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54章 鬼话连篇,刺魂第354章 鬼话连篇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54章 鬼话连篇
“我,是将要成为无常局局长的男人!”
  
  ——听到范无救这句话,如果,我正在喝水的话,我一定喷坐在我对面的人一脸水。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然而现实情况是,范无救还在隐藏自己的身份,我能怎么办?我只能强忍着嘴部抽搐,并努力地做出严肃脸!
  
  无常局局长本人立下宏伟计划:将来要成为无常局局长……的男人!
  
  无常局是双局长制度的,黑无常一位,白无常一位。
  
  嗯嗯,所以范无救你是要立志成为黑无常局长,还是成为白无常局长的男人呢?
  
  好像都是差不多意思啊!
  
  “好伟大的志向!”林肆激动地为范无救鼓起了掌:“没想到我认识的人之中竟然会有这么有志向的人!小八,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你现在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神龙之魂的相助,这说明你一定会书写出一个传奇人生的!既然是传奇人生,那你一定会成为你希望成为的那个人!”
  
  范无救点头:“是的,前辈。”
  
  林肆:“成了武昌局局长后,记得罩我!”
  
  范无救:“必须的!”
  
  ——他,信了?
  
  虽然这很扯淡,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范无救在瞎扯淡,但是,林肆真、的、信、了!
  
  我叹了一口气,这就是真实版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也许早在范无救凑近林肆、并且直视他的双眼的时候,林肆就中招了。
  
  鬼最擅长的就是迷惑人心了,他们最强大的武器就是“鬼话连篇”,有时候,一个鬼说的话里满是漏洞,一般人都能听得出来,但是往往在听鬼说话的时候,人不仅不会察觉到那明显的漏洞,还会深信不疑,这就是“鬼话”的魅力——鬼通过言语去操纵人心。
  
  林肆就这么毫无防备的,中了范无救最低微的法术。
  
  唉。
  
  真不知道范无救怎么会那么喜欢戏弄林肆?难道是因为鬼仙太难得了,物以稀为贵,所以被他列为“珍稀品种”来“爱护”了?
  
  这时候,我发现龙芯月一直保持沉默,但是时不时地看看手机,似乎有什么心事。
  
  我忍不住凑过去问:“师父,怎么了?”
  
  “没什么。”她回答。
  
  “那你为什么一直看手机?”
  
  我刚说完,她手机亮了起来,这时候我才看清了她手机上出现的是“来电显示”,上面写的是“龙啰嗦”,不知为啥,我第一感觉就是,这个“龙啰嗦”是龙芯月的父亲,共阁主。
  
  龙芯月掐断了来电。
  
  几乎是用最快的反应掐断了电话。
  
  然后,她看着我无语了,似乎意识到当着我的面做这么幼稚的举动不太好。
  
  她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扔给了我:“飞天仙阁阁主一直给我打电话,我不太想接,接了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他很快会再来一次电话,你帮我和他说吧。”
  
  我顿时感觉到手机在手中变得滚烫了:“这么为难我,不好吧?”
  
  龙芯月扑哧一笑,心情忽然转好了,这时候我才在她的身上找到从前师父的影子,师父过去就是特别喜欢看我苦逼的样子,我越苦逼,他就越开心。
  
  现在你说我能不苦逼吗?
  
  我能直接告诉人家老父亲:“你好,我和你女儿私奔了,勿念。”
  
  能吗?
  
  能吗?!!
  
  所以这一刻我能理解龙芯月为什么掐断电话了,毕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开口。
  
  “不过,关机不就好了吗?”我机智地说,但是就在要动手的一刹那,我感受到了来自龙芯月的死亡凝视,顿时吓得不敢动手了。
  
  喂喂,不关机,也不接电话,也不拉黑名单,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不过龙芯月并没有想要和我解释的意思,于是我也就没有敢继续吻下去。
  
  嗡~!!
  
  手机的震动吓了我一跳!
  
  还是“龙啰嗦”打来的电话!
  
  嗡嗡嗡~~
  
  我现在感觉不单只是手机在嗡嗡嗡了,就连我自己的脑袋都在嗡嗡嗡!
  
  我该接吗?
  
  接了该说什么好?
  
  明明走正常程序就可以“娶”到人家的宝贝女儿,而我却偏偏另辟蹊径,非要临时带“新娘”私奔,做父亲的会不会宰了我?
  
