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左正番外3 :没病不可以乱吃药的!,刺魂左正番外3 :没病不可以乱吃药的!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左正番外3 :没病不可以乱吃药的!

左正番外3 :没病不可以乱吃药的!

这口红哪来的?
  
  反正肯定不是他这种单身汉该有的东西。Ww.la
  
  左正很快就明白过来,这玩意是林肆带来的,那家伙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妖!
  
  妖艳贱货的妖!
  
  【钥匙在这哦~】→指向挂在水管上的钥匙。
  
  手铐钥匙。
  
  他不能要一整天都待在这马桶上,所以还是等想办法把钥匙拿过来。可恨的是,那林肆故意把钥匙放在他够不到的地方,让他费尽心思,把脚伸得快抽筋了,才把钥匙给拿过来……
  
  但上班,还是吃到了。
  
  一向自律的刑警大队长,竟然迟到了!
  
  在下属们受惊的眼神,左正颓废地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觉得,他以后的生活将要乱了……
  
  *
  
  左正是个很果断的人,花了几日的功夫,大概摸清楚了林肆的性格之后,他终于去了医院。
  
  “我已经差不多掌握了犯人的性格特征,以及行动习惯,是时候出击将犯人捕获……不,直接击毙!”左正说。
  
  “队长,你太紧张了,放轻松一点。”心理医生姓魏,魏医生温柔地对他说道。
  
  左正:“不,我很轻松。”
  
  魏医生:“你看看你自己,哪里像是轻松的样子?”
  
  左正板着脸,僵硬着身体躺在椅子上,双手拢在身前,脖子青筋都是绷紧的,两只眼里布满了血丝——这哪里是轻松的样子。
  
  魏医生问:“你是不是很久没睡觉了?”
  
  左正说:“我担心我一睡着,他又出来了。”
  
  魏医生:“我给你开点药,你回去之后,吃药了,就好好睡一觉,先把精神状态调整好。”
  
  左正立马叫起来:“我不睡!”
  
  魏医生叹气:“你得先保证好自己有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这样你才能和那个人格对抗,如果你自己先把自己整垮了,你将有可能会被那个人格取代,到时候,‘左正’就不存在了。”
  
  左正:“有没有什么药,能够马上杀死‘他’?”
  
  魏医生:“这世上哪有这种药呀?要是一颗药就能杀死第二人格,那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双重人格病患了。这个病是需要长期治疗的,光是长期的药物治疗还不够,你还得多做心理辅导治疗才行。”
  
  左正:“要多久?”
  
  魏医生:“不知道,慢慢治吧。”
  
  *
  
  于是,左正开启了漫长的药物治疗过程……
  
  但是,他发现,药根本就没用,他每天醒来,都是在很奇怪的地方醒来,当某一天他在街上醒来,身边是几个空酒瓶和一只流浪狗后,他忽然觉得在陌生女人身边醒来是件不错的事,但自从他用手铐铐住自己的那天开始,他就没有在任何人的身边醒过来了,那林肆忽然间变得洁身自好,不再乱来了,这也是挺匪夷所思的一件事。
  
  呃,其实也不止是药物没用啦,什么手铐、五花大绑更加没用。
  
  他试过把手铐钥匙冲进马桶里,结果……第二天起来,手铐打开了,自己又穿着花里胡哨的衣服。
  
  这林肆的能耐到底有多大啊?竟然连这样无解的锁都能打开?
  
  左正憔悴了。
  
  *
  
  这一天,他照例吃药。
  
  药刚放到嘴边……
  
  “别吃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耳边,吓了他一跳!
  
  左正愣了一下,左右看,没看到别的人在!
  
  刚刚和自己说话的,难道是隐藏在自己身体里面的第二人格?如果是这样的话,用魏医生的话来说就是病重了——双重人格的人如果能够听到第二个人格的声音,那就说明这个病已经到病危的地步了!
  
