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51章 以后,我罩着,刺魂第351章 以后,我罩着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51章 以后,我罩着
听完林肆的话,邢长老露出了不屑的微笑:“几个年纪轻轻的后辈,毛都没长齐,话倒是说得很大!那个受伤的年轻人啊,老夫不想落个欺负伤员的恶名,你现在拿着你的砖头离开,我们绝不为难你。今日,我们只想请龙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只要你们不与我们作对,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你。”
  
  林肆问:“你觉得我很年轻?”
  
  邢长老:“难道不是吗?”
  
  林肆问:“你看着我像你的晚辈?”
  
  邢长老:“难道不是?”
  
  林肆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对了,只要所有人都认为我是年轻后辈,那就没关系了,这样传出去就不会有人说我欺负小孩了。我,虽然在世上不是很出名,但是,我也是要面子的!”
  
  噗!
  
  我差点没笑喷出来。
  
  按林肆的年纪,做邢长老那老头的祖宗的祖宗都够了,但还好的是,他现在披着左正的皮囊,所有人都只会把他当做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这样也不算是“以大欺小”了。
  
  这话让邢长老感到很没面子,反正脸色又变得很不好了。
  
  龙芯月疑惑地问:“邢长老,你如果只是为了出心中一口恶气而拦住我们的话,我们现在在这里打一架,就能把事情解决了,为什么你还要我跟你走一趟呢?你要我跟你去哪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邢长老说:“我要你跟我回无定宗,跟老宗主谢罪!”
  
  龙芯月冷笑:“恐怕不止吧?”
  
  邢长老说:“当然,如果老宗主无法接受飞天仙阁的退婚,还请龙小姐就在无定宗内完婚。”
  
  我嘴角一抽,当场就要脱口而出,说“不可能”!
  
  灵契早就结下了,除非我和龙芯月两人同意解除,否则是不可能更改的。
  
  然而,比我更快做出反应的是龙芯月,她一把拉过我,对邢长老说:“不可能的了,我已经和这个人定下双修灵契,从今天起,我就是这个人的妻子,你就算把我带去无定宗,就算强按着我的头去和荆臣翔结婚,我和荆臣翔也不可能再签订第二份双修灵契。而你这番举动,传出去,只会给你们无定宗抹黑。”
  
  邢长老震惊地看着我:“怎么可能快?我不相信!你们不在人前签订灵契,在人后就会签订灵契了?”
  
  “怎么不会?我给你看证据。”龙芯月脱下我的手套,再次抓着我的手,举起来给邢长老们的看。
  
  用法术一激,我的手指就会浮现出我们结灵契的印记,这印记就跟戒指一样环绕在无名指上,无法抹灭!
  
  但,我的手背上就是一块彰显着我刺魂师身份的刺青!
  
  年轻小辈们未必听说过刺魂师,但是年长的邢长老却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冷笑道:“难怪说你们要私奔下山了,原来这小子是个刺魂师!堂堂飞天仙阁阁主的女婿竟然是位邪术士,这传出去,恐怕飞天仙阁这几年刚好转的运势就要一落千丈、再次回到那落魄的境地了吧?”
  
  龙芯月一听就没法淡定了:“刺魂师怎么了?刺魂师碍着你了?一口一个邪术士的,你知道刺魂师是干什么的吗?就随随便便说是邪术士。老头!你看看你现在自己,你现在的作为还能称得上是一个好人吗?”
  
  龙芯月前世——就是一名赫赫有名的刺魂师!
  
  不过我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刺魂师的,我现在有点好奇。趁他们骂他们的架的时候,我拉起龙芯月的手仔细看了看,那一双小手白玉无瑕,柔弱无骨,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手,两只手的手背都是光洁无暇的,看来刺魂师的印记并没有追随着师父的灵魂而转移到龙芯月的身上。
  
  那,龙芯月现在还能使用刺魂师的力量吗?
  
