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39章 我只是一个送信的!,刺魂第339章 我只是1个送信的!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39章 我只是一个送信的!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安梓溶冲我眨眼睛的时候,是俏皮的。
  
  但是转头向两家领导禀报的时候,她变得无比严肃,严肃得跟另外一个人似的。
  
  安梓溶:“启禀阁主、夫人,属下在南古关看见荆少宗主!”
  
  这句话,立马让坐在上面的领导们不淡定了,但不淡定的时候,他们又想起自己的身份是德高望重的,于是又矜持地坐了回去。
  
  龙阁主问:“那他现在人呢?”
  
  安梓溶:“荆少宗主已经离开渡光山了。”
  
  领导们倒吸了一口气,个个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
  
  龙阁主脸色难看地冲安梓溶说道:“你怎么不拦着他?!”
  
  安梓溶正经地说道:“属下拦过,但是少宗主说他去意已决,请勿拦截,否则就是和整个无定宗作对!属下不敢乱来,只好放少宗主离开了。”
  
  龙阁主震怒:“你怎么可以放他离开了?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让他走了,明天的婚事怎么办?”
  
  安梓溶:“荆少宗主以死相逼,属下实在没办法啊。”
  
  “以死相逼?”
  
  这4个字给众人无比震撼,只有我一人懵逼好不好?因为我敢拿范无救的头来发誓,安梓溶绝对是在撒谎!荆臣翔是什么德行,我就算只和他相处一天,我也知道他绝对不是为了逃婚就能拿着一把刀架在脖子上的人——大家都是成年人,成年人很理智的好不好?
  
  龙芯月吐出了棒棒糖,做作地问:“梓溶,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长得很丑吗?”
  
  安梓溶转过身,面对龙芯月唱双簧:“不是的,小姐你长得很美。”
  
  龙芯月问:“那姓荆的小子为什么要以死相逼呢?”
  
  安梓溶答:“荆少宗主说你是个病秧子,算命的都说你活不过18岁,如果娶了你,他很快就要为你送终了,那娶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再说了,小姐您从小身子骨就弱,无法进行修炼,也就是说,荆少宗主娶了你连*都修不了,想来想去都是个赔钱的大买卖,还不如回去娶荆少宗主七大姑亲自介绍的那个远方得不能再远方的大表妹呢。”
  
  病秧子?
  
  听到这三个字,我就忍不住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龙芯月。
  
  这位龙家大小姐面色红润,头发乌黑发亮,没事还能舔个棒棒糖——你跟我说她是个病人?谁家的病人长这个样的?!
  
  不过好像荆臣翔和我说过,他未婚妻病弱,医生说过她活不过18岁……
  
  一点都不像。
  
  至少在那宾馆里,提着我的衣领走人的时候,那手劲一点都不像病人!
  
  我到底是处在什么样的一个气氛里啊?!
  
  唉,低调看戏吧。
  
  反正龙大小姐整这么多的事情出来,不就是为了“退婚”嘛,只要把这场戏唱完,应该就没我什么事了。
  
  “哦,原来是嫌弃我身体不好啊。”龙芯月无所谓地耸耸肩,认同地说道:“确实哦,娶一个随时会去见阎王的女人,如果不是真爱,谁会这么做呢。还有什么七大姑亲自介绍的那个远方得不能再远方的大表妹,我看他根本就是移情别恋了吧?”
  
  安梓溶点头:“是的。”
  
  龙芯月:“能理解能理解,我祝他和大表妹能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帮我转告他哈!(^0^)”
  
  安梓溶指着无定宗的领导们说:“大小姐,这些话你不应该对我说,应该和无定宗的长老们说才对,他们一定会帮你转达你的祝福的。”
  
  “对对对,是我失礼了。”说完,龙芯月转过身,双手合十,虔诚地和无定宗长老们鞠躬敬礼:“还请叔叔伯伯帮忙转告芯月的祝福,荆大哥一定能和大表妹白头偕老,百年好合的。”
  
  说这话的人没心没肺,听这话的人简直气得心肝肺都炸裂了!
  
  但他们,也无话可说。
  
  半晌,
  
  安梓溶偷偷扫了一圈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看,新郎都跑了,这婚事……要不,就算了吧?”
  
  啪!
  
  也不知道是谁,重重地拍了一下台!
  
  但还是无话可说。
  
  龙芯月舔了舔棒棒糖,吊儿郎当,但声音转冷了:“婚事不这样算了,还能怎么办?你们无定宗能交得出人来吗?这是你们家少宗主在悔我的婚,在嫌弃我的人,你们拿我家的桌子出气做什么?还真的当自己仍然是我们飞天仙阁的‘亲家’?退婚书白纸黑字,说得明明白白,我们俩家已经解除婚约,你们的少宗主也已经离开渡光山了,我想我们俩家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所以,客人请善待我们家的桌子。”
  
  看,大反转来了!
  
