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左正番外4 :我本无神论者,刺魂左正番外4 :我本无神论者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左正番外4 :我本无神论者

左正番外4 :我本无神论者

“请相信我,我真的Wwん.la”
  
  满屋子都用血写满了这句话。
  
  but,
  
  当然也不是真的血啦,男人又不像女人,每个月都可以大出血,随随便便就能把血填满屋子。
  
  所以,这当然是口红啦!
  
  相处了一段时间,左正也慢慢了解了林肆的性格,那就是一个矫情的小贱人,像用血把屋子弄得很恐怖的事情,矫情的小贱人是不会做的,因为流血是很痛的事,所以只好去批发一堆廉价的口红回来作鬼了。
  
  “唉,最后还不是得我回来打扫?”左正叹气,走出了家门。
  
  有这么一个人格,相当于养一个不听话的小孩。
  
  左正也慢慢习惯了。
  
  养一个吴深是养,再养另一只麻烦的林肆也是那回事了,熟能生巧嘛。
  
  *
  
  “我从来没想过,一个人证明自己比证明别人还要难!”修炼千年的鬼仙,抑郁了。
  
  镜子是个好东西,能够连接阴阳,所以他每一天早上都能够在左正漱口洗脸的时候,现身和左正见上一面,他每天都会问想通的一句话:“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是鬼呢?”
  
  但是左正当做没听到。
  
  现在,抑郁的鬼仙已经不想再问那样的问题了,他只想弄明白一件事:“这世上人人都怕鬼,所以当我现身的时候,按理来说,很多人在被吓得屁滚尿流的同时,一定会深深地相信我是个鬼,为啥你就是不愿意相信呢?”
  
  直到左正洗漱完,连胡子都刮干净了,走出去了,林肆这才不得不趴在镜子上,悲愤欲绝地承认了一件事:“m的,这世上真的有无神论者这种大傻逼存在!”
  
  *
  
  让一个无神论者相信自己看到鬼,是一件比渡天劫还难的事。
  
  林肆就是这样天生反骨的主,别人越是不让他做的事情,他就越想去做。
  
  比如,吴深说:你千万不要让左正发现你的存在哦!
  
  偏不!
  
  吴深说:你不要影响宿主的日常生活哟!
  
  偏不!
  
  所以现在,左正越不相信他是个鬼,林肆就越要证明自己是个鬼!
  
  所以,左正没看错林肆,林肆就是一个矫情的小贱人。
  
  *
  
  贱人林肆冥思苦想了好几天,终于想到了一个既合理又高效的办法!
  
  这一天,他站在镜子里,对正在刮胡子、并且双眼放空的左正说道:“臭小子,你说你不相信我是鬼,对吧?”
  
  左正刮胡子。
  
  “喂!就算你不承认我是鬼,那你就当我是你的第二人格好啦!我既然是你的第二人格,换句话来说,我也算是你的一部分对不对?既然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那你是不是可以和‘自己’多说一句话呢?不然你真的忍心让另一个‘你’无聊死吗?”林肆双手捧脸,做出很萌的样子。
  
  左正终于吭声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林肆笑眯眯地说:“想和你聊天。”
  
  左正:“我9点要上班,所以8点半之前一定要出门坐公交,现在是8点12分,你现在还有18分钟的时间陈述。”
  
  林肆(^-^):“好好好,18分钟就18分钟,不过你能不能先答应我,在这18分钟里,你可以给我点反应吗?不要再无视我,我问你一句话,你就算‘嗯’一下也得回应我,ok?”
  
  左正:“ok。”
  
  林肆:“你知道鬼是什么吗?”
  
  左正慢慢、慢慢地翻了一个白眼:“哼~”
  
  他不“嗯”,他“哼”!
  
  林肆好无语,他当初怎么就选择了这么一个无趣的男人来附身呢?!
  
  “好吧,那你知道鬼和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啊?”林肆硬着头皮问下去。
  
  左正果然还是那无趣的回答:“不知道。”
  
  林肆:“那就是鬼会法术,而人不会!”
  
  说完,他双手一抓,摆在左正面前的牙刷和杯子就慢慢飞起来了。
  
  林肆嘚瑟地说:“看到了吧?人能做得到这种事情吗?”
  
  话音刚落,左正就抬起手,把飞在半空中的杯子按了回去:“我出现错觉了。”
  
  林肆囧:“这不是错觉!这是法术!!你要是不信,我还可以有!”
  
  说完,他双手在空中乱抓,卫生间里的东西就东一块、西一块地飞起来了。
  
  在左正面前飞来飞去。
  
  左正很淡定:“我这病是真的越来越严重了,等会儿去吃药。”
  
  咚!
  
  香皂盒直接砸到了他的脑门上!
  
