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35章 不告而别,刺魂第335章 不告而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35章 不告而别
翌日早晨,我出门的时候也正好碰见隔壁豪华间开了门,范无救伸着懒腰从里面走出来了,脸上带着神清气爽的笑容。
  
  我和林肆都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他伸完懒腰后,也正好看见了我们,愣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
  
  我默默地问:“八哥昨夜睡得可好?”
  
  范无救微笑:“非常好。”
  
  林肆小心翼翼地问:“昨晚没被夜袭?”
  
  范无救一本正经地说道:“肯定被了呀,你们都不知道,昨晚上我睡得好好的,忽然感觉到被子悄悄地打开了一条缝,空调的冷气就从那条缝隙里吹了进来,正当我被冷醒的时候,忽然有一双柔嫩的小手贴上了我的腿,慢慢地摸了上来,驱散了那一丝凉意……”
  
  看着范无救如此陶醉,我忍不住泼他冷水:“好的,这番话我会一个字都不漏地转述给嫂子听。”
  
  “诶诶!”范无救立马垮台,抓住我,不客气地批判道:“你这孩子怎么没有一点幽默感呢?我就吹个牛,你还不知道啊?昨晚没有人爬上我的床!没有人!知道了吗?刚刚我说的话你们全都给我忘掉!谁敢告诉我老婆听,以后我追他三生三世,绝不宽恕!”
  
  三生三世……好的,我怕了!
  
  林肆好奇地问:“小八的老婆?我好像都没有见过啊。是什么人呐?”
  
  范无救立马板着脸教训他:“这种事就不要打听了,我老婆肯定是个美女鬼啦(不可能是人,也不可能是妖啦),她长得凶神恶煞的,不管是人是鬼都不愿意再见到她第二面啦!”
  
  “白无常?”在看到我们默认之后,林肆一皱眉,说:“是不是所有黑白无常都是一对夫妻啊?我记得那个医院里的奇怪骷髅,好像也是一对夫妻?”
  
  范无救说:“不是的,黑白无常搭档干活啦,只不过有些无常鬼不愿意去投胎,不想投胎嘛,一直做鬼形单影只的又难受,所以只好和自己最亲近的鬼共结连理了。但也有很多没有那种需求的单身无常啦。(附带一提:我和必安和普通的无常鬼不一样哦,因为在小无常鬼们还没出现之前,我们就已经是一对了。)”
  
  “别站在这里聊了。”我结束了这个话题,忍不住朝荆臣翔的房间看去,“看小荆像是那种闻鸡起舞的三好青年啊,怎么这个点了,还没起?”
  
  我们三人都在这里聊完了黑白无常的话题咧!
  
  “也许那孩子在山林里迷路了三天三夜,受苦太多,所以就起不来了吧。”林肆说,“把他叫起来。”
  
  “嗯。”
  
  我走过去,敲敲门。
  
  吱~嘎~
  
  门开了一条缝。
  
  我囧!
  
  原来荆臣翔你睡觉不关门的啊!
  
  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赶紧推门进去,房间里面没有半个人影,床单铺得整整齐齐的,并没有睡过的痕迹。
  
  荆臣翔去哪了?
  
  “有信吔!”范无救拿起了茶几上的信封,看了一眼就抬起头来看我:“吴深亲启。”
  
  what?
  
  我愣了一下,走过去,一看,信还真的是给我留的。
  
  有种不祥的预感。
  
  林肆:“完了,小荆该不会又被那7个女人扔回山里了吧?”
  
  我汗:“有可能。”
  
  不然荆臣翔+奚柯七姐妹,我还真想不出来,他们相遇后还能发生什么样的事?
  
  先看看信吧。
  
  “吴兄亲启:
  
  小弟学艺不精,又年少不懂事,深感无法担当起婚姻的重责,所以恐怕与飞天仙阁龙芯月小姐完婚后,会影响其终身幸福。如今两派聚首,宾客满员,小弟实在无言当面与众位长辈们直言心里话,也不敢当着天下同道的面拒绝婚事,只能请吴兄将此信带给芯月小姐,代小弟直言小弟难处,也请吴兄代小弟好好向芯月小姐赔礼道歉。
  
  弟荆臣翔字。”
  
  我:“……”
  
  凸(艹皿艹)。
  
  说好了完婚后帮我找师傅呢?现在悔婚了,不敢当面去悔婚,就找我这个替罪羊去顶嘴是吧?当着那么多人悔婚,我还能活着离开渡光山吗?
  
