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50章 拦路者,刺魂第350章 拦路者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50章 拦路者
我脸一红,不舒服地弹弹肩膀,但是弹不开这个鬼的压肩。我无奈地低声说道:“没喜酒了,私奔呢。”
  
  “私奔?”范无救震惊了,“你师父竟然也同意你这荒谬的决定??”
  
  说多都是泪啊。
  
  我苦逼地说:“大丈夫不拘小节,哈、哈!”
  
  “大丈夫?是吗?”范无救若有所指地笑了笑,这一下,我笑容变得更加苦逼了!
  
  车到了。
  
  我们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老佘”。
  
  老佘长得一点都不意外,就和前面听说到的一样,外貌长得丑陋阴冷,看一眼,就感觉像是在看一条冷血的蛇一样。
  
  但是他开来的车让人很意外。
  
  一个收破烂的小三轮。
  
  嗯……也对,住在那样的屋子里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一辆像样的车呢?
  
  不过咱都不拘小节!
  
  老佘下车来给龙芯月敬了个礼,看她一身装扮,不由得诧异地发问:“大小姐,您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时间点,您不是应该在山上办喜事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龙芯月回头看了我一眼,甜蜜地笑了一下,她回头对老佘说:“你别问那么多了,现在送我们去机场就好。”
  
  老佘:“大小姐你……”
  
  龙芯月脸色一沉,他就不敢再继续问下去了,赶紧把龙芯月扶上车,请我们上车,然后就开车去机场了。
  
  这小破车真的能送我们到机场吗?
  
  这么平坦的路,还能开出摇曳的感觉,也是没谁了,我根本不敢指望这破车能把我们送到机场。
  
  这摇着摇着,坐在我旁边的范无救忽然撞了我一下。
  
  “?”我还没想明白他在说啥,我的另一边身体就撞到了一个柔软而娇小的身体上,不经意间发现自己撞上的是龙芯月,当下整张脸就烧到脖子根了!
  
  我赶紧挪了挪身体,远离了龙芯月,回头一看,范无救笑得贱兮兮的,不由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真是去你丫的,怎么尴尬你就让我怎么往尴尬身上撞啊!
  
  我说过,结灵契是我仗着一时脑充血去做的,事情做完了,我不后悔,但并不代表我做好心理准备可以去接受这个现实!
  
  唉!
  
  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忽然,小破车一个紧急刹车。
  
  怎么了?
  
  我迷茫地抬起头看去,只见小破车前站着好几个人。
  
  终究还是让人追上来了?
  
  但我很快就意识到不对,这车前站的并不是飞天仙阁的弟子,作为一个曾经和飞天仙阁的校服有过亲密接触的人,我很快就认清了拦车人的校服,他们的校服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无定宗?
  
  what?
  
  飞天仙阁的人都没有阻拦我们的私奔,无定宗冒什么头呢?
  
  但是,来的是飞天仙阁还好说话,龙芯月在飞天仙阁中的地位我早就感受到了,那就差没直接套上“阁主”之名了!在过去4年里,以一人之力挽救了一个没落的门派,所以整个门派上下都对她尊敬有加,简直比对阁主还尊敬。
  
  所以,我们这次下山,她态度嚣张,行事安排有条不紊,根本就不担心自家人会追上来,就算追上来了,她也不怂……但拦路的人不是飞天仙阁的人,那就不一样了。
  
  我们能和无定宗的人怎么说?
  
  哦,对了,我们算不算跟无定宗有仇?
  
  昨天我还在大殿之上用最儿戏的“法术”戏耍了他们的领导……哦不,这应该还不是最恨的,他们最恨的应该是我抢走了他们宗派的“媳妇”,那不就等于绿了一个门派一样吗?
  
  (虽然,那时候的我是无辜的)
  
  看这架势,好像不好惹啊。
  
  “怎么回事啊?那什么仙阁的人追上来了?”林肆不解地问。
  
  我低声说:“准备,可能要打了。”
  
  “又要打?”林肆苦逼地叫了起来,他托起自己的石膏手,说:“我一个伤残人士,你们真的舍得让我上?”
  
  “那你留在车里吧。”
  
  “算了,还好,我离开那什么仙阁的时候早就预感到这一步,准备了一件神器。”林肆叹了口气,从行囊中掏出了一块……板砖!
  
