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44章 安梓溶的控诉,刺魂第344章 安梓溶的控诉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44章 安梓溶的控诉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我轻轻推开了安梓溶:“还是把你家大小姐找来吧,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她谈。”
  
  安梓溶扑过来,紧紧地抱住我的:“不!你一旦见了大小姐,我就没机会了!我不能让你见她!吴深,你要是真的想要和我家大小姐成婚,那你现在就给我一个了断,彻底地断掉我的念头,否则你休想和她成婚!不,你想和她成婚的话,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what?
  
  从尸体上跨过去?
  
  小姐,你这也太拼了吧?!
  
  我被安梓溶的狠话弄得懵了一下,就这懵的一下,她就已经把我推倒在床上,用力扯开了我的外套!
  
  卧槽!
  
  这里的女人真的如此狂热?还是我师父把她们调教得太狂热?
  
  “吴深……”安梓溶念着我的名字,就朝我的唇吻下。
  
  扑空~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的真身已经来到了门外,而她手里抓着的不过就是我的外套而已。
  
  金蝉脱壳——一个不入流的小法术,见笑了。
  
  等她回头看向我的时候,我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她一怔,赶紧摸了摸口袋。
  
  不用摸了,这钥匙就是从她口袋里掏出来的锁住我的钥匙!
  
  “年纪轻轻的,不要喊着要生要死啦,这世上好男人多的是,你真的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你不爱的男人身上。”我微笑着说,并关上了门。
  
  “吴深!”
  
  就在我扣上锁的那一刻,门背后爆出一声重响,看来是安梓溶扑倒门上的。
  
  “吴深!”安梓溶在门背后恶狠狠地说:“这里是飞天仙阁,没有我的引路,你在这里寸步难行!还有你那朋友,他现在在我们姐妹手中,你要是不打开门,我现在就打电话去通知我的姐姐们把他杀了。”
  
  “谢谢你提醒我把你的手机关机哦。”说完我把她的手机关机了。
  
  顺手牵羊,很久没用这招了,还好技术没有落后。
  
  为了防止安梓溶在屋内使用法术通知别人,我默默在门口上贴上了结界符,阻断了一切她和外界的联系。
  
  安梓溶在门后愤怒地说:“吴深,现在飞天仙阁里没有几个弟子是认识你的,你要是在没有内门弟子引路的情况下在飞天仙阁里走动,你会被其他人当做非法闯入而直接处死的!你不就是想要见我们家大小姐吗?你不知道她在哪里吗?我带你去找,你放我出去。”
  
  我说:“不用了,我不知道你家大小姐在哪里,我还不知道你们阁主在哪里吗?我找他喝茶去也是一样滴!”
  
  “吴深!”
  
  我准备要走,但是忽然想起一件事,就改变了脚步,贴着门,笑嘻嘻地问:“小安安啊,你这么拼命地对一个没见几次面的男人献身,难道……难道你是为了你们家大小姐做的?”
  
  安梓溶:“……”
  
  我:“你该不会是爱上他了吧?”
  
  咚!
  
  安梓溶用力捶了一下门:“你在胡说什么?”
  
  “哦,对不起,我说错了。”我这时候才想起来,我敬爱的师父大人现在转世成女儿身了,哪怕我师父曾经作为男人时是多么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迷倒古城整条街——她现在也没那种功能了,这世上又不是有那么多同性恋的,我看安梓溶七姐妹对于献身的狂热度,也不像是女同志啊!
  
  安梓溶毕竟年轻,我都还没套话,她就咬牙切齿地招了:“没错,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家大小姐!我们七个人从小就被挑选出来做大小姐的护卫,从小得到的指令就是侍奉她一生一世,护她周全!我们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她半步,也从来没有让她受到半点伤害过,只要是她的愿望,我们都会竭尽所能地去满足她!她说她不想遵从阁主之命嫁给无定宗的少宗主,好,我们去赶走他!可是,可是她为什么说要嫁给你?我不同意!我们都不同意!”
  
  我委屈了:“我咋的了?我很帅啊!”
  
  “帅能当饭吃吗?”
  
  囧!
  
  安梓溶控诉道:“我们大小姐出身名门,你算哪个门派的?”
  
  我囧:“……”
  
  安梓溶:“我们飞天仙阁是正派,你们刺魂师算哪根葱?”
  
  我:“……”
  
  安梓溶:“我们飞天仙阁一个月净收益20个亿,你账户上有几毛钱?”
  
  卧槽!
  
  我想起存款里的那100万,其中有70w还是从师父的遗产里继承过来的……喵的,不要这么刺痛穷人的心!T皿T!
  
  安梓溶:“我们飞天仙阁有房,你有房吗?”
  
  “有!”这回,我可以硬气了!俺的纹身店可是不动产,虽然这名字是从师父的遗产里继承过来的,但是名字现在可是我的咧~!
  
  安梓溶:“我们飞天仙阁名下有100套房产,你有几套?”
  
  我:“……”
  
  再见,是在下打扰了,不聊了行不行?我捂脸痛哭。
  
  安梓溶气恼地说:“像你这样贫穷的、还是邪派的术士,我们大小姐跟着你肯定会吃苦头的,我不能让我们从小呵护到大的大小姐就这样跟着你去受苦!”
  
  我心塞地说:“既然你不想你们家大小姐跟我去受苦,那你们直接和她说就好了,全都冲着我来做什么?你们瞒着她这么对我,就不怕她知道后,生你们的气?”
  
  安梓溶;“她知道。”
  
  我:“……”
  
  师父,你在想什么?
  