  “这信,你们信吗?”我转头问偷看信的范无救和林肆。
  
  “不信。”两人一起摇头。
  
  你看吧,荆臣翔一看就是个正直善良的好孩子啊,连撒谎都不会。
  
  林肆说:“昨天一起洗澡的时候,那傻逼提到自己未婚妻的时候笑成那傻逼样,你说他会悔婚,还不如说他数学考了100分呢!一看就是个轻重,怎么可能会临时悔婚啊?肯定是昨晚上和那七个女人见面了,那七个女人和他说了什么话,才让他改变主意的。”
  
  说完,他踢踢范无救,问:“小八,你昨晚听了一晚上墙脚,有没有听到什么呀?”
  
  范无救正色说:“我以我的人格保证,昨晚上他们八人之间什么xxoo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谁要你听这个了!”林肆哭笑不得地说。
  
  范无救说:“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忍不住说:“不可能吧?”
  
  范无救耸肩:“当然可能啊!我昨晚听的是那间(豪华间)的墙脚,他们见面后又不是进这间房去谈事情的,而是进这间(荆臣翔的小房间)来聊天的,我们中间隔那么大,我哪里听得到那么远?”
  
  我:“……”
  
  林肆:“……”
  
  所以说,我们根本没有人知道那七姐妹到底和荆臣翔都聊过什么了。
  
  不过我心里大概有个推想:
  
  原来就觉得飞天仙阁的那位小姐对荆臣翔没有情意,所以才会派出自己的贴身侍女出去拦截荆臣翔的,只是那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所以没有明说。而到了昨晚,那七姐妹和荆臣翔见面了,有些事瞒不住了,于是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荆臣翔在知道真相后,知道这婚事结不成了,就留书一封,不告而别了。
  
  ……但是为毛是我啊!
  
  我去送这封信,还能活着下山吗?!!
  
  “你们说,这封信会不会是那七姐妹伪造的?”我转过头,询问意见,“那七姐妹好像对小荆一直都有阴谋,而且她们人多势众,会不会在和小荆见面后,又绑架了他,并且逼他写下这封信?”
  
  范无救拿过信,认真地看了一番:“字迹工整,笔锋稳健无力,墨水均衡不断墨,这说明书写者是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从容地写完这封信的,但是每个字的勾尾又显得沉重,这说明他确确实实不愿意写下这封信,但是又不得不写,所以以一种沉重无奈的心情写了这封信。最后,至于这封信到底是不是荆臣翔本人所写,还是别人伪造他的字迹来写——这个俺就不知道了。”
  
  这一番话说得不拖泥带水,秀了我和林肆一脸啊!
  
  等范无救说完,我忍不住说道:“卧槽,你还会看字啊?”
  
  范无救摸摸下巴,说:“活得久了,嘛都学了一点,在很多年前,老夫也是街头摆摊算命的一员。”
  
  林肆:“当年?”
  
  “活的时候,活的时候。咳咳!”
  
  林肆皱眉:“我一直都想问,你到底死了多少年?难道比我还老?”
  
  范无救:“咳咳!肯定没有大仙年长啦,要是我比大仙您还老,那我早就成仙了,是不?”
  
  林肆:“……”
  
  两个都活了以“千”为单位的老古董,年纪都是我的几十倍了,全都能当我爷爷的爷爷的n次方了,能不能不在我的面前秀啊?唉!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帮小荆去送信吗?”我为难地问。
  
  范无救斩钉截铁地说:“送!”
  
  我:“为什么?”
  
  范无救;“有热闹,咱为啥不去凑热闹啊?我们要是不送这封信,那就没有人知道准新郎跑了,没人知道准新郎跑了,那这场婚礼就得继续进行下去,那就会有很多人等着喝喜酒。我们把这封信当场送到,嗯嗯,一定有很好玩的事发生~!想想都觉得很赞!”
  
  我囧,半晌,才痛心疾首地说道:“老八,你变了!你还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位高冷的鬼差大爷吗?想想你最初登场的气势!那时的你,还是那么一个遗世独立、不愿与人接触的的鬼!”
  
  那个时候,范无救还是一个爱装逼的鬼!
  
  看到热闹都会避开的鬼!
  
  现在,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
  
  范无救挥挥手,把浮现在我眼前的以前的高冷鬼差的形象挥散掉,说道:“都过去的事了,不要再提了!”
  
  我问:“那你是不是有阴谋?故意指引我去送信?”
  
  “没有!”范无救仰着脖子,摇、摇、头!
  
  表情那么做作,你以为我会信?
  
  就在我准备进一步逼问的时候,林肆一把勾住了范无救的脖子,对我说:“小八有句话戳到我的点了。他说得没错,我们去送信吧,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挑在人家结婚的吉时送到,不要早一刻、也不要晚一刻送到,就要在那吉时里准时送到!也不要在人后偷偷地送,一定要当着所有人的面送到!不仅要送到,我们还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读出来!哇咔咔,想想就刺激!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