  大小姐这套路和在宾馆的套路是一模一样的啊,先是嬉皮笑脸地聊几句,在人以为啥事都不会发生的时候,立马就来个惊天动地的大反转!
  
  我知道,这场戏快结束了。
  
  只是没想到,作为一个被“退婚”的大小姐,竟然敢正面刚!
  
  无定宗长老们被龙芯月的话整得懵了一下,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有个不知死活的长老懵逼地低声求和道:“芯月,这话也不能这么说,是臣翔做错了事,又不是说这事没有弥补的机会。”
  
  龙芯月冷着脸,冷笑道:“怎么弥补?你们现在还能把新郎官找回来?”
  
  无定宗长老:“这……”
  
  这时候,站在长老背后的一个年轻小伙走了出来,昂首挺胸地说道:“不就是赔一个新郎吗?我愿意代替哥哥来娶龙大小姐,如此一来,诸位也就可以和天下同道们交代了。”
  
  代替哥哥?
  
  原来这小伙是荆臣翔的弟弟啊,长得不太像一个妈生出来的啊……
  
  然而,这可不是龙大小姐想要的结果。
  
  龙芯月两眼一翻,不客气地说道:“你们无定宗当我们飞天仙阁是菜市场,我是菜市场摆在摊上卖的大白菜吗?要和不要,全任你们无定宗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衰样,配得起本姑娘吗?我告诉你们,今日你们无定宗如此侮辱我,我是宁愿嫁给一个无名小卒,一个三教九流,我都不会嫁到无定宗的!”
  
  荆臣翔小弟:“……”
  
  无定宗诸长老:“……”
  
  飞天仙阁的龙芯月她爸她妈:“……”
  
  啊,世界好安静。
  
  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美好。
  
  只不过,
  
  诸位的24k钛合金狗眼神有点太过闪耀,全都集中火力在一个人身上了。
  
  那个人就是我。
  
  其实本来什么事都没有的,但是龙大小姐说那话的时候,强势地勾了一下我的腰。
  
  我:“……”
  
  老衲是谁?老衲在哪里?老衲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
  
  TAT!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林肆大仙还有我师父啊,能不能现在立马给我传一套原地蒸发的功法?让我原地蒸发一下?
  
  老纸,真他妈的,只是一个送信的啊!
  
  “先答应,以后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解决。谢啦。”龙芯月凑在我耳边,低声说。
  
  人家都说谢谢了,好像不帮她这个忙,那我来这里就真的只是为了打酱油而来的了。
  
  于是,
  
  我也搂住龙芯月,真挚地看向她爸她妈:“叔叔阿姨,我对芯月是真心的,请祝福我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噗……
  
  我已经听到她爸她妈吐血的声音了。
  
  “你……你哪位?”她爸含着老血,忧伤地问。
  
  我诚恳地回答:“在下姓宋,名信。”
  
  “噗!”怀里的小美人差点破功了。
  
  她爸问:“哪个门派的?”
  
  我:“圆通派。”
  
  她爸:“久仰久仰!”
  
  我:“幸会幸会。”
  
  她爸:“小兄弟你长得一表人才,英姿飒爽……嗯,算了,不夸了,省略3000字吧。祝你和月儿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说完,擦擦左眼的辛酸泪。
  
  我也很礼貌地敬礼:“小婿祝岳父大人身体健康,福如东海。”
  
  她爸擦掉右眼的泪:“客气了。”
  
  我:“不客气。”
  
  他喵的,这都是什么对话?
  
  龙芯月她爸竟然这么好说话??
  
  “等等!”无定宗的长老们终于回过神来了,拽着她爸喊道:“龙阁主,你这是什么话呀?我们和贵派的婚事就这么算了?你、你怎么就这么同意了?”
  
  我为无定宗默哀,对不起,其实我本人也都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也就不用说你们了。
  
  唉!
  
  龙芯月她爸笑容中透出一丝绝望:“写退婚书的是贵派少宗主啊!”
  
  无定宗长老:“这、这不算!”
  
  龙芯月他爸叹了一口气:“齐长老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你们又不是没看见!这字迹就是你们少宗主写的,你们不是都已经确定过了吗?我亲闺女的婚事,你们一个要退婚,一个说不算,天哪噜!你们当我闺女是菜市场的大白菜?我闺女的终身大事不由我闺女说得算,全由你们无定宗说得算?难道你们把我们飞天仙阁当做你们无定宗的附属了?”
  
  无定宗长老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