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小苒番外 :再见,吴深!,刺魂小苒番外 :再见,吴深!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小苒番外 :再见,吴深!
吴深被拖进去了,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那是纹身店里唯一一间被吴深视若珍宝的房间。Ww.la
  
  在这家纹身店里,有工作间、密室、地下室、杂物间、卧房、后院、车库。吴深是大度的,在她住进来的时候,吴深就有和她说过,这个店里有两个房间是她不能砰的的,一间是挂满灵魂的风铃房,而另一间则是吴深已故师父的房间。
  
  为什么说吴深是大度的呢?
  
  因为哪怕她撬开吴深的保险箱,把里面的钞票当柴火烧了,吴深也不会说些什么,反正,金钱如粪土嘛!
  
  哪怕她闯入了被号称是“重中之重的禁地”的风铃房里,只要她不去弄乱里面的风铃,嗯,吴深也不会说些什么的。
  
  但唯独吴深师父的那间房,他是不允许任何人触碰的,就算是打扫,也是吴深亲自动手去清理的。
  
  然而,那间房,今天被人打开了。
  
  而且吴深一点意见都没有。
  
  “小孩们非礼勿视哦!”那人笑着关上了门,其意让人头皮发麻。
  
  白小苒和范雪琦都呆了很久。
  
  “刚刚那是谁?”范雪琦问。
  
  白小苒回过神来,摇头说:“不认识。”
  
  范雪琦嘴角一抽:“天都没黑,小师叔就带女人回来开房了?”
  
  在她的眼里,总觉得吴深是个很花的男人,动不动就去撩了一个美女,可过分的是这个男人总是眼神纯洁明亮,撩了人却显得很无辜。
  
  可是白小苒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不对,吴深从来不带女人回来的,而且,他们进的还是……”
  
  范雪琦的紧张地问:“进的是什么?”
  
  白小苒说:“进的还是吴深师父的房间。那间房,吴深从来都不让人进的。就连打扫,都是他自己动手打扫的,我想帮忙打扫,但是他从来都不给碰!”
  
  范雪琦愣了一下,她来吴深的纹身店里已经好多次了,但是她竟然不知道这样的秘密?
  
  忽然之间,她明白自己在吴深心中的地位了。
  
  原来,这么久以来,她在吴深心里也仅仅只是“需要帮忙指导的朋友的弟子”而已!
  
  她知道的有关于吴深的事情,都不比白小苒知道的多。
  
  她一下子就变得失落起来。
  
  同她一样失落的还有白小苒。
  
  “刚刚那位就是吴深的师父吗?”白小苒问。
  
  范雪琦叹了一口气,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小师叔的师父对他来说很重要,4年前小师叔的师父被业火焚身,烧得灰飞烟灭了。为了这个,小师叔还和阎王做了约定,定了十年之期,十年后,阎王就会复活小师叔的师父。可是现在十年都还没到,阎王就把他师父复活了?”
  
  白小苒:“如果不是师父,那她怎么能用那间房呢?”
  
  范雪琦挠挠头:“也许是吧。”
  
  白小苒:“师父长得也太年轻了吧?”
  
  范雪琦:“听说高人都是这样的,驻颜有术?”
  
  白小苒:“好像是吔!那……刚刚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范雪琦沉默了。
  
  白小苒也沉默了。
  
  ——“小孩们非礼勿视哦!”
  
  大家都是读过书的人,“非礼勿视”这4个字是什么意思,不用查新华字典都知道!
  
  “非礼勿视”,重点在于“非礼”这两个字,请问,关上了门,谁要非礼谁啊?
  
  “走!”范雪琦立马招呼起来,踮着脚,悄悄地朝那间房门前。白小苒也赶紧跟了过去。
  
  两人贴在门上,这门的隔音效果也就那回事吧,隐隐约约听到里面有点小孩子不应该听到的羞羞的声音……
  
  “等等等等!!师父!你冷静一点啊!!”
  
