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38章 绑票,刺魂第338章 绑票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38章 绑票

第338章 绑票

噗!
  
  一口老血喷溅三尺!
  
  这真的是个18岁的少女吗?开起车来比我还溜啊!
  
  “说啊,谁上谁下?”大小姐捅捅我。
  
  我看着她。
  
  半晌,
  
  一咬牙,我郑重地回答:“……我上!”
  
  话一说完,就直接被林肆p的一下打脸了:“扯你妈的犊子!说到谁上谁下的问题,肯定是老纸在上!”
  
  范无救也举手表态:“我也肯定在上!”
  
  卧槽,兄!我们仨都啥交情了,这个时候,你们拆我台干嘛??
  
  大小姐笑了起来:“另一只鬼我是不知道了,但是姓范的,你在外面乱搞,你老婆同意吗?”
  
  咦??
  
  我愣了一下,只见大小姐托着脸,笑得那叫一个淡定从容,好像在说:“你吃饭了没有?”
  
  但是,一个初次见面的人怎么会知道范无救姓范,而且他还有个老婆的?
  
  他们……认识?
  
  我诧异地看向范无救,只见他也诧异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他双手合十,“p”的合掌声铿锵有力!他低下头,郑重地对大小姐说:“对不起,打扰了!”
  
  b的一声,他变成鬼消失了。
  
  我囧!
  
  和我一样懵逼的,还有林肆。
  
  林肆看着范无救消失的地方,也是愣得说不出话来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指着大小姐,又比划着范无救消失的地方,问:“原来你们认识啊?”
  
  大小姐微笑:“嗯,那姓范的欠了我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他还真以为摘了面具后,我就认不出他了,还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呵呵……”
  
  对滴,范无救初次登场时,还是个高冷不可攀的鬼差,那鬼差带着金缕面具,那是黑白无常的标配,作为无常局的局长,他的那副面具是最为珍贵的。曾经有一次喝酒的时候,他和我透漏过,他起码有七百多年没有摘下过面具了。
  
  至于摘下面具后会发生什么,大家也都知道了就是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逗逼了!摆脱了无常局局长那严肃的身份之后,范无救是彻底地放飞了自我啊!
  
  偏题了。
  
  说到“欠”……难道大小姐是牛头阿傍的分身之一?范无救和牛头之间确实有着算不清的欠债关系!
  
  不会吧?
  
  那阎王特许的神通这么牛逼?不仅能化身万千,而且还每个分身都可以长得不一样的?牛棚里一头牛、山脚下放牧的胖女人、还有高贵精致的名门小姐……这神通也太牛了吧?
  
  林肆回过神来,对大小姐客气了许多,他笑着朝大小姐伸出手:“原来都是认识的呀。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呗,我叫林肆……”
  
  大小姐握住了他的手。
  
  下一秒,她另一只手快如闪电,往林肆的眉心红点上一戳!
  
  “卧槽!”林肆两眼一直,随后就闭上双眼,直挺挺倒下了。
  
  这番变化太突然,我也想说一声卧槽?!
  
  那身体倒下之后,很快就重新睁开了眼,那迷茫的眼神好像在说:我是谁?我在哪?
  
  没错!这眼神再迷茫我都能认得出来,是左正本尊没错了!
  
  大小姐刚刚那一指是封住了林肆的神识,当林肆的神识沉下去之后,这肉身的本尊神识也就觉醒过来了。
  
  那一指……是我们刺魂师的手法,她怎么会我们刺魂师的手法呢?
  
  “卧槽!”左正清醒过来后,就是抱着伤臂在地上打滚了。
  
  我囧,没空再去思考其他问题,只能是心疼老左的手,这昨晚刚接好的断骨,不会又断了吧?
  
  我刚要过去检查左正的手臂,就被大小姐给拉住了。
  
  “眉骨清正,器宇轩昂,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好孩子啊!”大小姐看着左正,笑眯眯地说。
  
  我去,什么玩意?
  
  这时候我已经没有心思和她鬼扯了,左正受伤,让我生气起来:“松手!我朋友受伤了,我要去帮他看看他的伤!”
  
  大小姐拍拍手,那七姐妹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蹿了出来,她眼神挑了挑,不用交代任何一句话,那七姐妹就马上识趣地扶起左正,带着他离去了。安梓溶回过头来,笑嘻嘻地对我说道:“小哥哥你放心,我们现在就带你朋友去看最好的医生,请不要担心!”
  
  说完,就一蹦一跳地追上她的姐妹。
  
  转眼,他们的身影就在我眼前消失了。
  
  等等,这算不算是变相的扣留人质??
  
