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47章 最困难的抉择,刺魂第347章 最困难的抉择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47章 最困难的抉择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女人就是有一种同情弱者的天性,哪怕前一秒钟的时候她还把那个人当做敌人来看。
  
  安梓溶就是这样。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她就悄悄爬上来了,态度放得很软,可以说得上是小心翼翼了,她问:“吴深,你怎么了?怎么出去一下,回来就变成这个死样子了?你在外面都经历了什么?”
  
  我没理会她。
  
  她也不舍得走,见我不搭理她,她又问:“你见到我们家大小姐了?”
  
  安梓溶:“她和你说什么了?”
  
  安梓溶:“……我家大小姐还能说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副死样子?我家大小姐很喜欢你啊,她还能和你说出什么毁灭性的话?”
  
  “你能闭嘴吗?”我冷冷地问。
  
  安梓溶皱眉:“我这是在关心你!”
  
  “不用。滚。”我说。
  
  “你……”
  
  看她还像个牛皮糖一样,没有离开的一丝,我实在忍不住了,坐起来,随手一扔,一记业火朝她扔去,虽然控制着没有扔到她的身上,但是她还是被业火吓得不轻,退后三步,瞪大了双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吴深,你竟然敢这么对我?就不怕、就不怕我把你的身份告诉阁主?到时候,你看看你是否还能活着离开渡光山!”
  
  “随便。”我把她轰了出去。
  
  关上门,世界瞬间清净了许多。
  
  说句实话,我怕麻烦,但我不怕事,我连阎王殿都闯过,还怕这个渡光山?一向低调行事,只不过是不想惹麻烦而已。
  
  *
  
  我就这样躺尸,一直躺到那七姐妹把左正送过来。
  
  确认过眼神,这次确实是左正。
  
  他看起来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精神是很振奋的,看来他确实没有被七姐妹刁难。
  
  “阿深,你怎么这个鬼样子?”他刚一看见我,就察觉到了我的不对。
  
  我低声说:“没事。”
  
  左正一屁股坐到了我身边,说:“上一次看见你这副表情的时候,是你师父刚死的时候。这一次你不是说你师父还活着,你是来找他的吗?这不是好事吗?为什么你跟死了……跟那时候一样?”
  
  听到好兄弟的关切问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出来了:“老左!我……我刚刚经历了一件毁童年、毁三观的惨痛的事情。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左正这时候就变得特善良了,盘腿坐好,耐心地说:“不急,慢慢说,总能说清楚的。”
  
  于是我把师父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听完后,整个人懵逼了好几分钟,才点头赞同地说道:“确实毁童年、毁三观。”
  
  “所以我该怎么办?”我颓废地问。
  
  左正问:“那你是怎么看你师父的?”
  
  我说:“过去我一直都把他视作父亲,视作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为了他,我可以不顾一切!”
  
  左正:“那现在呢?”
  
  我捂住脸,痛苦地说:“我不知道,我现在心里很乱。”
  
  左正:“你能接受她对你的感情吗?”
  
  我:“说实话,不能。”
  
  左正松了一口气,说:“那不就简单了?好好和人家说清楚,然后告别,再下山去。反正人家也不打算拦着你,不是吗?”
  
  我叹气,说:“我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她这次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不打算徒劳无功,过去他就是一个为了达成目标可以不折手段的人,现在也是。明日吉时一到,她押都会押着我上台的。只不过,她还念着昔日的情分,允许我做出选择,如果是别人的话,她是连选择的机会都不会留给其他人的。如果我现在要走,她不会拦,可是以后,也不会再相见了。”
  
  左正:“不见就不见呗。小孩总有长大翅膀硬了的时候,你现在都是成年人了,也独立生活好几年了,早就不需要长辈的庇护了,所以分开生活也不是那么难的事。你师父现在托生的人家家世背景那么强大,她留在这里也不会过得多差的。还有,我去接骨的时候,也听那几个姐妹谈起过你师父,听她们的口气,她们对她是敬仰万分的,看来她在这里混得不错。”
  
  顿了顿,左正又说:“我想你师父应该不是那么绝情的人吧?现在只是说以后不再相见,但我想你们都做了十几年的师徒了,情分还在的,过几年,感情淡下去了,也许就愿意见你了呢?”
  
  我摇头,叹气:“不可能淡下去的。要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为你死、为你生,这份感情就不可能转淡了。”
  
  左正问:“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苦恼极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她要我做的事情我做不到,而她说永不再见而我又不想永远不见,那毕竟是我师父啊,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啊!”
  
  左正:“那怎么办?”
  
  我很绝望:“我是请你来帮我出主意的,怎么变成你问我了?”
  
  “呃……”左正翻着白眼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然后指着眉心的红点说:“要不你向他请教?他不是活了一千年的鬼仙吗?活了一千年,什么没见过?经验丰富,肯定能帮到你的。”
  
  我叹气:“不用,那妖孽能说出什么样的话,我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得到了。”
  
  左正:“什么话?”
  
  我叹气:“肯定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屁的有营养价值的话他肯定说不出来,但是什么样的选择最闹心,他肯定就选什么。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嘛!”
  
  左正叹气:“那怎么办?”
  
  我无语了:“这是我最开始问你的话……”
  
  唉,这事真他喵的纠结啊,本来是我问“该怎么办”的,结果到最后,连听的人都问“该怎么办”了。
  
  为什么,就不能回到从前,师父还是那个师父呢?
  
  唉!
  
  刚刚还是我一个人坐在这里唉声叹气,现在,变成两个人坐在这里唉声叹气了。
  
  过了会儿,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觉得此情此景少了他会很可惜,于是拿出烟,点了几根,果然,天空一声巨响,范无救闪亮登场!
  
  “铛铛铛!”范无救自带背景音效蹦了出来,“小深深找我有什么事?现在可是已经想清楚了,决定要走了,是吗?小意思,说走就走,我马上就能带你回去!”
  
  “不是。”我抬手打断他:“我这次找你出来,其实是想请教你一个问题的。”
  
  范无救:“咦?什么问题?”
  
  我问:“你老爸想上你,请问你应该是念及养育之恩去用身体报答她,还是麻溜地滚远点?”
  
  范无救眨眨眼:“哇,吴深你疯了?说话这么不加修饰?你是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吗?”
  
  我伤感地问:“那你要我怎么说?”
  
  范无救挥挥手:“算了,你和你师父的事,我知道的比你还早咧,要不是想看你会怎么选择,我也不会跟你来到这里了。”
  
  我伤感地问:“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范无救挥挥手:“喂喂,我是来看热闹的,你不要把问题抛给我好不?你把问题抛给我了,那我不就变成当事人了吗?那我还怎么看热闹?”
  
  我叹气:“好歹我们也一起喝了那么多酒……”
  
  范无救:“……好吧,看在酒的份上。但是为啥问我?你觉得问我有用吗?”
  
  我指指我们仨,认真地说:“你肯定比我们俩个单身狗有用,好歹你也成亲几千年了。”
  
  “……好像也是。”
  
  然而,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难题,你看,刚开始只是我一个人坐在这里苦恼,到现在已经变成三个人一起坐在这里唉声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