  “深儿,怎么一回事?我就离开4年的时间,你就给我往家里带回那么多可爱的小妹妹?你在外面怎么着我管不着,但是你往家里带,那就过分了啊!”
  
  “师父,你……你听我解释。”
  
  “晚点再解释吧。我本来还想慢慢来的,但是现在看来不行了……”
  
  “行的行的,慢慢来是行的!你听我解释清楚,你就知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啦!别……别脱裤子啊!”
  
  ……
  
  以下,非礼勿听!
  
  但里面连个成型的语句都没有的时候,白小苒和范雪琦都明白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咚!
  
  有什么东西摔到门背上!
  
  那声音隔山打牛,震得两人都吓了一跳,这才明白过来是里面的人已经发现了她们在偷听,所以出声警告她们快点滚蛋!
  
  两人赶紧红着脸,飞快地逃开!
  
  *
  
  坐在沙发上,两人愣了很久很久……
  
  “小师叔……和他师父是那种关系?”范雪琦有点懵,她没听说过这件事啊!
  
  白小苒也懵:“我不知道啊……”
  
  两个人又沉默地坐了许久,从脸色通红到脸色煞白,她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接受这样的事实。
  
  “我……我先回去了。”范雪琦收拾好心情,低着头,含着泪,离开了。
  
  在走的时候,她就知道,不论自己在吴深的身边呆多久、等多久,都永远都等不到她想要的那一天了,早在她烧毁阎王的魂铃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明白,自己是永远都不会再有那样的机会了。只是,时至今日,她才彻底地被现实这桶冷水狠狠地浇醒——她永远都不可能再有机会了!
  
  *
  
  白小苒目送着范雪琦离开,她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比起范雪琦来,她才是那个最恐慌的那个人。
  
  因为这么久以来,她是唯一一个和吴深住在一起的人。
  
  唯一一个。
  
  但是今日,吴深从外面带回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也将要住进来,而且,“她”——才是这个地方真正的主人!
  
  她和吴深的两人空间,将要被第三人打破了,而她无能为力,而且更加像是插足的第三者。
  
  她忐忑,不安。
  
  隐隐觉得将要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她平静的生活将要被扰乱了……
  
  真正的主人回来了,
  
  她还会让她继续住在这里吗?
  
  如果她不让她继续住在这里了,她拖着一条蛇尾巴,又能去哪里呢?
  
  当店里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她忍不住趴在沙发上,无声地泪流满面……
  
  *
  
  一年前,她失去了生命,失去了一切。
  
  那日,她在车里,看着亲爱的人们在车外路过,那是她这一生里最丑陋、也是比死还要痛苦的一日。
  
  她有一条长长的蛇尾巴,
  
  身上每一寸皮肤都被细鳞覆盖,
  
  五官扁平,
  
  瞳孔碧绿,
  
  舌头细细长长,还分叉,
  
  两只手软绵无力,像是没有一样,
  
  血液是冰凉的,
  
  看到的世界是灰白的,
  
  别说是别人,就连她自己都不能接受这样丑陋可怕的自己!
  
  她愤怒、绝望,心想就让白小苒死去吧,永远死去,她什么都不要想起来,就让白小苒、这样、死去,烂在泥里,消失在尘埃里……
  
  但吴深,一声声,轻柔地唤着她的名字,直到唤到她清醒。
  
  她问过吴深,为什么会对萍水相逢的她如此有耐心?不惜一切代价,哪怕伤痕累累也要让她回来?
  
  他只是摸着她的头,低声告诉他,他只是想起了他师父还在世的时候,也是这样耐心地唤着他的名字,但是在师父不在的这三年里,已经没有人再那样喊他的名字了。
  
  她在这个家的地下室里重获新生。
  
  她学习着怎么习惯新的身体,像个新生儿一样,吃力地联系着怎么使用双手去使用日常的工具,因为吴深,她决定重新热爱这个新世界。
  
  但是这一切,都在那个人回来时,都改变了!
  
  她还能像以前一样,无忧无虑地待在吴深的身边,享受他的宠爱吗?
  