  林肆气急败坏地问:“疼不疼?”
  
  左正揉揉:“有点。”
  
  林肆:“会疼就不是幻觉!这一切都是真的!”
  
  左正:“会疼只能证明这不是在做梦,不能证明这不是幻觉。唉,我的病真的是越来越严重了,神经系统全部都乱了,才会痛得如此真实。唉,我先去吃药。”
  
  说完,他转身走出了房间。
  
  林肆顿时傻逼了,趴在镜子上:“有话好好说,你别吃药啊啊啊啊——!!”
  
  *
  
  左正吃下了一爪子的药。
  
  林肆的声音飘在他耳边:“兄dei,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就算看不起我,你也不能自残啊,是不是?你本来没病的,但是你吃这么多药,以后真的病了怎么办?”
  
  左正终于忍受不了这个聒噪的鬼了:“你说你是鬼,而且还会法术,那你直接出现在我面前不就行了吗?”
  
  林肆囧:“我要是能面对面,早就面对面了,就是因为不能面对面,才只能这样啊~!”
  
  左正:“为什么不能面对面?”
  
  林肆:“因为现在我和你是通过契约绑在一起的,你懂不懂?契约!所以现在我就是在你的体内,因为契约的约束,让我无法离开你的身体,所以真正做到面对面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要紧,我已经想到办法证明我是鬼了?”
  
  左正挑眉:“嗯哼?”
  
  林肆嘿嘿一笑:“你过了今天就知道了。”
  
  左正:“?”
  
  但是林肆再也不说话了,耳边忽然少了一个叽叽哇哇的声音,左正忽然有点不习惯。
  
  *
  
  左正如常上班。
  
  过马路的时候,他看到有个2岁大的孩子为了捡皮球跑到了公路里,迎面而来一辆大卡车。
  
  “小心!”伟大正义的警察叔叔本能地冲过去救场!
  
  咻~
  
  他人都还没有碰到小孩呢,那小孩就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推开一样,飞的一样,跨越了数米,直接摔到了对面的马路上。
  
  “呜哇哇~~”没有被大卡车吓哭的小孩,被疼哭了。
  
  左正尴尬地站在原地,表情就是一个字——囧!
  
  这场事故引起了很多人注意,等左正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快步穿过马路去围观小孩子。
  
  刚刚发生了什么?
  
  算了,不管了,先看看孩子有没有受伤!
  
  左正赶紧走过去,人围得水泄不通,他还没挤进去,就听到别人在说:“刚刚我没有看错吧?这孩子会飞吔!”
  
  孩子:“呜哇哇……!”
  
  左正囧!
  
  真滴?假滴??
  
  这件事,直到左正走进警察局都没想明白,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但是那场车祸里,已经不止一个人在说自己看见孩子在飞了!
  
  他当时,只是想推开孩子,免得孩子被车撞死。
  
  然后,
  
  想,
  
  飞,
  
  他想了,那小孩就飞了。
  
  总不可能是他用超能力把小孩推飞的吧?
  
  啊哈哈~
  
  不可能的~~
  
  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超能力呢?美国电影都是假的!
  
  他觉得口有点渴。
  
  刚想喝水,水杯就自己飞过来了。
  
  左正:“……”
  
  水杯:“……”
  
  pia~!
  
  3秒后,左正狠狠拍了自己一巴掌。
  
  疼的。
  
  ——这是真的??
  
  这什么孩子飞啊,水杯飞啊,怎么感觉有点像今早上刮胡子时看到的情境重演?
  
  难道是林肆在搞鬼?
  
  不不,刚刚都是根据他的想法去“飞”的,林肆又怎么可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呢?——林肆当然不可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啦,因为他也不知道林肆那贱人到底在想什么!
  
  嗯……
  
  秉着科学的态度,左正决定试一试。
  
  他盯着水杯,盯成了斗鸡眼,用想的方式把水杯提起来……
  
  提起来。
  
  他想让水杯飞。
  
  飞了。
  
  他想让水杯转圈圈。
  
  转圈圈了。
  
  他想把水倒了拿去浇花。
  
  浇了,但是花儿蔫了。
  
  他想重新倒一杯水,顺便泡个茶。
  
  倒了,泡了,今日份泡的茶还挺不错的……
  
  左正喝着茶,冷静地捋清楚了:“看来是那只鬼把他的超能力借给我一点了,这不是我的幻觉?”
  
  左正决定,喝完茶后,再秉着科学的态度,再去做个实验。
  
  他走出去,找到小弟甄稀。
  
  “甄稀,过来。”左正招招手。
  
  甄稀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立正,敬礼!
  
  “头儿,啥事?”甄稀掷地有声地问道。
  
  “给你看一样东西。”左正勾住他,指着饮水机,用刚刚的方法倒了一杯水,并且勾勾手,让那杯水飞到了他们的面前。
  
  甄稀:“哇哦!”
  