  这种如临大敌的紧张感是怎么一回事的?过去面临再凶恶的鬼,我都没有过这样的紧张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求助地看向龙芯月,她撇过了头。
  
  我:“……”
  
  她要是愿意接电话,也就不会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我了。
  
  我叹了一口气,决定效仿师傅大人的英明决定,一样把电话掐了,但是转念一想,觉得横竖都是一刀,早来晚来都一样,所以不如现在先挨一刀吧,这样后面也就能安安心心了。
  
  于是我接了电话。
  
  “喂?”我看见龙芯月向我投来不可思议的目光,但是很快她就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唉。
  
  这师父不是亲的。
  
  电话里是一片沉默。
  
  沉默……
  
  默……
  
  忽然间,我的冷汗和黑线与惊颤一块儿来了!
  
  这来电显示上写的是“龙啰嗦”吧?
  
  既然是“龙啰嗦”,那就说明了龙阁主的啰嗦属性,那这份沉默是怎么一回事?
  
  尴尬了一阵之后。
  
  我鼓起勇气说:“阁主你好,我是吴深,这是芯月的手机,您没打错电话。”
  
  说完,我都想哭了,我希望我能活到最后!
  
  电话:“吴深?”
  
  囧。
  
  我想起了我在龙阁主的面前,身份是“宋信”,不是“吴深”!
  
  暴露本名了!
  
  拐了别人的女儿,却始终用假名,这样好吗?
  
  可是不用假名的话,如果人家一较真,那就是阻止门派上下所有弟子一起杀向古城老街啊!
  
  想想那场面,多吓人!
  
  按照我过去的行事风格,我是绝对不会再继续暴露自己的本名的,而是像范无救一样,用另一个谎言去圆这个谎言。但我想了想,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现在的我,不是单身!(血泪)
  
  不管我现在是否做好准备去接受龙芯月的这份感情,但是现在我都已经做出选择了,那我就应该要对得起自己的这份选择,和,做出应有的担当。
  
  于是我改正了一下态度,正式和电话里那端说:“伯父你好,我是吴深,吴越同舟的吴,水深水浅的深,吴深。我就是昨天您见到的‘宋信’。对不起,我不是有心欺骗您的,只是因为当时实在不明白是什么情况,我以为我是被强行牵扯进一件麻烦事之中,所以不敢暴露身份,就随口捏造了假名告诉众人听。”
  
  龙阁主反应过来了:“这都不重要!我女儿呢?我女儿还好吗?”
  
  囧!
  
  大哥,我骗了你啊,你都不关心一下“骗子”吗?
  
  这也说明了,龙阁主真的是一个妥妥的女儿奴啊!
  
  我露出无奈的微笑,软着脾气哄着说道:“芯月现在就坐在我身边呢,她很好。”
  
  龙阁主吼:“让她接电话!”
  
  “好。”我刚准备把电话转给龙芯月,但是刚刚还面带戏谑微笑看着我的龙芯月忽然脸色一沉,摇了摇头,双手是紧紧地抱拢在胸前,没有伸手要接的意思。
  
  这是闹哪出?
  
  好吧,就让我一个人来面对这份尴尬吧!
  
  我无奈地和龙阁主说:“她不愿意接。”
  
  “啊?”龙阁主愣住了。
  
  许久,电话里才传来龙阁主的声音,他的声音听起来比之前有很明显的不同,刚才的关切很浓烈,现在,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低沉哀戚地问:“你们打算准备去哪里?”
  
  我衡量了一下,龙阁主看样子是典型的女儿奴,不像是会为了女儿而疯狂杀到古城老街的样子,只要他不会杀到古城老街,那我也不忍心让一个宠爱女儿的父亲太难过啊,于是就诚实地回答道:“黑岩市古城老街83号。”
  
  龙阁主哽咽了:“以后还会回来吗?”
  
  这个我无法回答了。
  
  我看向龙芯月,复述了一遍龙阁主的问题,只见她轻轻摇了摇头,似是叹息。
  
  “不……不回了。”我无奈地转述龙芯月的回答,心里忐忑不安。师父的这个回答,对龙阁主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
  
  龙阁主叹了一口气,像哭了似的说道:“终于……还是走了啊?吴深……是吗?”
  
  我赶紧说是。
  
  龙阁主说道:“帮我和她说一声‘谢谢’,谢谢她陪伴了我们4年,让我们亲眼看到了我们女儿还能长大成人,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