  “是不是很奇怪?我们家大小姐既然说要嫁你,又为什么会同意我们去勾引你?”安梓溶问。
  
  “是啊,为什么?”我问。
  
  安梓溶说道:“当大小姐命令我们去迎接你的时候,她就把她的决定告诉我们了,我们第一次听说吴深这个名字,对小姐的决定都感到很意外、很不解,甚至无法和以往一样支持她的决定。大姐更是以死要挟,说绝对不能让大小姐随便嫁给一个我们不知道底细的男人!”
  
  我纳闷:“那你大姐怎么没死啊?”
  
  咚!
  
  安梓溶又是一捶门:“你什么话?!”
  
  唉,真是的,第一次见到这姑娘的时候,她白衣飘飘,长相清纯,就跟小白兔一样,没想到脾气这么暴躁,动不动就砸门。
  
  我舔舔嘴唇,耐心地而解释说:“你大姐以死要挟你们家大小姐,你们家大小姐肯定是说‘死就死吧,随便’,然后就看你大姐自杀了,但是我在山脚下看见你们还是完整的七个,怎么,你大姐是没勇气自杀呢,还是自杀后被你们救回来了?”
  
  安梓溶诧异:“你怎么知道?”
  
  废话,我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会说什么样的话,会做什么样的事,我还不清楚?
  
  当然,这不能说。
  
  “猜都能猜得出来了,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么蠢?”我说。
  
  “你才蠢!”安梓溶愤怒地踢了一下门。
  
  过了几秒钟,她的怒气才消淡了一点,继续说道:“没错,你猜得很对,我大姐自杀了,但是被救回来了。也是那个时候,我们所有人都被大小姐的薄情给震惊了,没想到她的这个决定是那么的坚决,坚决到可以不顾我们姐妹的死活。”
  
  我内心os:你们姐妹在我师父的心里算哪根葱啊?他又不是真的龙芯月……!
  
  安梓溶悲愤地说道:“正是看在大小姐这么坚决的份上,我们只好无奈地和她协商了。我们想折中找个委婉的方法让大小姐回心转意。好,既然她那么喜欢你,那我们就让她看到你这个男人到底有多渣!到底有多不值得她托付终身!可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不管我们七姐妹怎么诱惑你,你竟然能够不为所动……”
  
  我瞬间就被自己感动了:“没办法,我就是这么的正人君子!”
  
  真相:是个男人的都会被你们的“热情”吓到好么?咱们来渡光山是来办正事的,又不是被人办的!
  
  安梓溶:“是啊,当时我们就震惊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的正人君子……啊呸,一个ga,我们怎么可以让一个搞3p的ga去毁了我们大小姐的一生幸福?于是我们就把你的性向告诉大小姐,可没想到,她听完后竟然邪魅一笑!”
  
  邪魅一笑——这四个字,我已经仿佛能够看见安梓溶在门背后无语问苍天并且老泪纵横的苦逼面容了。
  
  不过“邪魅一笑”是什么鬼啊?
  
  安梓溶悲愤痛诉:“我们以为把这件事告诉大小姐,她就能够放弃决定了,可没想到的是她却好像挺高兴的!(凸(艹皿艹)),我都不知道她在高兴什么,看她的样子,好像是觉得你是在骗我们七姐妹,所以我们就亲自夜袭你的房间,却没想到你房间里换了另一个男人在睡!我屮艸芔茻!”
  
  是林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嘿嘿嘿!
  
  我忍住,没笑出猪叫声。
  
  “总之,我们又再一次失败了。大小姐已经把你带去见阁主了,真他妈见鬼了,也不知道阁主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一句话都没反对就答应了!宋信,送尼玛的信!你的真名根本就不叫宋信,阁主竟然这点都不查一下就同意你和大小姐的婚事了!他不配做大小姐的父亲!”安梓溶愤怒地说!
  
  我想想那个只是挣扎一下就马上放弃挣扎的老父亲,其实我也对龙阁主的决定感到不可思议。
  
  安梓溶说:“自从阁主答应你们的婚事后,姐妹们都说算了,既然阁主都已经同意了,我们做手下又有什么资格反对呢?我也觉得不该反对阁主的决定,我也妥协了……可是,可是到了刚才,我看到了你,我就突发奇想,还想再做最后的挣扎,再最后试一下,如果我能引诱得你,那你就不配和大小姐成婚!只要我能成功,就能阻止大小姐嫁给你这种烂人了,呜呜……”
  
  她哭了。
  
  是为自己的失败而哭。
  
  也是为她从小就呵护的那个人而哭。
  
  但他喵的关我什么事啊?
  
  我很无辜的好不好?所有决定都是你们龙大小姐的单方面决定啊,我就因此被7个小美女判定成为烂人,我就不委屈?嘤嘤嘤~!
  
  “我们大小姐说过的,不管我们7个人中是谁,只要能够引诱你成功,她就会祝福那个人和你的,呜呜,为什么我没有成功,呜呜呜……”安梓溶哭成狗了。
  
  真是,女人的泪,男人的弱点啊。
  
  虽然我对安梓溶没有感情,但是听到她的哭声,我还是好像对她说一声:摸摸头,不哭。
  
  然而现实却是:
  
  我掐断了录音,保存录音,并播放给里面的安梓溶听:“……真他妈见鬼了,也不知道阁主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一句话都没反对就答应了!宋信,送尼玛的信!你的真名根本就不叫宋信,阁主竟然这点都不查一下就同意你和大小姐的婚事了!他不配做大小姐的父亲!”
  
  安梓溶停止了哭声:“卧槽!”
  
  我笑眯眯地说:“等我见到你们家阁主的时候,我会把这段话放给他听的。”
  
  说完我转身就走。
  
  背后传来安梓溶歇斯底里的吼声:“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