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33章 大型精分现场,刺魂第333章 大型精分现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33章 大型精分现场
“我?”这时候,我忽然有种感觉:我在内心diss荆臣翔太傻x,而林肆在内心里diss吴深太傻x!
  
  但这怎么可能?
  
  我说:“不可能,你怎么会这么以为呢?”
  
  林肆说:“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情况就像我们没进山之前经遇的一样?那个时候我们可还没认识他哦!”
  
  说完,他斜了一眼荆臣翔,那意思已经很明.网
  
  我愣了一下,这么一说,我想起了在进山之前的遭遇:住酒店不用花钱,吃东西不用花钱,买东西不用花钱,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目光停留在那东西上超过3秒,哪怕是女人也会心甘情愿地投怀送抱,不管那是未满18岁的少女,还是已经结了婚的大妈。这种“好运”终止于奚柯七姐妹的登场。
  
  现在,本来没有房间的客栈特地腾出了最好的房间给我,就像是续上之前终止的好运。
  
  难道是那七姐妹的安排?
  
  不可能……
  
  她们在小树林里不是已经把我们抛弃了吗?抛弃,不就说明了好运到此为止?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地又重新开始呢?
  
  “你们凡人的事,我们做鬼的看不懂哦。”林肆抓抓头发,叹气道:“一定是老夫在深山里闭关修炼多年,不通人情世故了。这件事透着重重疑点,不过人家都指名道姓说是给你吴深留的最好的房间了,就不可能再和其他人有关系了。但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这房间属于我了!晚安!”
  
  啪!
  
  林肆大仙潇洒地甩上了门。
  
  荆臣翔一脸懵逼地指着自己问:“深哥,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呀?这房间是为我准备的?”
  
  我:“……”
  
  不管这件事到底是谁为谁安排的,都改变不了这小子太傻x的本性了!
  
  “我现在也弄不明白了。不过大仙不是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吗?既然人家指名道姓说的是我,那应该就是我了!现在我也不明白了,这世上怎么会有人对我这么好?我爸妈都不可能对我这么好啊。”我苦恼地说。
  
  包吃包住,而且都是最优待遇——亲爸妈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吧!
  
  “你爸妈?”傻小子荆臣翔好奇地看了我一眼:“还从来没有听深哥你提起过你家里人的事吔!”
  
  呃……
  
  这傻小子。
  
  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表情是能和我聊到第二天天亮的表情,真是的,这人真是很有耐心啊!
  
  “我是个孤儿,爸妈是谁,鬼知道呢?好了,不聊了,明天还要送你进飞天仙阁呢。快点睡吧,明天早起点。”我挥挥手,把荆臣翔这傻小子赶进房间里,自己也进了另一个房间里。
  
  *
  
  深更半夜。
  
  呼~
  
  呼~~
  
  呼~~~
  
  脖子痒痒的,一股股凉气吹到了我的脖子上。
  
  一睁眼,一张煞白的鬼脸赫然出现在我的脑袋边。
  
  “妈啊,鬼啊——!!”我惨叫!
  
  “鬼你个头啊。”范无救一个爆栗敲了过来,让我清醒了不少。
  
  呜,不管怎么说,范无救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鬼,所以大半夜里看到他,他也确确实实拥有着鬼的通俗特征:肤色惨白,表情阴冷,宛如从地狱来的一样。
  
  我捂着小心脏坐起来,擦擦冷汗:“大哥,你半夜在我脖子旁吹什么冷气啊?你是鬼差,不是低等的鬼,又何必照着低等鬼的那一套来呢?(内心tat)”
  
  范无救趴在床边,认真地说:“正因为我不是低等的鬼,所以像这种低劣的手段我是从来都不会使用的,既然从来没有使用过,那就想找个机会尝试一下咯。难得现在我还在‘度假’,所以我为什么不能试一下呢?”
  
  我嘴角一抽,内心diss他的幼稚行为,但也不敢说出来。
  
  我问:“你都失踪一整天了,就一直失踪下去好了,干嘛大半夜还要钻出来?”
  
  范无救坐上来,说:“大家都是一起出来旅游的,结果你们都是一起走的,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那不是太孤单了?为了证明我也是你们之中的一员,我当然要时不时地冒泡,加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了。”
  
  “旅游?”我嘴角又是一抽,无语地盯着他说:“暴露了吧?你果然不是来帮我的,你根本就是把这一趟当做旅游了!”
  
  范无救无辜地说:“no!我发誓,我出来之前,是真心想帮你忙的。但是来到这里后,吃住什么的都是免费的,待遇是最优的,你觉得这还能打起来吗?当做旅游好了!”
  
  我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范无救眨眨眼:“什么?”
  
  我抓着头发,郁闷地说:“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以为这一趟出来会凶多吉少,但是为什么我一到这附近,却是贵宾级待遇?是谁在背后安排这一切?你知道吗?”
  
  “不知道!”范无救的脸上分明写着“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不愿说,我也不强求,毕竟这鬼差品阶太高,我打不过。(认怂)
  
  我指着楼下说:“你的好兄弟阿傍就在楼下,你不和她见面吗?”
  
  范无救赶紧摇摇手,说:“不不不,她那种牛脾气,阎王来了,都拴不住!”
  
  我说:“我想去问她,我师父到底在哪。”
  
  范无救又摇摇手:“她不会告诉你的。”
  
  我说:“这也太奇怪了,阿傍真的是看守我师父的鬼差吗?我看她现在的日常生活就是优哉游哉地在山下吃草,无聊地时候就指挥牛群在山里面瞎逛逛,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看押者的样子啊。再说了,如果她真的一直都在看守我师父,那她应该和我师父在一起,就算不在一起,也应该在附近。可她……却优哉游哉地跟了我们一天。”
  
  范无救哈哈一笑,摇头说:“孩子,你想得太简单了。”
  
  我:“??”
  
  范无救笑着摇摇头,他伸手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我以为他要把自己的脑袋提出来,结果他确实是提出来了,但却不是自己的脑袋,而是从身体里抽出了另一个“自己”。
  
  两个范无救冲着我笑眯眯,然后又照着刚才提头发的动作来一遍,又分裂成了4个范无救。
  
  ——大型精分现场?
  
  “你想说什么?”我问。
  
  范无救指着自己的分身说:“现在你看到了吧?身外化身,这种法术对于我来说是小case,阿傍和我同级,所以这种case对她来说也是简单得很的。在遥远的古代,那时候的阴司体系并不完善,整个阴司里只有几个判官,拘魂的只有我和必安、阿傍阿防,可世间却有那么多生死,仅仅只有我们几个在工作是忙不过来的。所以阎王特许了我们一个神通,就是能够化身万千,并驱使着自己的化身到各地去拘魂。今天陪了你一整天的牛,不过就是阿傍的一个分身罢了。”
  
  我:“原来是分身,难怪能那么悠哉……”
  
  “不止哟,其实你今天还看到了阿傍的人形哟。”范无救笑眯眯地竖着手指说,“那个放牛的胖女人就是阿傍的转世分身之一哟!”
  
  我囧:“一个分身还能转世?”
  
  范无救:“嗯~!”
  
  “分身转世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更方便执行阎王的任务啊,不然,谁会无聊地去转世呢?”范无救说。
  
  我愣了一下。
  
  为了更方便执行阎王的任务……?
  
  牛头马面留在人世,不就是为了看守我师父吗?
  
  难道,我师父不是在山上,而是在山下?在那个牧场里?
  
  就在我陷入思索的时候,旁边的豪华间里忽然爆发了林肆惨烈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