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46章 我们私奔吧~~,刺魂第346章 我们私奔吧~~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46章 我们私奔吧~~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龙芯月眉毛一跳:“啥?你说啥?”
  
  我诚恳地建议说:“结婚太俗套了,我们私奔吧!”
  
  龙芯月暂时恢复了冷静:“你再说一遍。”
  
  我划重点:“我们私奔吧!!”
  
  下一秒,她就捏住了我的脸皮,说:“不可能。”
  
  “痛痛痛~~”
  
  她松开了我。
  
  我揉揉脸,真诚而兴奋地哄劝她:“结婚和私奔结果不都是一样的吗?你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和我在一起吗?私奔下山,结果也是一样的啊。结婚什么的,要拜天地,要给一堆不认识的人敬茶,还要跟貌似是熟人的人瞎扯淡,还有很多很多我也不知道的规矩,搞那么多事不觉得很麻烦吗?私奔就简单了,而且还紧张刺激!到时候,我们两个在前面跑,所有的飞天仙阁弟子都御剑在我们身后追赶,想想多刺激啊、多好玩啊!”
  
  龙芯月叹了一口气:“你讲真话的时候通常很简短,甚至不愿开口。但是说假话的时候,就可以一口气说出超过100字的话。”
  
  我囧!
  
  为什么,这女人会是我师父,我用啥伎俩,她一眼就能看穿啊!
  
  “你刚刚是故意说漏了一点吧。”龙芯月叹着气说,“你明明知道玄门同道结婚和普通人的结婚是不一样的,两个玄门中人的结合往往除了是因为相爱而结合之外,还会用契约定下终身,也就是结成双修道侣。你说私奔,不过就是想要逃避这个契约吧?把我拐下山后,就这么算了?你以为,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事,我会答应吗?”
  
  汗!
  
  被无情拆穿了。
  
  你说,卖萌有用吗?
  
  “师父~”我蹲下来,捧着脸,无耻卖萌。
  
  好歹也是把我养大的人,我不信这一招对她没用!
  
  龙芯月:“……”
  
  软了软了~!这招果然有效!
  
  我敬爱的师父啊,从小就没逼过我做过我不喜欢的事!
  
  龙芯月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腿长在你身上,你要是不想,那你随时都可以走,我不会拦你。过会儿,我会让人把你朋友带过来,你真的决定要走的话,我会安排人送你们下山。只不过……”
  
  她顿了顿,才说:“我不会和你走就是了。”
  
  淡淡的语气,却让我无比的震撼。
  
  我着急地说:“你不是说了,你不想留在飞天仙阁里吗?这是你唯一离开飞天仙阁的机会,难道你要放弃吗?”
  
  龙芯月说:“对,这是我唯一离开飞天仙阁、回到古城老街的机会。但是吴深,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没打算再回到从前!你来到这里,是想要找回你从小就当做天一样来敬仰的师父。但我回去,不是为了让你继续把我当做天一样来敬仰的!我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也不配做那样的人,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再做那样的人!我宁愿以别人的身份,在渡光山中孤独终老,也不会再回去做你的师父!”
  
  我呆住了。
  
  被吓呆的。
  
  她话语中透露出的狠劲让我彻底明白了她对过去的身份到底有多么的厌恶!
  
  我从小到大都当做神一样来敬仰的人,对她来说,竟是那么的厌恶。
  
  龙芯月叹了一口气,轻声说:“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人,你的性向有多直,我比谁都清楚。所以我从来没有对你下过手,也不想毁了你,甚至也不想破坏你对我的美好想象。可是这一世不一样了呀,我变成了女人,我想应该是你可以接受的模样了,所以在阎王殿的时候,我鼓起勇气赌了这一把。但是,不是所有赌都能赌赢,更不是所有的付出就能得到回报。所以这次赌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我真的不能再回古城老街,不能再回去陪伴你了,否则,那会比一无所获更令我痛苦。你放过我吧,吴深。”
  
  她说得越是轻淡,我就越难受。
  
  “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说得好像我让你痛苦了很久一样……难道过去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很痛苦吗?”我颤抖地问。
  
  为何而颤抖?
  
  因为,这真相太赤裸裸,扎心!
  
  龙芯月叹气,别过头去,低声说:“你是没对人动过真心吧,没动过,当然就不知道每天都待在心爱的人身边,却什么都不能做,是多么折磨人的事。”
  
  我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龙芯月:“从看见你的第一眼。”
  
  我震惊地说:“那时候我才9岁!”
  
  龙芯月:“对啊,你才9岁。可是我就是对9岁的你一见钟情了,很奇怪吧?我也不敢相信我会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动真情。现在你明白了吧,你的师父根本就不配当你的天,他不过就是一个会对一个小孩子想入非非的变态而已……”
  
  她说得如此绝望。
  
  我的眼前飞快地掠过我的童年记忆,那些我懵懂无知又美好的童年,忽然全都破碎了。
  
  我当然知道,我能那么无忧无虑地成长都是因为谁。
  
  可我没想到,为了守护我的成长,竟然对师父来说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我年幼时有多么的无知,对师父来说就有多么的残酷。
  
  “算了,难得见一次面,谈这些不开心的事做什么?”龙芯月挥挥手,说:“真的不好意思了,打破了你美好的幻想,这样也好,以后你也就不必要再来找我这个老变态了。如果说愧疚什么的,也就不用说了,我现在也挺好的。龙芯月这个身世比以前好多了吧?一个大门派的继承人,手下弟子几百人,出门不怕群殴,也有足够吃上好几辈子的财富,这一世就这样过去,好像也不错。”
  
  她挥挥手,边说,边转身就走:“你要走,就在明天吉时到之前走吧,不然,我一定会把你绑去结灵契的。我说到做到!”
  
