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培养系统第一百一十一章 寺庙,高手培养系统第111章 寺庙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高手培养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寺庙

  将语言变成现实的能力,谓之言灵,通俗来讲就是言出法随,是稀有的第四等属性,全世界拥有者绝不会超过五人。
  就像华夏人绝对不会觉醒光属性灵力一样,言灵属性只有华夏人才会觉醒。
  第四等属性拥有者不用功法就有不慢的晋境速度,和沈渔的杀怪得经验类似,对功法没有很大的依赖,或者说因为有第四等属性的人太少,适配的功法也不多。
  言灵属性拥有者的智商绝对是超越平均水平之上的,过目不忘都是最基本的能力,可以不用修习其他技能,但普通势力难以培养,必须要有丰富的学识支撑。
  比如说言灵属性拥有者要用语言在身前汇聚一道风,就必须要理解风形成的原理,风运行的轨迹等,其中涉及的公式复杂,常人难以理解。
  书籍对言灵属性拥有者是不可或缺之物,楚依依从小博览群书,至今已不下十万本,她出生在名家可以说是恰好。
  名家善辩,出名的莫过于白马非马,其弟子对其他学说皆有涉猎,更是千年世家,底蕴雄浑,最适合楚依依这种言灵属性拥有者。
  历史上的把言灵属性修炼至高的强者,甚至可以操控同等阶的光属性、空间属性等,如果理解能力步入宇宙,那可以说是无敌天下了。
  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让楚依依理解了何为核原理,她也不能说出核爆,归根结底,威力越大的概念,施展起了需要的灵力也就越多。
  言灵属性可以让自己恢复灵力,但绝对不可能瞬间恢复,这已经打破平衡,违背了秩序。
  所有它有着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必须说出来才能奏效,在心里想是没用的,而且,只适合做远程职业,强大的攻击,不是几句话能搞定的,颇为耗时,白云凌也是靠着速度不让楚依依说长话,只能用卷轴抵挡。
  一个人的精力有限,言灵属性拥有者得到了强大的理解能力,身体方面就先天差了些,就算是凭毅力强行锻炼,也不会提升太多。
  言灵理论上可以操控万物,比之沈渔的五灵玄同体质也不差,一个属性顶所有属性,当然,数据不是这么算的,一个人的强大不止是靠灵力属性,过于依赖属性,反倒是落了下乘,没有废物的属性,只有废物的人。
  前面说了,沈渔身具五种属性,其中还有两种第三等属性,基本上不被其他属性克制,因此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沈渔出了凤轩楼,大街上已经乱了起来,邪修是从外面一路杀了过来,发现一条街的人大都进了凤轩楼,所以才闯了进来。
  远方已有衙役跑了过来,号角之音响起,沈渔知道这是呼唤城外驻扎军营的声音,但这没什么用,城内的强者都不知道死哪去了,这么久了都没见一个。
  警察总是在事情结束后才来到。
  沈渔撇撇嘴,带着楚依依从一群衙役身边穿过,浮光掠影毕竟是地级身法技能,哪怕不用残影能力,谨慎点,普通人的肉眼根本无法看轻。
  快速跑出城外,沈渔和楚依依也不停留,直接沿着官道东进,过了展阳城往东,就很难再见到县城了,山村也不多见。
  “轰隆隆————!”
  春雷惊响,纷纷雨下,虽然两人可以滴水不沾,又有身法掠过泥泞的道路,污秽不染,但总有些不便,见前方有一小庙宇,两人商量了一下,进去躲起雨来。
  庙宇破败,青苔滋生,蛛网密布,沈渔在地上燃起一道篝火,驱散了微微的湿气,仔细的观察起来。
  供奉不知是何佛,石像半边身子碎落,地上几个蒲团脏乱,一看就知道是许久未有人来,沈渔摇头笑了笑。
  “沈哥哥,你在笑什么?”楚依依转过头来,问道,她此时依旧一袭黑衣,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洒落,垂直至腰,精致的鹅蛋形脸庞,配合纤薄灵巧的樱红小嘴,说不清的纯雅,道不尽秀气。
  “这是胸小了点。”
  沈渔暗道可惜,不知长大之后又是怎样的绝色,他念头通达,一个居住二十几岁的成熟灵魂,对十三四岁的少女没什么想法,纯粹有感而发,“只是在感叹,这佛教破败的太快了。”
  楚依依俏脸微红,沈渔隐秘打量她的目光被少女敏感的注意到了,听闻此话,略微沉吟,道:“我以前在书里看到过,佛教在华夏根深蒂固,破败最大的原因似乎牵扯到了上古时代一则秘辛。”
  “在那之后延绵了几千年,始皇帝还是秦王时,想出征却财物不足,像全部老秦人借款才筹足了经费,唯有佛门中人拒绝,本来佛门不问刀兵,拒绝也是应当的。”
  “但华夏的寺庙多为藏污纳垢之所,真正的得道高僧少之又少,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佛门收留了大量的穷凶极恶之徒,蔑视王法,这是其一。”
  “依靠信仰大肆收聚钱财,当时聪明人明面上出家为僧,暗地里妻妾成群,等香火钱收够,还俗却直接成了富翁,更有甚者,看中了其中的商机,圈地建寺庙,欺瞒百姓,动摇了国本,此是其二。”
  “始皇帝一统六国后,佛门竟然收留六国王族,这无异于谋反,秦始皇立刻下令查抄天下寺庙,虽然佛门信徒千万,有无尽钱财支撑,蛊惑教众造反,但秦卒身经百战,装备精良,携统一天下之势,哪里造反杀哪里,屠尸百万,杀得天下人胆寒,华夏再无人敢信佛。”
  “他们这是自己作死啊。”沈渔感叹一声,秦始皇何等强势,怎么会允许有宗教威胁皇权,应该说所有当权者都不会让其他人动摇自己的地位,“你刚刚说牵扯到上古秘辛,那是黄帝、炎帝那个以部落为主的时间吧?”
  “还要更早。”楚依依点点头,“我也是在很多本书籍中以蛛丝马迹推断出来,我问过爹爹,他似乎知道什么,可就是不说,让我别浪费时间在这里,时候到了才会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