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34章 鬼仙大大晚节不保,刺魂第334章 鬼仙大大晚节不保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34章 鬼仙大大晚节不保
“啊——!”
  
  林肆的惨WwΔW.『kge『ge.La
  
  我愣了一下。
  
  范无救也愣了一下。
  
  然后,
  
  范无救挥挥手,哈哈一笑:“不可能不可能,大仙怎么可能发出像是见鬼似的的惨叫声,只有鬼吓人,哪有人吓鬼的?不可能是他叫的啦,我们一定是听错了。”
  
  “嗯。”我点头,深以为然。
  
  “救命啊啊啊啊——!”
  
  隔壁林肆挣扎的叫声。
  
  我和范无救都震撼了。
  
  “不可能。”范无救笑容僵硬:“大仙竟然在喊救命?”
  
  我也僵了:“林肆上次喊救命的时候是一年前,渡劫渡不过去,跑到我店里喊救命。”
  
  “吴深快来救我啊啊啊——!”
  
  卧槽,我真的没幻听!
  
  林肆今晚上刚刚说过,如果对方指名道姓地说出你的名字的时候,那这件事指向的就是你!
  
  “真出事了。”我赶紧跳下床,范无救也赶紧收起自己的精分分身,一同赶了过去。
  
  刚冲到豪华间门口,还没敲门,林肆就从里面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我,哭得稀里哗啦:“吴深救命啊~~~”
  
  我彻底僵住了。
  
  僵住的原因:林肆好裸。
  
  低头瞄了瞄,我无比确定,这货真的裸得彻底!
  
  ——内裤都没了啊!
  
  我汗了。
  
  我被一个赤条条的男人火热地拥抱了?
  
  囧!
  
  “啪啪啪。”旁边传来鼓掌声,范无救欣慰而感动地微笑:“恭喜恭喜。”
  
  “我敲尼玛!”我脸色一黑,赶紧把林肆这死变态拉开,当我看到他哭得稀里哗啦的脸的时候,不由得一愣,“林肆,你见鬼啦?”
  
  林肆大哭:“比鬼还可怕?”
  
  “能比鬼还可怕的是什么?”
  
  “女人!”
  
  “女人?”我诧异地抬起头,朝屋内看了一眼——单只是看了一眼,我就立马吓得抱着光溜溜的林肆撤退!
  
  林肆感动地问:“是吧?很可怕吧?”
  
  我深有同感地点点头!
  
  能扒光千年鬼仙衣服的女人,你说可不可怕?
  
  最主要还是——她们正是那失踪许久的七朵姐妹花!
  
  她们追着林肆出来,每一个人都衣衫不整的,用“活春宫”这三个字根本就不过分。
  
  她们站在门内,脸色绯红,错愕地看着我:“吴深?”
  
  那样子,就好像是因为室内没开灯,她们认错了人,以为睡在这豪华间里的人是我,所以错误地扒光了林肆的衣服……如此一想,我顿时菊花一紧,冷汗直冒,忍不住倒退了一步又一步,直到后背贴到墙上,无路可退了,这才勉强地冷静下来。
  
  他喵的,这七个女人想扒光的人是我!!
  
  虽然我,确实风流倜傥,偶尔混迹夜店时,有不少女人表示她们想睡我,但像这样的七只猛虎一起上的……还是头一遭!我表示我年纪还小,承受不起。
  
  “奚柯?”荆臣翔冒了出来。
  
  “少宗主?”奚柯等人愣。
  
  我就呵呵了,一直都以为我们遇到的那七个是别人冒牌的,现在看来,荆臣翔口中的乖乖女们就是我们遇到的女色狼啊!
  
  尴尬……
  
  过来会儿,我第一个反应过来,客气地和他们说道:“看起来你们熟人相见,应该有很多想聊的话题,我就不打扰了,你们聊。”
  
  这时候,我房间里飘出一块床单,原来是范无救拿着床单出来了。
  
  他罩在林肆身上,然后我们仨火速冲回小房间里。
  
  关上门,我又啪啪地上了防盗锁。
  
  上了防盗锁后仍然觉得还不够,危险无孔不入!
  