  这声“哇哦”真捧场,就是有点假。
  
  左正拍了一下甄稀的脸,问:“疼不?”
  
  甄稀:“不疼。”
  
  左正用力地一巴掌抽了上去!
  
  甄稀哇的一声哭了,捂着脸,委屈地问:“老大,你干嘛打人呢?!”
  
  左正严肃地问:“疼不疼?”
  
  甄稀哭:“疼!但你也不能无缘无故地打人啊!”
  
  左正说:“我只是想给你证明,你不是在做梦!”
  
  “做梦?我现在肯定不是在做梦啊,我精神得很呢,上班从不打瞌睡。”甄稀看了看那飞着的水杯,大概明白头儿的意思了,他点点头,认可地对左正说:“老大,我现在很清醒,我觉得你的这个魔术很不错,我这么清醒了,都看不出一点破绽!”
  
  左正:“……”
  
  甄稀问:“老大,怎么了?”
  
  左正:“没什么。”
  
  说完,他接过那杯水,喝一口,冷静冷静。
  
  甄稀笑呵呵地问:“老大,你怎么忽然想起要学魔术表演了?这魔术表演真的太厉害了!我真真的没有看出一点破绽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呀?”
  
  “告诉你了,那就不叫做魔术了。”左正郑重地说,然后,淡定地回了办公室。
  
  甄稀:“??”
  
  *
  
  夜晚。
  
  左正家的卫生间里。
  
  又是那面镜子,左正和林肆各在一边。
  
  这一次,林肆得意了,问:“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我真的是鬼!”
  
  左正:“……”
  
  林肆:“别他喵的不说话啊!怎么样怎么样?快告诉我你感觉怎么样?本大仙今日不过就是借了一点小小的法术给你,就已经让你感受到隔空取物这项小法术的美妙滋味了吧?小正正,本大仙是不是很厉害啊?我可以告诉你,我会的法术可不止这一点点哟~,你想不想学啊?你要是想学,就乖乖地讨好本大仙,叫一声‘哥哥’,本大仙就破格传授你一套牛逼哄哄的法术,让你以后在追击犯人的时候,能够轻轻松松地搞定犯人,并且不受半点伤,毕竟,本大仙还要用你的身体3年呢,本大仙可舍不得自己的肉身留下一点点难看的疤痕啊!”
  
  左正:“……”
  
  林肆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喂!闷葫芦,你怎么又不说话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话?那么多人都给你证明了哦!你是会法术的!”
  
  左正:“……我信了。”
  
  林肆松了一口气:“那你干嘛不说话?”
  
  左正:“我现在在想另外一个问题。”
  
  林肆:“什么问题?”
  
  左正:“这个身体是我的?”
  
  林肆:“当然啊!”
  
  左正:“所以这个身体最终还是由我做主,而不是你?”
  
  林肆点头,诚恳地说:“当然了,我肯定不会霸占你的身体不还给你的。我之前不是和你说得明明白白了吗?我,是因为受了天雷的击伤,必须要借助你的肉身元气来为自己复原的,时间一到,我一定会离开你的身体的。我和那些抢人身体的恶鬼是不一样的,他们附身后就不愿意还你的身体了,但是我会还的,我林肆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鬼!当然了,我觉得嘛,就这样子用你的身体,挺亏欠你的,哪有人租房子住,却不交租金,对吧?所以我决定帮你实现一个愿望,这样我们就两不相欠了!”
  
  左正:“不用。”
  
  林肆立马嘤嘤嘤:“用嘛~,人家不是那种不知恩图报的鬼嘛~~”
  
  左正:“最后一个问题。”
  
  林肆立马收住:“啊?还有问题啊?”
  
  左正问:“你现在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林肆:“不知道。”
  
  “那就好办了。”左正深深地凝视他的双眼:“你,好好,休息吧!”
  
  “啊咧?”林肆愣了一下,随之而来是一阵眩晕,他感觉到有股无形的力量在拖着他往下沉,沉沉沉入无尽的黑暗中……
  
  在他沉入左正的意识海深处之前,他明确地看到,左正走出去,拿起桌上的药瓶看了看,最后,他把所有的药都丢进了垃圾桶里。
  
  “我会自己查清楚的。”左正说。
  
  查你妹啊!你问,老纸全都告诉你啊!你想知道什么?你想不想知道吴深是做什么的?老纸全都告诉你啊啊啊!!
  
  林肆无声地呐喊,但是,他喊不出来了,因为他在左正的意识海深处,慢慢地睡着了。从此,
  
  林肆终于明白了两个道理。
  
  第一个:左正是个狠人!
  
  第二个:这世上的无神论者真他喵的不信邪,只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