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培养系统第八章 神秘珠子,高手培养系统第8章 神秘珠子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高手培养系统 > 第八章 神秘珠子

  村长打了个哆嗦,道“小渔啊,这以后你要在做这种事情,一定要提醒让我离远点啊。”
  “好,好,下次一定提醒你。”沈渔在地上捡起两条被震晕的鱼扔进桶里,对村长说道:“村长,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鱼,这些就交给你了,拿回去给大家伙补补,我先走了。”
  说完,把桶提起就走,在路上沈渔也没有接到击杀鱼的的提升,按理说,就凭村长的一个鱼篓是装不了这么多鱼的,必然有一部分会死亡。
  “看来升天阵并没有什么攻击力,而且只是让对方重伤过段时间再死的话,也不给自己加经验,以后遇敌,必须要补刀,不然就白打了。”
  沈渔心里想到。
  回到家中,沈渔把鱼清洗干净,放在砧板上用菜刀剐鳞破肚,这一切都显的是那么的熟练,他自己照顾自己已经习惯了,多年来他的厨艺不说能当厨神,至少也到达了登堂入室的水准,做一些家常的小菜还是不成问题的。
  “咦?这是什么?”
  将第二条鱼放上砧板上的时候,沈渔发现鱼腹似乎有什么东西,切开后,发现是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
  珠子呈蓝色,隐隐有光华流转,放在手上,丝丝清凉传来。
  这珠子不像是玉也不像是石头,沈渔好奇心一起,升起火焰,看看珠子有何变化。
  只是珠子在火焰中依然是那个样子,沈渔不信邪的加大灵力输出,十分钟过后,珠子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沈渔的脸色变的有些凝重,以他现在的层次,全力催动的火焰甚至可以融化钢铁,这珠子定不是凡品。
  他开始用其他属性灵力对珠子进行实验,当用到冰属性灵力的时候才有一些变化。
  沈渔释放的冰属性灵力没有按照他的意念包裹住珠子,而是在珠子的周围盘旋,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
  就像是沈渔的冰属性灵力在向珠子臣服一般。
  “搞什么,还能有这种事情发生。”沈渔感觉有些不妙,刚想把灵力撤去,珠子却发生了变化。
  似冰化而为水,珠子化为液体,滴落在手上,在皮肤上流到手背处,最终凝为一个雪花的图案。
  沈渔急忙抬起手检查,这雪花图案已经烙印在他的皮肤上,除非将这一块切除,否则无法去除这图案。
  沈渔向零号问道:“零号,这是什么东西。”
  “无法探测,为未知物质,对宿主无任何伤害。”
  闻言,沈渔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对自己无害就不管他了,总不能叫自己切皮肤吧,他怕疼……
  沈渔将两条鱼处理后,做了个鱼汤,再抄两个小菜,就着米饭就当午餐了。
  吃饱喝足后,沈渔想到:这两天应该就要去城里了,在那之前应该突破到筑基期,还有剩下的两个技能也该修炼。
  想到这沈渔立刻进入系统空间的练功房,选择修炼技能……
  ……
  黑夜笼罩大地,月亮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山林中,微风吹的树叶哗哗作响,夜晚对于大多数野兽和妖兽来说,正是活跃的时间。
  “鬼斩!”
  某处,有人类的声音传来,隐隐还有狼嚎之声。
  沈渔把剑从狼体内的拔出,在其周围有着数条狼尸。
  他心中有些惊讶,“这鬼斩不愧是有成为神技的潜能,既然有着强烈的腐蚀效果。”
  “叮,恭喜宿主击杀二阶妖兽幽冥狼,获得三千点经验。”
  “叮,恭喜宿主升级,当前等级为十一级(筑基期一层。)”
  “叮,恭喜宿主完成‘初入修仙’任务,奖励天赋‘医术精通’,奖励圣器‘寒玉九针’已移至仓库。”
  沈渔的脑子里瞬间就多出了关于医术的记忆,不管是中医还是外科,无论是妇产科还是小儿麻痹科,他都有着深刻的理解,并有多种的解决方法。
  沈渔有些无语,他发现了,系统就是个坑,他还以为做完这个任务可以获得诸如体验卡之类的物品,没想到就获得了个医术精通。
  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没什么用。
  “叮,恭喜宿主触发等级任务,完成条件:达到金丹期,时间限制:三个月,是否接受?”
  “叮,恭喜宿主触发支线任务‘妙手回春’,完成条件:用医术救助十万人性命,时间限制:五年,是否接受。”
  “接受,都接受。”对于系统,沈渔已经无力吐槽,把剑收进空间,清理干净身体,就回屋睡觉了。
  ……
  白,这是一个纯白的世界,白的没有一丝杂质,目光所视之处唯有冰雪而已。
  冷,很冷,吸入一口空气都能感到喉咙和肺里一片冰凉。
  沈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指引他前进。
  沈渔冒着风雪向前方走去,寒冰刺骨,每前进一步都要耗费他许多体力。
  终于,在沈渔筋疲力尽时,前方出现一座城,一座由冰造的城,沈渔停下脚步,凝望着这座城。
  他的目光似乎能透过城墙和无数障碍,一个房间内,有一个透明的冰棺,沈渔发现有一少女似乎在沉睡。
  在看见少女的第一眼,沈渔就被她迷住了,修长的身躯,俏丽的脸庞,令沈渔深刻的是,那头蓝色的长发。
  这时,一道孤冷声音在他而边响起。
  “吻我!”
  ……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惊醒了沈渔。
  他使劲的摇摇头,回想起那个梦境,却想不起那个少女的模样,依稀记得她有一头蓝色的头发。
  将门打开,来人是村长,沈渔看了看天色,月亮还在头顶挂着,村子里偶有鸡鸣响起。
  沈渔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说道:“原来是村长啊,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
  村长倒是颇为惊讶,“昨天没和你说吗?我们今天要去城里卖些山货,还要些采购物品,快点收拾收拾,再晚的话就赶不上吃午饭了,我在村口等你。”
  “哦,那你等等。”
  沈渔回到屋里,简单收拾一下,前往村口和大家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