  “我有什么不对的?是你父亲和我们老宗主有言在先,天下同道都知道你和我们少宗主有婚约的事,如今我只不过是请龙大小姐跟我们回去兑现诺言而已!”邢长老义正言辞地说。
  
  龙芯月无语:“老头你是不是傻?我不是已经给你看过了,我和这个人已经结了契……”
  
  “杀了他就行了。”邢长老说。
  
  “杀了我?”我终于从龙芯月白嫩的小手上抽回注意力了,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龙芯月下意识地把我拉到了她的身后护着。
  
  那个据说是荆臣翔弟弟、但又长得不像是同一个妈生出来的年轻人见此,忍不住指着我嘲笑道:“一个男人躲在女人的背后,算什么本事?”
  
  我囧:“这个……这个跟性别没有半毛钱关系!师父她只是习惯地站在我面前,帮我阻挡危险……算了。”
  
  我中途改了口,想想手指上的灵契戒指,暗中抹一把泪,然后把龙芯月拉到后面来,(苦逼地)微笑着对龙芯月说:“以后我罩着你。”
  
  “你行?”龙芯月挑挑眉,但嘴角是上扬的,那就好像是在听一个小屁孩吹牛皮一样。
  
  小毛线的屁孩啊?
  
  我已经24岁了!
  
  我咬咬牙,说:“试试。”
  
  “行,那你试试。”龙芯月笑着退后一步,退到我身后。
  
  嗯嗯,我保护师父?
  
  过去,师父在我心中就是一座大山啊,让我跨都不敢跨越过去的,现在我说以后我来罩着这座大山……?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脑补太多,目前的我心理素质还不足以承受太多想象。(t-t)
  
  “小子,你还真是不怕死啊。也是,你们邪派中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知死活!”邢长老冷冷一笑:“本来也想奉劝你解除灵契,这样我也不会太为难你。但是你这么不知死活,就不要怪我们了!”
  
  我叹气:“没办法,男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夺妻之恨。我这老婆还没到手够24小时……哦不,连1个小时都没到,到现在也就只是牵了个手,其他的事都还没来得及做……”
  
  “我去,你这进展也太慢了吧?”范无救笑了。
  
  我瞪他一眼,真是的,他到底是站那边的人啊?拆我的台有意思吗?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厚着脸皮说出来的这番话……嗯,现在已经没脸再继续说下去了!
  
  “总之,我不会让你们把……”我指着龙芯月,“我老婆”这三个字是再没勇气说出口了,僵了半天,所有人都在盯着我看,龙芯月本月看着我,都忍不住咬住嘴唇不让自己笑出声来,那戏谑又带有点等待的小眼神瞅得我的脸火辣辣的,我的心在滴血。
  
  最后,我一咬牙,甩头冲邢长老说道:“总之!我不会让你们把她带走的,刚刚你想对我说的话现在还给你,你们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然真的打起来,我怕我克制不住自己的手,让你们死得太难看!”
  
  邢长老:“年纪小小,狠话倒是会放!这是你自己选择的!”
  
  他一挥手,终于结束寒暄,无定宗的弟子一哄而上!
  
  打架,who怕who?
  
  我凝聚出毕生修为,扔出了红莲业火!
  
  与此同时,也有一黑一金的火光从我身后冲出!
  
  不仅如此,还有伴奏。
  
  黑龙——龙吟;
  
  金鸟——鸟啼……等等,这鸟怎么还拖着三条长长的尾翎?长得有点像凤凰?
  
  卧槽!
  
  在火锅店的热气中,我看到的鸟就巴掌小,多么卡哇伊;现在怎么这么大一只?一锅炖不下,展开羽翅,还能把天上的太阳给挡住了?
  
  但这不重要!
  
  我连无定宗人是怎么被烧的都懒得去看,回过头欲哭无泪地对那放火的两位大佬说道:“喂,不是说好了,让我试试嘛?你们动什么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