  我:“……”
  
  确实是七大武器之首,个头小巧,方便携带,最重要的是,还很适合独臂者单手使用。
  
  范无救崇拜地看着那块板砖,日常吹捧:“哇!大仙不亏是大仙,掏出来的武器就是这么的与众不同,我相信就算是一块不起眼的板砖,到了您的手中,您也能够使它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而龙芯月已经下车了。
  
  我想了想,不能让她一个人去面对,于是我也跟了下去。
  
  “大小姐,无定宗的人拦路吗,我们该怎么办?”老佘跟龙芯月汇报了一下情况,龙芯月摇摇手,示意他退下,接下来的事情,她来安排。
  
  我们走过去,我的记忆也慢慢清晰起来,这拦路的头领,好像是昨天被我侮辱了智商的那啥长老。
  
  那啥长老,脾气很暴躁呢。
  
  “邢长老,您这是什么意思呢?”龙芯月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那邢长老阴冷地盯着她说道:“那大小姐,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龙芯月:“什么什么意思?”
  
  邢长老说:“你要是不满和我派的婚事,明着上门退婚就算了,为何偏偏要拖到大婚的前一日才退婚?请帖都发出去了,那么多同道都来了,你才和我们说要退婚?你退婚就退婚,换新郎就换新郎,现在却私奔下山,这又算什么?你是在变相的侮辱我派吗?我可不记得我派究竟在哪里做得对不起你派了,为什么要如此羞辱我派?”
  
  龙芯月笑着说:“究竟有没有,贵派心里真的没点b数吗?”
  
  b数?
  
  这么粗鄙的话从一个名门闺秀嘴里说出来,着实吓人一跳!那邢长老脸色一下子就挂不住了。
  
  “我们飞天仙阁最落魄的时候,曾经向贵派请求过援助,但是贵派的做法就是闭门不见。怎么,等我们飞天仙阁势头起了,你们才想来攀我们这个‘亲戚’?门儿都没有!”龙芯月冷笑着说道。
  
  “你……”暴躁长老果然炸了!
  
  “不过呢,”龙芯月又把他的暴脾气堵了回去,“我父亲常教导我们,做人要心胸宽广一点,不要和别人计较那么多。所以你们当年的闭门不见,我其实也没放在心上,也没生你们的气,这次的事呢,纯属只是一个意外。我,并不是特意羞辱你们门派的,只是我正好需要这场婚礼来办一件人生大事,退你们的婚只不过是附带办的而已。”
  
  你说,这气不气人?
  
  你特意羞辱人家吧,这还情有可原。结果你只是“附带”!
  
  这简直就是把羞辱进行到底了!
  
  邢长老吐了一口血,怒道:“龙芯月,你这欺人太甚!”
  
  龙芯月笑了一下:“欺辱你又怎么样?我已经退了你们无定宗的婚事,别再纠缠不清,免得再自取其辱!让开!”
  
  这句话适得其反,无定宗的人不仅没有让开,反而是展开侧翼,将我们包围了。
  
  邢长老呵呵冷笑道:“龙芯月,你以为这里还是山上?在山上,你门人弟子众多,我们就算被你羞辱了也无话可说。但是现在你已经不在你们自家山头上了,到了这里,你没有任何应援,身边就只有这小子、”
  
  他指指我。
  
  我?
  
  干嘛这么不屑?我也是有真材实料的好不?虽然昨天在他的面前跳了一段神棍舞。
  
  “还有这老小子。”邢长老指指老佘。
  
  老佘默默掏出了大刀,他的行事风格就和他的长相风格一样,就五个字:人狠话不多!
  
  “还有我呢!”林肆手握板砖,跳了下来。
  
  看到林肆……和他的石膏手,邢长老笑容更加邪肆了,老弱病残,不足为惧啊!
  
  龙芯月对这个阵容不是很满意,问:“老范呢?”
  
  林肆指着车:“没下来。”
  
  龙芯月冲着车里问:“老范!你现在在人间动手,阎王会对你怎么样?”
  
  范无救从车上探出头来,嚷道:“什么阎王?你说什么?我不知道啊!”
  
  还在装傻?
  
  龙芯月勾起嘴角,笑道:“那就下来!”
  
  “好吧。”范无救无奈地跳了下来,他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我们身边,搓搓鼻子说道:“我先说好哦,我不会打架的,现在我站在这里,只不过是为了给你们捧个人场哦。”
  
  龙芯月:“随便。”
  
  邢长老哈哈笑了起来:“龙芯月,你们就五个人,你觉得你能打得过我们一群人?”
  
  龙芯月很谦虚:“我们虽然只有五个人,但不管是哪一个人,单独放出来,就足以应对你一群人。”
  
  我赶紧摇摇手:“我不行的。真的不行。太勉强了。太勉强了。真的别这样的。”
  
  范无救也摇摇手:“我也不行,你看我只是一个文弱书生,现在站在这里,真的只是为了给你捧个人场而已。我要是真的和你们人类动手,阎王会扣我一百年工资的。”
  
  只有林肆最够义气,跃跃欲试:“没关系!我就算只有一只手,也能团灭他们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