  她虽这么说,但还是越走越远了。
  
  这一刻,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了。
  
  想开口,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心上就像是长了一个针一样,跳动一下,那根针就扎得更深一点。
  
  就在她快消失的时候,我鼓起勇气问:“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她停住了脚步。
  
  我问:“你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因为我?”
  
  过了3秒,龙芯月才冷静地回答:“你想多了,怎么可能是因为你?我不是教过你吗?斗法有胜有败,谁技高一筹谁就能赢,那一场,我只不过是输了那只鬼半招而已。”
  
  我说:“我见到那个艳鬼了!有人偷走了那幅画,并把她放出来了,她全都告诉我了!”
  
  龙芯月:“……”
  
  过了许久,她才回过头来,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声音也是一点感情都没有:“都过去的事了,忘了吧。”
  
  说完,她走了。
  
  等她离开我的视野,我忽然感觉到眼眶一热,一行泪落到了手心中。
  
  那只千年艳鬼最大的本事,就是找到人心中最恐惧的东西,掏出来,再用自己的幻术将那东西当着那个人的面碾成粉碎,从而将那人的精神彻底摧毁。
  
  姜太公有句话,说的是:愿者上钩。
  
  鬼神最可怕的地方就在这里,谁都知道他们的幻术是假的,可当他们掏出人心中最隐秘的痛处时,人就会,深信不疑。
  
  初次听到那千年艳鬼说师父的死全是因为我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她骗我,是为了打败我而掏了我的痛处来骗我。
  
  第二个反应:就算她说的是真的,师父的死是因为我,那也只是师父把我当做他唯一的亲人,千年艳鬼就是抓住了这一点,幻化作我的样子,诱骗师父上当,才让他灰飞烟灭的。
  
  到此刻,我才知道一切并非我想象的那样,师父藏在心里的痛苦是那么的多,随便掏出一点,就足以将他毁灭了……
  
  *
  
  后来,我不知道怎么走回龙芯月的房间的。
  
  那钥匙还在,我掏出来开了门。
  
  安梓溶还在房间里,我开门的时候,她正在赌气地吃着送来给我的饭菜,小脸蛋塞得跟包子一样圆鼓鼓的,看起来还有点可爱呢。
  
  她很可爱。
  
  但我竟然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那七姐妹都挺可爱的啊,现在想起来,每一个都是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的。
  
  不止她们,我现在忽然想起在山脚小镇上那向我投怀松柏的胖大婶,貌似也不错,都挺可爱的。
  
  家里的白小苒,还有那个天天追在我屁股后面喊师叔长师叔短的范雪琦,都他喵的超级不错!
  
  妹子们都那么可爱,我竟然……竟然……竟然……想的都是龙芯月离开时的最后一个眼神!
  
  TAT
  
  我师父不会再回来了……
  
  我师父没有了……
  
  我好想哭成二百斤的胖子!
  
  “吴深……”安梓溶愣了老半天后,赶紧把塞在嘴里的饭菜艰难地吞咽下去。
  
  她慌忙地擦擦嘴,然后冲到我的面前,将我按在门上,手忙脚乱地扒我的衣服。
  
  还来……
  
  内心已经哭成二百斤胖子的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摸摸她的头,柔声说:“想要强x男人,下次不要这么麻烦,男人就一个弱点,脱裤子就行。”
  
  “哦!谢谢你啊!”安梓溶转而攻下,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紧张,解个皮带都用了好长时间,好不容易脱下裤子后,她的手停在我的内裤上。
  
  下~不~了~手~liao~!
  
  僵硬一分钟后,安梓溶抬起头,问:“接下来呢?”
  
  我叹了一口气,问她:“你上过生理课吗?”
  
  安梓溶一脸迷茫:“什么生理课?”
  
  我问:“那你看过H小说吗?”
  
  安梓溶脸红了:“一点……点……”
  
  我叹口气,弯腰提起裤子,一边扣上皮带就一边告诉她:“那你应该知道男人得先硬了才能H,我们男人的生理结构和你们女人不一样,我们H需要条件才能开始,而你们女人是随时都可以。所以你想睡我,就得先看我的身体同不同意,现在很明显,我的身体不同意被你睡。”
  
  安梓溶叫起来:“怎么可能?你们男人不都是下半身动物吗?我不信你忍得住!”
  
  这一番话,不知为啥的,扎了我的心。
  
  “可有些人,真的能忍11年……”我低声说,想哭。
  
  安梓溶呆了一下,忽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喂,吴深,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等人,你们大小姐说很快就把我朋友送过来了。”我索然无趣地爬上了床,躺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