  白小苒哭着哭着就累了,累了就睡着了……
  
  *
  
  她再醒来的时候,是半夜。
  
  她抬起身,做出防御动作,才发现是那个人半夜起来喝水,发出了细微的动向,把她吵醒了。
  
  那人穿着白衬衫,是吴深的衣服,她穿着显得很宽大,而白衬衫下,似乎不着一缕。她的双腿又长又直,皮肤在暗处像玉石一般,散发着温润的光,不知为何,都是女人,但眼前的人却性感得让她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挪开了视线。
  
  但那个人却像是毫无察觉一样,只是淡淡地喝了一口水。
  
  “你打算要这个样子多久?”那人问。
  
  “啊?”白小苒愣了一下。
  
  那人皱着眉说道:“凭借着过硬的命格反噬了鬼修的三百年修为,资质再愚钝的妖拥有这样的修为,都能进化出完整人形了,更何况,你的命格还那么的得天独厚!”
  
  一通话,如同晴天霹雳一样,从她天灵盖劈入,颤抖到尾巴尖!
  
  她,知道?
  
  不,这个人是吴深的师父,道行肯定不在吴深之下,所以看穿她也是理所当然的!
  
  白小苒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
  
  只听那人叹了一口气,说道:“随便你吧,你想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吧,直到你想离开为止。”
  
  说完,那人就捧着水杯回房间去了,走的时候还小声地嘀咕道:“一条蛇而已,还能做什么呢?!”
  
  那个房间门,又再次对她关上了。
  
  她一个人待在黑暗里,心凉到了极点。
  
  那个人,其实什么都没说。
  
  可是她什么都没说,却在短短的三句话里,让她看到了吴深的影子!
  
  那人处世的态度、看人的眼神、说话的语气,无一不像极了吴深,不,应该说是吴深像极了她!毕竟,吴深是她亲手养大的人嘛!
  
  可,
  
  也正是这样,她忽然明白过来了。
  
  因为,如果是吴深,吴深也会那样说话的。
  
  吴深也说过,她可以把这里当家,一直住到她想离开为止。
  
  她一整天都在担心,师父回来后,会不会把她从这里赶出去,现在,师父已经开口了,她不用再担心了,可是为什么心却在隐隐作痛,眼睛却在发热呢?
  
  *
  
  翌日。
  
  吴深起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白小苒穿得整整齐齐地站在自己的门前,脚边,是一个行李箱。
  
  嗯,脚。
  
  似乎是为了庆祝重获双腿,白小苒还穿了一条修身的长裤,把笔直的线条完美得衬托了出来。
  
  “我本来想悄悄地离开的,但是还是想亲口和你道个别。”白小苒说。
  
  吴深愣了一下,抬头问:“你要去哪里?”
  
  这一刻,白小苒明白了,吴深只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对于自己变化出来的双腿,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一如既往地纵容她的任性罢了。
  
  她以为,在这一刻,自己会哭得稀里哗啦。
  
  但实际上,她在明白这个道理后,却像是拨云见月,云淡风轻。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她挠挠头,皮皮地笑了一下。
  
  吴深:“带钱了吗?”
  
  “呃,没有……”
  
  “那估计你走不到街口就要哭着回来了。”吴深叹口气,去自己的房里拿了一张卡出来,放到她手里,睡眼惺忪地说:“卡里有多少钱,忘了。不过,应该够你用一段时间了。”
  
  这一刻,伪装起来的从容淡定瞬间被打回原形,白小苒无措地说道:“可是我……”
  
  吴深笑了一下:“以后记得还钱就行。”
  
  白小苒:“……”
  
  煞风景。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她在心里狠狠骂了一通吴深,最后把卡放进口袋里,郑重地说道:“等我赚了钱,我会还给你的。”
  
  吴深挥挥手:“去吧。”
  
  “多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对我的恩情的。”白小苒深深地对吴深鞠了一躬,这一鞠,久久都没有起身。
  
  直到,
  
  吴深再次挥挥手:“去吧去吧!”
  
