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36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刺魂第336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36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
哦也你个大头鬼啦!
  
  我完全目瞪狗带了!
  
  然而,与我的囧截然相反,林肆和范无救竟然兴奋了,握着手,说个不停了!
  
  范无救:“鬼仙大人,原来你也是这么想的!没错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林肆:“小八,我一直都以为你只是拥有一副好看而无用的皮囊,没想到你竟然拥有这么有趣的灵魂!6了6了,以后你就是我罩的了!”
  
  范无救拱手作揖:“谢谢鬼仙大人!”
  
  林肆揽住他,激动地指着窗外的太阳,描绘未来的蓝图:“小荆说过,这次结婚,他们请了很多玄门同道来,而且这些玄门同道都还不是小门小派,都是在道上很有名的门派,就是传说中的所有名门正派都来了!娃哈哈,那个场面肯定很大!”
  
  范无救星星眼:“嗯嗯!俺做鬼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玄门中人聚在一起呢!”
  
  林肆:“据说所有玄门中人都热爱打鬼吔!”
  
  范无救:“会打我们吗?”
  
  林肆:“好像会吔,啊哈哈!”
  
  范无救:“好怕怕~~”
  
  林肆摸摸头:“不怕不怕,你是我WwΔW.『kge『ge.La”
  
  范无救崇拜脸:“鬼仙大人你一定会保护我的,对吗?”
  
  林肆:“必须的!当所有人都来捉我们的时候,我们就‘biu~’的一声,隐身了!就像现在一样,biu~!”
  
  两只鬼在我面前透明化了。
  
  我:“……”
  
  这意思是,当所有人都打过来的时候,你们俩就“biu”的一声变回鬼,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只留下我一个人面对天下同道的讨伐吗?
  
  范无救:“但是好像所有懂修炼的人都会开天眼吔,就算我们变回鬼,他们是不是一开天眼,就能看得到我们了?”
  
  “好像是吔。”biu的一声,两只鬼从透明变成实体了,林肆牛逼哄哄地拍拍范无救的肩膀,说:“放心吧,老纸修炼千年,终于得道成仙,品阶早就比这些还在凡世里苦苦修炼的修行者高出一大段,他们打不过我的!”
  
  范无救崇拜脸:“那到时候就拜托大仙你罩着我了!”
  
  林肆:“小意思小意思。”
  
  范无救:“第一次要见到所谓的玄门中人,嘤嘤嘤,好激动啊!”
  
  林肆:“我也很激动,过去都是在山里修炼,没出过门,第一次要见到那么多玄门中人,我也好激动啊!”
  
  范无救:“想拍下来,给我老婆看。”
  
  林肆;“想拍下来,给我徒弟看。”
  
  范无救:“大仙你有徒弟了?”
  
  林肆:“以后会有的。”
  
  “那赶紧看看,手机还有没有电?”
  
  “昨晚就充满了。”
  
  “万一到时候没电呢?充电宝,充好了吗?”
  
  “随时准备好了!”林肆掏出一手的充电宝!
  
  这让范无救更加崇拜了:“大仙你真有先见之明!”
  
  我:“……”
  
  我为什么要和两只鬼一起出门啊?
  
  “你们真是不怕死啊……”话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你跟两只鬼谈什么“死”呢?他们都是几千年前就已经“死”过的人了,还能怕吗?可是不这么说,我又该说什么呢?
  
  算了算了,和两只鬼说不通的。
  
  我低头看向手里的信,寻思着自己该怎么样才能在把信送到之后还能全身而退。
  
  名门正派有一个优点就是讲礼貌,我只是一个送信的,他们应该不会为难我。可如果他们误会我是绑架荆臣翔的,又或者是要把“悔婚”这种丢脸事惹出来的火气迁移到我的身上,那就难说了,我又不能像林肆他们“biu”的一声,就原地消失,遁天遁地遁墙去。
  
  所以,这个送信的时间点很重要。
  
  如果像林肆和范无救说的那样,一定要不早一刻、不晚一刻;不在人后,而是在人前送到,那真的是炸了,人家要是恼羞成怒,当场就把我宰了,然后我就真的也能“biu”的一声消失了。
  
  所以这个送信的时间点不能是他们说的时间点,最好还是在婚前吧,至少可以给飞天仙阁和无定宗两个门派一点做出反应的时间,照顾了他们的脸面,他们就不会再迁怒我了。
  
  嗯,就这么办吧!
  
  先弄清楚他们的结婚时间,然后赶在婚前,把信送到!
  
  转头看,那两只鬼还在幻想着准备要发生的热闹场景,我忍不住叹口气,说:“你们还真的是做鬼做久了,才想要看活人的笑话啊!”
  
