纹身店里教徒弟,不再出去作恶了,名气也就渐渐淡下去,不为人知了;但是在老一辈的口中,应该还是有人知道他名字的吧?
  
  再说了,荆臣翔这婚事成不成还说不定呢,这么早就把我师父的恶名……大名说出去,总觉得有些不妥当。
  
  更何况,我还有一手呢。
  
  这一手,就是奶牛阿傍!
  
  范无救说过,牛头马面是阎王派来人间监视我师父的鬼差,既然是监视者,那它一定知道我师父在哪里吧?
  
  之前不问,那是因为有人在身边,不方便问。(阴间有规矩,鬼差不能随便和凡人接触)
  
  所以我打算等夜深人静,荆臣翔睡着的时候,再偷偷询问奶牛——当然,应该问不出来。
  
  希望不大,但是还是要问一问的……
  
  “有三位客人退宿了,现在房间正好空出了三间,如果你们方便的话,现在我们就可以帮你们把行李搬到房间里哦!”一个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还是牛棚。
  
  还是之前接待我们的那个飞天仙阁的弟子,他两只手里提着的还是我们仨的全部行李!
  
  这谄媚的笑是怎么一回事?
  
  what?
  
  我懵逼了。
  
  喜从天降?
  
  我不敢置信地问:“等等,你前面不是说过,你们的房间安排都是根据发出去的请帖来安排的吗?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怎么忽然就这么巧的多出了3个房间?”
  
  飞天仙阁弟子笑眯眯地说:“因为有三个客人临时有事,退房离开了哦。”
  
  “这么拙劣的谎言,除了欺骗三岁小孩子之外,你也就只能欺骗我身边的这个笨蛋了吧?”我不客气地指向荆臣翔,没错,这傻小子一听有房间了,就一直傻呵呵地笑着!
  
  等等,该不会……?
  
  难道是因为飞天仙阁的人已经认出了荆臣翔的真实身份,只不过因为准新郎在大婚之前失踪的事情很不光彩,所以他们只能低调处理?
  
  好吧,也就只能是这样说得通了。
  
  “房间在哪?”我压低了声音问。
  
  飞天仙阁的弟子笑眯眯地说:“请跟我来。”
  
  “嗯。”
  
  就在我转身要跟飞天仙阁的弟子走的时候,身后的奶牛忽然暴躁地哞哞叫了起来!
  
  “回来!臭小子!你别想逃跑!别想从我身边逃跑,然后偷偷和范老八见面!只要你还在渡光山中,就别想逃过我的法眼!”奶牛怒吼!
  
  当然,在别人听来,就是哞哞的疯叫。
  
  “它怎么了?”荆臣翔不安地回头看了奶牛一眼。
  
  我认真地说:“可能涨奶了。”
  
  “涨奶?”
  
  “它是一头奶牛嘛,奶牛是要天天挤奶的,不然会涨奶!今天它都跟了我们一天了,这一天里没有人好好地为它挤奶,它可能就不舒服了。”说完,我拍拍飞天仙阁弟子的肩膀,嘱咐道:“派个专业人士来给它挤挤奶。别忘了,它可是你们牛师姐的爱宠,所以一定要好好照顾它哦!”
  
  飞天仙阁弟子:“是!”
  
  “哞哞!”(翻译文字:臭小子陷害我!谁也别想挤我的奶!滚蛋!!t皿t)
  
  听懂阿傍的牛语,我内心暗爽不已。
  
  任你再怎么牛气冲天,你也只不过是需要人安慰的奶牛而已!哦呵呵!
  
  *
  
  我以为,腾出来的是三个普通的房间……
  
  但想到竟然是豪华总统间!
  
  不是没住过酒店,不是没见过最豪华的房间,所以在飞天仙阁弟子打开房间门的时候,我几乎可以肯定这是最好的房间了,酒店的豪华间都不一定有这样的规格!
  
  这房间极其宽敞,一个房间而已,比家里的两个客厅都还大!
  
  里面的装潢更是应有尽有,这哪里像是临时收拾出来招待外来客人的房间啊,根本就是正规的主人房啊!
  
  “吴先生你住这间。”飞天仙阁弟子指着豪华间对我说,然后又指着旁边的两个小房间说:“林先生和荆先生住这两间。”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我再次认真地看看飞天仙阁弟子指示的最后两间房。
  
  我的房——max。
  
  他们的房——mini。
  
  这max比两个mini加起来还要大啊!
  
  “是不是安排错了?”我把荆臣翔推出来,认真地问飞天仙阁的弟子:“这最好的房间,你确定不是留给他的?”
  
  飞天仙阁弟子睁着天真无邪的大眼,认真地问的:“您难道不是吴深吴先生?”
  
  “我是。”囧!连名带姓,看来真的是指向我没错了,但是,我只记得我们仨都是提过自己的姓,并没有说出全名,这飞天仙阁的弟子是怎么会知道我的全名的?到底是谁把我的全名透露出去了?
  
  飞天仙阁弟子:“那就没错了,这个房间就是为你准备的。”
  
  我囧:“你真的确定??”
  
  旁边传来荆臣翔若有所思的低喃声:“难道这也是考验?”
  
  考验?
  
  呃,与其说是在大婚之前弄丢准新郎让飞天仙阁丢尽了脸面,有些事不好声张,所以只好用别人的名义来掩盖事实真相了——这说法都比“考验”这两个字靠谱多了!
  
  也许,真的就是这样吧,飞天仙阁高层的人是知道了荆臣翔的身份了,但是底下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又不能让底层的弟子知道这件事,所以只能是假装给我准备房间,以此附带给荆臣翔准备房间了。
  
  好吧,算是给他们行个方便吧。
  
  “把行李都搬进去吧。”我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安排。
  
  *
  
  等飞天仙阁的弟子退下后,林肆左右看了看,发现没别人,立马就原形毕露,一脚把我踹出豪华间:“这房间属于我了!哦呵呵!”
  
  我就知道,鬼仙大人根本就愿意屈就!
  
  “林肆你冷静点!这房间根本就不是为你我准备的啦!”我哭笑不得地想要把林肆拽出豪华间:“你觉得飞天仙阁会给我们两个不相干的人准备那么好的房间吗?人家明明就是为了他们的准姑爷安排好房间的啦。你你你还是跟我去旁边睡小房间吧,别坏了别人的心意。”
  
  “哦,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林肆忽然问。
  
  “?”我愣了一下。
  
  林肆重复再问:“你真的觉得,这样的安排是冲着姓荆的小子来的,而不是冲着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