  “小八关窗!”我指挥!
  
  范无救利落地把窗户都给关上了!
  
  这下,小房间里只有三个男人,我安心了,什么豺狼虎豹都进不来了!
  
  我一屁股坐到床上,心有余悸,心想还好睡前林肆强行和我换房间,不然今晚上被夜袭脱光的人就是我了。
  
  林肆从我的行囊里扒出一套衣服穿上后,也和我一样,以一副垮台的姿势坐到了我身边。
  
  m的,从未感觉过女人竟是如此可怕的生物!
  
  “那个……”许久,林肆开口了,声音是那样的虚弱,他抬起扭曲的手给我看:“我手好疼,你会接骨吗?”
  
  真可怜!
  
  林肆=差点被强x+旧伤加重!
  
  想到他今晚上都是代我受过,我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会。放心,我大学时是学中医的。”我拍拍林肆,在范无救的帮助下,帮林肆接好断骨。
  
  重新接好骨后,林肆的脸色这才好很多,看来刚刚他并不是没有反抗过,而是*身受重伤,让他实在无能为力。
  
  “吴深,我想起来了,那个房间原本是为你准备的,看来那七个女人一开始的目标是你!”林肆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一把揪住我的衣服,开始算账了:“这什么鬼?我活了一千年,还从来没有被女人这样夜袭过!这种耻辱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这是你带给我的!你说,这事该怎么解决?”
  
  我无奈地说道:“这个……这个我也是一头雾水啊,到现在我都还不明白,为什么她们会看上我,而且还是一起看上的?我从小到大也都没有得到过这么高的追捧啊。不过,大仙你睡之前也说过了,这一切都是冲我来的。追溯最开始的时刻,应该是从我们踏进山脚小镇开始的那一晚开始吧?我们刚来的时候,订房间都还是正常流程,还是我自己掏钱的。到第二天早上醒来,一切才开始变样的,那七姐妹也不是从一开始就出场的,她们是中间出场的,所以我觉得她们应该不是这一切背后的操盘手,她们应该是‘好运’的其中一环而已。”
  
  林肆喝了口白开水压压惊,说:“我还以为一切都是她们安排的,还以为她们在你没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对你一见钟情了,所以才会为你安排好这一切。”
  
  我摇头,说:“不可能。假设她们是真的看上我了,但是在她们出场之前,不是还有过两个女人对我投怀送抱吗?如果她们真的喜欢我,七姐妹感情好,所以愿意共侍一夫,但这种‘愿意’也只可能是愿意和自己亲近的人分享喜欢的东西罢了,不可能会愿意和外人分享。所以可以排除是她们安排的,也几乎可以肯定她们和前面那两个女人的性质一样,都是安排中的一环。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背后的人安排这些事,应该和男女之情无关。”
  
  林肆问:“那应该是什么安排?”
  
  我说:“应该是‘满足吴深一切愿望’这样的安排吧。”
  
  林肆问:“你亲爸亲妈还好吗?”
  
  我无奈地说:“我是孤儿啦!虽然我不知道我父母是谁,但是我的身世可是很明明白白的。我的那家孤儿院是记录得很清楚的,他们在门口发现我的时候,我身上有一张小纸条,说的是我的亲身父亲身患绝症,母亲养不起全家,就只好把我抛弃了,希望将来会有个好心人收养我。你别和我说,在我24岁,身体发育健全,能动手赚钱养活自己的时候,忽然给我跳出一对土豪父母,我不吃这一套。”
  