  她这才起身,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她重获新生的地方,转身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
  
  在白小苒走后,吴深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垮着身子,呆呆地看着白小苒离开的方向,很是惆怅。
  
  龙芯月悄悄地来到他的背后,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问:“干嘛呢?”
  
  吴深回过神来,搓搓鼻子,呵呵傻笑:“不知咋的,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老父亲送长大的女儿出门一样呢?”
  
  话音刚落,脑袋就挨了龙芯月一巴掌:“什么‘老父亲’?你才多大呢,就做父亲了?你想做谁的‘老父亲’?”
  
  “咳咳,我错了我错了。”吴深赶紧拉住她的手,笑着解释:“现在人……呃,不都是把宠物当儿女养嘛!”
  
  龙芯月眯着眼盯着他:“就只是‘宠物’而已?”
  
  “不、不然呢?”
  
  龙芯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呀,从小就是喜欢捡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爱心泛滥呐?”
  
  吴深赶紧陪笑道:“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不捡了。”
  
  “汪!”脚边的傻狗叫了一声!
  
  龙芯月:“……”
  
  吴深指着狗,认真地说:“我保证,这是最后一个!”
  
  “你呀……”龙芯月无奈地摇摇头,自己不在的这4年,深儿还真的是捡了不少东西回来啊!有些东西好打发,但有些东西不好打发呢……
  
  她趴在吴深的肩膀上,问:“你早就知道那条蛇能变人形了?”
  
  吴深抓抓头发,不好意思地笑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变人形的,不过我一直都相信,变成人对她来说不是难事,只是她不愿意变而已。”
  
  龙芯月(=-=):“为什么?”
  
  吴深笑道:“死是很容易的事,活着比死更难,而至于想要活成什么样子,却是很难想明白的事情。”
  
  龙芯月看向白小苒离去的方向,忍不住露出了笑容:“看来,她已经想明白了。”
  
  *
  
  白小苒来到了小区的楼下。
  
  小区,是自己生前住的地方。
  
  离开了吴深的纹身店,她发现自己确实无处可去,茫然中,竟然回到了以前住的楼下。
  
  记忆一点点浮现。
  
  她以为自己会想起生前那些痛苦的事情,然而,却只是想起了温暖的回忆。
  
  看到那空荡荡的楼道,她想起那时的自己宛如个襁褓中的婴儿,吴深拿着床单将她裹得严严实实,一步步、稳健地从楼梯上走下来——也许,那一刻就是她新生的时候。
  
  她是真的很幸运,化蛇后,第一个碰见的人是吴深,如果不是吴深,也许她早就变成一条蛇,往深山老林去,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了。
  
  “小……小苒?”
  
  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回过头,看见一个年轻男子站在自己的身后,脸上布满震惊,眼眶却是红了。
  
  这个人,是她生前的男朋友。
  
  刚热恋,就生离死别的人。
  
  可是,就在刚刚,她回忆起过去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思念生前的人们,她想到的是死后吴深给予自己的温暖。
  
  她再也不是以前的她了。
  
  年轻男子很快就回过神来,飞快地擦掉眼泪,不好意思地冲她笑道:“对不起,你……你和我死去的女朋友长得很像……不,是一模一样!我差点以为她复活了,她又回到这里来了!不过,她已经死了,我是亲眼看到过她的尸体的。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对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双胞胎姐妹?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不是认识白小苒?”
  
  她生前喜欢的男孩啊,成熟了,但现在一边说话,一边却哭得像个孩子。
  
  她波澜不惊。
  
  蛇,本冷血啊。
  
  可是一想到吴深,她就觉得心里变暖和了。
  
  如果是吴深,吴深在这个时候会怎么做呢?
  
  白小苒微微一笑,朝年轻男子伸出手,就在双手紧握的时候,她微笑而不失礼貌地说道:“不,我不认识什么白小苒,也没有什么双胞胎姐妹。我姓吴,叫吴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