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左正番外2 :Hello,林肆,刺魂左正番外2 :Hell0,林4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左正番外2 :Hello,林肆
“别动!我是警察!从现在起,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接下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左正精神高度紧绷,忽然间感觉到大腿被人反手一摸……
  
  卧槽?!
  
  左正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被押住的男人挤眉弄眼地笑道:“宝贝儿,原来你喜欢这一套啊?”
  
  呕……
  
  左正差点就要吐了,赶紧补了一记重击敲在不安分的大汉的肩上,大喝道:“谁跟你开玩笑呢?我是真的警察,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证件……”
  
  但是眼角余光瞥见掉在地上的衣服,那花里胡哨的衣服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风格,估计出门发浪也不会带正经证件出来的,于是这身份也就无从证实了。
  
  “总之,袭警是一项重罪!你最好老实交代自己的犯罪过程!”左正改口说道。
  
  大汉懵逼了:“真的假的?”
  
  左正:“真的。”
  
  大汉:“我……我他妈的犯什么法了?阿sir,男欢女爱……男欢男爱犯法吗?我们又不是出来卖的……不,你又不是出来卖的,这能算扫黄吗?也不对!这明明是你先勾搭的我啊!”
  
  左正顿时想日了狗:“我先勾搭的?”
  
  大汉:“是你,是你,就是你!”
  
  左正一肘子敲下:“说一遍就够了,不用三遍强调。”
  
  说完,他推开大汉,指着墙脚说道:“去那边蹲着,双手抱头,没我指令,不许起身。”
  
  “……”大汉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迫于左正的武力,无奈地到墙脚蹲去了。
  
  左正赶紧抓起地上的衣服,穿起来。
  
  这花里胡哨的衣服……这真的是正常男人应有的审美观?看来他这“第二人格”真是奇怪啊!
  
  蹲墙角的大汉越想越郁闷,终于忍不住吐槽道:“阿sir,不带你这样玩的!你是便衣吗?乔装打扮准备是要潜伏进什么*组织里一锅端吗?那你这牺牲也是蛮大的啊!这世上还有男同*的组织吗?能不能介绍我一下?我一个人单身很久了,很想找找志同道合的人呢。”
  
  左正:“不是。”
  
  大汉:“那你就是临时不想做了?搞神马啊!你既然看不上我,在酒吧里的时候就不要勾搭我啊,衣服都脱了你才反悔,这也太伤人了吧?你说,我到底是哪里让你不满意了?我改还不行吗?”
  
  “闭嘴!”
  
  “……”
  
  左正终于穿好了衣服。
  
  穿上衣服后,终于找回了一点镇定,刚刚的事真是吓死他了。
  
  他端正地坐在沙发上,深呼吸几口气之后,终于找回了点警察的感觉。
  
  他把大汉叫过来,但是还是让他双手抱头蹲着,开始审问。
  
  左正:“姓名。”
  
  大汉:“赵杰。”
  
  左正:“年龄?”
  
  赵杰:“28岁。”
  
  左正:“做什么的?”
  
  赵杰:“体育老师。”
  
  左正看了一眼他的个头,确实挺像是个体育老师的:“身份证带了吗?”
  
  赵杰扬头示意了一下旁边的衣服:“钱包在口袋里,身份证在钱包里。”
  
  左正走过去,找到了身份证,对照了一下姓名和年龄,确定赵杰没有说假,这才继续盘问下去:“说说今天晚上你都干什么了?”
  
  赵杰一下子就炸了:“什么叫我都干什么了?我都干什么了你还不知道吗?我他妈的今晚是倒什么霉了?就是周末晚上了,去酒吧喝杯酒,然后看看有没有情投意合的‘朋友’,谈得来就找地方办事,谈不来喝杯酒也可以!我刚进酒吧没一会儿,你不就走过来请我喝酒了吗?聊了几句之后,是你主动说找地方的。然后就这样了。”
  
  这时候左正已经很淡定了,什么狰狞可怕的杀人犯没见过?什么奇葩的犯罪理由没见过?现在这件事对他来说虽然冲击很大,但是他已经完全做好心理建设,不会再被任何言语给惊吓到了:“就这样?”
  