  等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好像已经太迟了。
  
  范无救被吓跑了。
  
  林肆被封了。
  
  左正被扣押了。
  
  ……那我呢?
  
  意识到不妙的我,不安地斜了一眼身边的女子,嘴角一抽,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你说呢?”大小姐拿着荆臣翔的信,当做扇子扇了扇,她面无表情,我根本就看不出来她打算下一步怎么做啊!
  
  “不管你下一步打算怎么样……我朋友是无辜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无知市民,你别伤害他。”我无奈地说。
  
  “好。”她拉起我的手,拽着我走。
  
  “等等,我的行李!”我垂死挣扎!
  
  大小姐头也不回,手指一指:“带上。”
  
  立马就不知道又从什么地方蹿出一个飞天仙阁的弟子,任劳任怨地帮忙提起行李,跟了上来。
  
  好哒,这真不愧是大家小姐,不管出门到哪里,都有人跟着啊!
  
  ………………
  
  …………
  
  ……
  
  我被直接带进了飞天仙阁的门户里。
  
  这种直接,比起之前的山路十八弯,幸福得让我觉得自己仿佛达到了人生巅峰。
  
  现在,我被人绑架到了飞天阁领导和无定宗领导们的面前。
  
  站在我身边的是舔着棒棒糖的飞天仙阁大小姐龙芯月,曾经,我怀疑过她身份的真实性,但是在那七姐妹蹦出来后,我就再也不怀疑她的身份了。
  
  荆臣翔的信,在领导们的手中一个个传过去,每个人浏览后,脸色均变得无比沉重!
  
  至于龙芯月本人,仍然在淡定……不,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无聊地在舔着棒棒糖。
  
  唉,为啥我会在这么严肃的场合里啊?
  
  还不是因为龙芯月本人说让我亲自把信送过来,这样,当别人怀疑那信是她伪造的时候,我还可以亲自证实那是荆臣翔留下的书信,这样,她也就能够全身而退了。
  
  等待的时间是无比漫长的。
  
  我偷偷观察两个门派领导的脸色,一个比一个更凝重,俗话说“两兵来战,不斩来使”,但我怎么感觉我无法活着走出这道门?
  
  当最后一位领导看完信之后,龙芯月开口了:“信你们看完啦,信物也都证实过了吧?这封信确实是无定宗少宗主留的没错吧?”
  
  捏着信的领导……啊呸,得称呼为“长老”!
  
  无定宗某长老颤抖起来,痛心疾首说道:“不!这不可能!阿翔出来的时候,明明对这婚事满怀期待的,怎么可能说退婚就退婚了呢?一定是有人逼他写这封信的!”
  
  “是不是有人逼他写了这封退婚信呢?”龙芯月转头看我。
  
  我愣了一下:“啊?”
  
  问我?
  
  “回答啊,那姓荆的既然把信留给了你,要你帮忙转交给我,这说明他在写这封信的时候,你就在旁边。那你在他身边的时候,可看到有什么人逼迫他?”龙芯月歪着头问,那表情真叫一个天真无邪啊!
  
  我腹诽不已:到底是谁逼着荆臣翔写下这封信的,那谁心里没点b数吗?
  
  “搞不好就是这小子逼我们阿翔写的!”某长老怒视我!
  
  我囧!
  
  我就知道,在这里,我随时会被甩锅!
  
  “不是的!”为了能够活着离开这里,我赶紧为自己争辩:“我和小荆是萍水相逢,交情并不深,但是也犯不着逼他退婚啊!再说了,破坏你们俩家的婚事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什么好处都没有,所以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另外,小荆写下这封信的时候,我并不在他的身边。我们是今天早晨到他房间的时候,才发现他留下了这封信!最后我必须要说明一件事荆臣翔他应该是按照自己的意愿离开的,也就是说他离开的时候是安全和自由的状态,我不知道他离开这里后会去哪里,但是他是你们无定宗的人,迟早有一天是会回到你们无定宗去的,到时候,你们见到他后,不就可以当面问他个清楚了吗?如果你们在见到他之前,决定把我当做恶人来处置,以后回去见到他了,又该如何向他交代?”
  
  前面说的都是屁话,最后一句才是最重要的!
  
  保命要紧!
  
  “不管怎么样,先找到阿翔,确定他的安全之后再说。”那无定宗的某长老说。
  
  “嗯嗯。”龙芯月认同地点点头。
  
  飞天阁主马上说:“我现在就去派人去搜找阿翔的下落。”
  
  话音一落,一道熟悉的身影就从门外跑了进来。
  
  她跑进来的时候,还笑眯眯地冲我眨了眨眼睛。
  
  是安梓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