  甚至,鸡皮疙瘩要起了。
  
  作为一个身心已经发育成熟的人,在这种时间点里给我蹦出一对大有来头的父母,我仔细想了想,是真的无法接受的。
  
  我可以接受我亲生父母穷,
  
  可以接受他们在24年前把我无情抛下,
  
  我用了那么多年,才可以忽略掉“孤儿”这个身份给我带来的阴影,那两个人已经从我的生命中抹去,要是再蹦出来,我可不会像电视上演的那样,你哭我也哭的喊声“爸爸”、“儿子”,然后抱在一起相亲相爱。
  
  光是想到那画面就膈应了。
  
  “那不然,这世上,怎么会有人对你那么好?什么都免费给你,甚至连女人都可以给你。”林肆摸着下巴说,“奚柯那七姐妹,每一个都可以说是闭月羞花之貌,男人只要娶到一个就可以奉在供桌上了,虽然她们行为很出格,但是我不认为你的魅力足够让7个没见过几次面的女人甘心奉献出自己的身体。”
  
  “供桌上?”
  
  “供桌上,怎么了?”
  
  “呃,没什么……”我汗,或许说鬼仙觉得最好的待遇就是被人供在桌上,享受香火吧。
  
  我说:“或许,这个要见到‘芯月小姐’才能知道答案吧。”
  
  林肆:“芯月?”
  
  我点头:“别忘了,那七姐妹是直接受命于飞天仙阁的大小姐芯月的。虽然小荆嘴里描述那位千金大小姐是个垂死之人,但我总是不太敢相信。总之,小荆现在已经和那七姐妹见面了,我想,和她们的主子见面的时间也快了吧。到时候,就能知道答案了。”
  
  林肆擦擦冷汗,说:“可别是第8个母老虎……”
  
  黑线,属下都已经那么饥渴了,做主子的……打住!那是荆臣翔的未婚妻,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朋友妻不可欺,再往那方面想,我就不是人了!
  
  不过,好好想一想的话,我觉得就算这一切是那位“芯月小姐”在背后安排的,她也不可能对我是那门心思啊,和前面推理的一样,女人对爱情是自私的,不可能指示别的女人去勾引她喜欢的男人啦!
  
  荆臣翔说了,芯月今年十八,而已不可能是做我父母的年纪……我总不可能是飞天仙阁阁主的亲儿子吧?
  
  冷静冷静,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老天啊,千万别在这个时候,给我蹦出什么父母来,真的太狗血了。
  
  “反正……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已经走到这里来了,真相应该也快要浮出水面了,到时候再说吧!今晚你就跟我挤一屋了,你别嫌弃我这屋子小啊。”我说。
  
  话音刚落,林肆就已经躺下了:“什么嫌弃呀?我和你又不是没睡过,你家那张床那么小,我都挤得下,就别说这里的床了。不过,你可得小心点我的手!我不想再接第三次骨头了!”
  
  说完,他抱紧了自己受伤的手。
  
  “我打地铺算了……”我汗。
  
  “隔壁空了!”范无救忽然叫道。
  
  我转头看去,发现墙壁上只有他的半截屁股——做鬼真是方便,想穿墙就穿墙,想偷窥就偷窥,我和林肆在这边聊着呢,他就已经把脑袋伸到隔壁豪华间去打探个究竟了。
  
  “他们都走了,隔壁空着呢,要不咱们到隔壁睡去?我们三个男人挤一个窝,好像有点挤啊。”范无救提议道。
  
  “我不!”林肆抓紧了被子,愤怒地叫道:“我死也不会再去睡那个房间了!让吴深去吧。”
  
  一股寒意冲上我的背脊,我打了一个激灵:“我不去,我怕被夜袭!”
  
  他喵的,连千年鬼仙都能扒得内裤都不剩,我一介凡人,哪里敢去睡。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过去睡,那我就去享受豪华间咯?”范无救笑眯眯,转身穿墙而过。
  
  看着空荡荡的墙壁,我和林肆良久无言……
  
  “他,不是有老婆了吗?”
  
  “没事,他头铁。”
  
  “凡人应该睡不了鬼吧?”
  
  “应该吧……”
  
  “祝他好运。”
  
  “我们睡吧。”
  
  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