  赵杰很暴躁:“那不然还能怎么样?”
  
  左正:“……”
  
  赵杰爆炸边缘:“兄dei,虽然你是警察,但你也不能这样随便扣一个良民吧?我是倒了什么霉才遇见你的啊?”
  
  左正:“说细节。”
  
  赵杰:“……”
  
  左正拿出手机,打开录音,正大光明地摆在赵杰面前:“你现在最好配合,不然我将会以‘袭警’、‘*罪’起诉你。”
  
  赵杰:“……卧槽!”
  
  真是不怕流氓懂法律,就怕警察耍流氓,赵杰这次只能认栽了。
  
  *
  
  今天是周末。
  
  赵杰老大不小了,别人在他这个岁数都娶老婆生孩子了,而他至今连个伴都没有,人生啊,这么孤独空虚,所以就养成了一个好习惯,那就是周末了到ga吧里逛逛,看看能不能找到另一个同样空虚寂寞的人。
  
  他刚进酒吧,就有一个人走过来了。
  
  那个人一过来,就点了两杯酒,其中一杯是他喜欢的口味——啧啧,看来目的很明确嘛!
  
  赵杰一下来精神了。
  
  他长相一般,一般只有他去撩别人的,没有别人来撩自己的,现在回忆起来还有点小激动呢!
  
  那个人长得五官端正,眉心还有一枚红色美人痣,加上那一双仿如春水荡漾的眼神,赵杰有点心动。
  
  他们聊了几句,赵杰发觉和自己交谈的人真是可爱,有点小孩子的天真烂漫,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还是个处。
  
  因为没有经验,这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想要试一下男欢男爱的滋味……
  
  *
  
  听到这里,细节已经补充得很详细了,情况已经很明确了。
  
  但是左正还需要再确定一下:“‘我’昨晚和你做自我介绍时,说我叫‘林肆’?”
  
  赵杰:“是。”
  
  左正:“‘我’今年一千岁?”
  
  赵杰:“是啊,这个说法很梦幻吧?当时还是一个多么爱幻想的天真烂漫的小男孩啊,怎么就变成警察了呢……你是被鬼附身了,还是有双重人格啊?”
  
  当然是双重人格!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左正又怎么可能相信鬼附身呢?
  
  左正起身,板着脸说:“好了,今天的事就到这结束了,你见过我的事情不许和任何人提,不然你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知道知道!”赵杰苦逼地抓抓头发,“我还没打算让别人都知道我是同性恋呢。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遇见一个神经病了……”
  
  左正没再理会赵杰,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在赵杰的身上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所以就离开了宾馆。
  
  *
  
  现在,已经得知隐藏在自己体内的“第二人格”名字叫“林肆”,是个拥有冒险性质以及喜欢新鲜尝试的恶劣人格!
  
  可惜,没有什么科学方法可以把第二人格揪出来胖揍一顿!
  
  但他必须得采取对应措施,不能让这人格继续作恶下去了!
  
  今日份是大汉,搞不好明日份就是捆绑、蜡烛、小皮鞭了!
  
  难道,是他平日里太克制自己了,以至于自己产生了相反的人格吗?
  
  左正认真地反思了一下自己的生平。
  
  *
  
  他决定,在没有考虑好到底要不要去找心理医生纠正这个病之前,先采取一些保证贞操安全的措施。
  
  比如,睡觉之前,把自己的手脚铐在床上,把门反锁好,禁止那恶劣的“林肆”出去浪!
  
  然后……
  
  第二天他醒来,发现自己趴在马桶上!
  
  马桶的白色盖子上写着:林肆到此一游!
  
  这血红色的字距离他的鼻子就只有0.01米!
  
  如此嚣张!
  
  左正炸了,想起来,却发现两只手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扯住了,他低头一看,发现两手被靠在水管上,而马桶脚下是一只半截口红,看来马桶盖上的字就是用这支口红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