  *
  
  回房间里收拾好了行李,我准备下楼去打听一下情况——这个休息的地方是飞天仙阁准备的,这里随便抓出一个人都会是飞天仙阁的弟子,还怕问不出来他们的少阁主结婚的“吉时”吗?
  
  至于那两个还在幻想着“热闹”的鬼,无视掉吧!
  
  我提着三个人的行李,走下了楼。
  
  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住所的前厅——昨晚来到的时候,因为没有地方住了,而且是牵着三头牛进来的,所以飞天仙阁的弟子直接就把我们引到后院牛棚去了,我们并没有从正门进来。
  
  所以到了正厅里,我发现正厅之中到处都是人,而且每个人穿的服饰都不一样,显然不是同一门派的时候,我这才想起来,这个地方是飞天仙阁特地腾出来招待“外来客人”们的场所,并不是飞天仙阁弟子独用的场所。
  
  好了,这下不用等到结婚的吉时,只要在这里大声朗诵出荆臣翔留下的信,两位鬼仙想要的“炸开锅般的热闹”立马就有了!
  
  可惜,和林肆范无救不一样的是,我是个人。
  
  是个人,做事还是要有所保留的。
  
  所以我没有立马在这里大声朗诵荆臣翔的留信,而是在诸多“制服”弟子中寻找出飞天仙阁的制服——在山脚下的时候,那七姐妹就告诉过我,他们门派的弟子,都会在手腕上系一条丝巾,丝巾上印有他们飞天仙阁的徽记,而且男左女右。所以只要留心这地方里到底都有哪些人是手腕上系丝巾的,就能找出飞天仙阁的弟子,把想要知道的事情都打听清楚。
  
  找到了,果然像服务生一样的人都是飞天仙阁的弟子啊!
  
  我提着行李走过去。
  
  “这位师兄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吗?”服务生……哦不,是飞天仙阁的弟子一看到我,就热情地问,他看了一眼我提着的行李,问,“这位师兄要走了吗?我们大小姐的婚礼很快就要举办了,你现在就要离开,是不打算参加我们大小姐的婚礼了吗?”
  
  “不参加了。”我是来找师傅的,又不是来参加婚礼的,别弄混目的了!我对飞天仙阁的弟子说:“对了,你们大小姐的婚礼是什么时候举行的?”
  
  飞天仙阁的弟子说:“明天。”
  
  明天?
  
  那真是太好了,今天把信送到,正好可以阻止明天的婚礼。
  
  我摸着下巴,打量着自己面前的飞天仙阁的弟子,唉唉,我也是第一次和这种大门派的人接触,只是听说了大门派的规矩繁多,人才也是按着等级划分成多层次,有些是外门的弟子,一些是关门弟子,诸多弟子之中,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是能接触到内核人士的弟子了。
  
  “对了,你在飞天仙阁中是什么身份呀?你和你们阁主熟吗?”我问。
  
  飞天仙阁的弟子汗了:“这位师兄,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为什么身上没有任何门派的徽记?你是来参加我们大小姐的婚礼的吧?为什么你会不知道我们大小姐的婚礼是在什么时候举办的呢?”
  
  我擦,被反问了!
  
  “徽记嘛,忘带了!又不是身份证,天天要带在身上的。”我敷衍道,“你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嘛。”
  
  “请出示你的门派徽记。”
  
  我擦!还真的查身份证!
  
  老纸上哪儿弄名门正派的徽记?
  
  没错啦,老纸的出身对于这些名门正派来说就是三教九流、歪门邪道,一旦在这里暴露身份,那就是被群殴了。
  
  正在我为难的时候,范无救趴到我的背上,往前递出一样东西,是块玉佩。
  
  我认得出来,这是荆臣翔留下的玉佩。
  
  “原来是无定宗的师兄们啊,失礼了。”飞天仙阁弟子立马态度180度大转弯。
  
  范无救乐呵呵地笑了出来。
  
  真不愧是那些年走南闯北到处拘魂的鬼差啊,真是什么都知道一点!
  
  “不过无定宗不是居住在另一个地方吗?三位师兄怎么会单独来这边住呢?”飞天仙阁弟子疑惑地问。
  
  我汗:“你问题怎么那么多?”
  
  飞天仙阁弟子脸一红,尴尬地说:“失礼了!”
  
  我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问了那么多,总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吧?你到底和你们阁主熟不熟?你能见到他们的面吗?或者能够帮忙传个话吗?”
  
  飞天仙阁弟子摇头:“我只是个底层弟子,哪里能见到阁主的面呀?这一次还是因为大小姐大婚,门派里人手不足,不然都不会把我召回来帮忙呢。”
  
  我问:“那你知道有谁可以直接见到你们阁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