  “我竟然听到他的声音了,看来我是病得太重了,赶紧吃药!”左正着急地把药再次放到嘴边。
  
  那声音不耐烦地说:“别再吃了!我不是你的双重人格,我他喵的只是一只可怜鬼而已啊啊啊啊~~~”
  
  左正哭了:“声音这么清晰,看来我真的快要被第二重人格吞并了!”
  
  他把药扔进嘴里,刚想要吞下去……
  
  忽然就感觉到喉咙一动,他马上就低头把药吐出去了。
  
  what?
  
  “姓左的,你别再吃药了。现在这身体不止你在用,我也在用啊!你好端端的一个没病的人,吃那么多治疗精神病的药,本来没病的就快要整出真正的第二重人格了!你再这样下去,吴深会杀了我的!”
  
  左正愣了一下:“我就知道跟那小子有关系!”
  
  那声音气急败坏地说道:“别吃药了,你想知道什么?我统统告诉你,行不行?”
  
  左正点头:“行。”
  
  那声音说:“首先,我是只鬼。”
  
  左正:“……”
  
  那声音:“别不信啊,我真的是只鬼,我叫林肆,修炼一千年,到今年终于得道成仙了!所以你不承认我是鬼,请叫我林肆大仙!”
  
  左正:“……”
  
  那声音:“现在你明白了吧?我真的不是你的第二重人格,不是你的精神病,我是鬼……呸,我是鬼仙!我们现在这种情况不叫精神病,而是叫做‘鬼、附、身’!懂了吗?‘鬼附身’!!”
  
  左正默默倒了第二份药:“我真是快无药可救了,要不,明天去买老鼠药吧。”
  
  “什么?老鼠药?”
  
  左正只听到耳边一声尖叫,到嘴边的药立马被打翻了,他还没明白过来,身体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操纵一样,被拖着到卫生间里!
  
  卫生间里,有面贴墙镜。
  
  左正被拖到了镜子前,一抬头,看见里面站着一名长发飘飘、眉心里一点红的美女。
  
  美女挺胸:“平的。”
  
  何止是平的!
  
  那“美女”身材颀长,跟他差不多高,还有喉结——这分明就是男生女相,而且偏偏还是生成祸国殃民的那种!
  
  看到这面相,左正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人会做出那么多荒诞的事情了,因为林肆他本来就长得嚣张跋扈!
  
  不对,如果自己病重,能够直接看到自己的第二重人格的话,那他应该是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啊!
  
  “对,现在你看到的是我,我跟你长得不一样,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吧?我,根,本,就,不,是,你!”林肆重重地说!
  
  左正后退了一步:“魏医生说的没错,所有双重人格的病症都是相互独立的。”
  
  林肆翻了个白眼:“卧槽!我说了我是鬼啊,鬼附体啊!兄dei!你到底听不听得明白啊?”
  
  左正点头:“我的第二重人格认为自己是个修炼千年的鬼。”
  
  林肆凸(艹皿艹):“你不相信我是鬼,那我要不要给你看看我死时的样子呀?”
  
  说变就变。
  
  林肆转眼间,就长发掉落,七窍流血。
  
  “吓到了吧?”林肆问。
  
  左正扶额:“唉,魏医生说,所有人格的产生都是有原因的,看来我的第二人格认为自己是个鬼,而且还是死鬼,一定是我平日里见到的尸体太多了,不过这死相还可以,不是很吓人。”
  
  林肆一擦脸,震怒道:“什么?这还不够?拜托,我是个美人,我再怎么死,也不可能死得很难看的诶!你不要逼我!”
  
  左正:“……”
  
  “好!我还可以死得更难看!”林肆一咬牙,抓着脸,抠烂脸皮!
  
  左正:“……”
  
  “怎么样?怎么样?你可以相信我是个鬼了吧?你的人格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林肆抓着自己的脸,就像是捏泥巴一样胡乱的揉!
  
  左正叹了一口气,默默离开:“该去吃药了……”
  
  “回来,不许走!”林肆赶紧去拉左正,但是左正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脱离了他的控制,若无其事地走出了卫生间。
  
  林肆无奈地趴在镜子上大叫:“喂!你这大傻逼!你到底是要怎么样才愿意相信我是鬼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