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培养系统第二百章 抢劫,高手培养系统第200章 抢劫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高手培养系统 > 第二百章 抢劫

  四天后,沈渔从岩浆湖内跳了出来,郁闷的叹了口气,时间只有七天,在岩浆湖里呆四天是他的极限,要想不放弃排位赛,接下来就要收集哑乞树紫叶了。
  在上次遇到大白鲨群集体跑尸岸边后,沈渔的运气便不怎么好,有一天的时间都遇上了大白鲨,因为抗性过高,几乎完全免疫了它们的能量。
  然后一天什么也没发现,白白浪费时间,最后一天运气更惨,下潜到压强临近己身极限的深度,遇上了一只接近七阶的大王乌贼,要不是它不能跑到上层流域,沈渔可能就要捏转移水晶退赛了。
  收获喜人,虽然后面几天没有机遇,但境界稳定在元婴期三层后期,遗憾的是,岩浆生物不能带来仇恨值,它们攻击沈渔是依程序办事,就像机器人,不会真的带有情绪。
  “还有三天时间,不知道其他人都获得了多少紫叶?”
  沈渔嘴角翘起,哑乞树每六个时辰就会再生一片紫叶,也就是说只要守住一片树群,紫叶便可不断收获。
  他进入岩浆,方向紊乱,被暗流冲击了很远,沿流向逆反走了一段距离,才找到第一天看上的那片树群,只是每颗树上都没有紫叶。
  意料之中有人捷足先登,即使不能飞,以修士的脚程也不会慢到哪里去。
  沈渔脚步一顿,前方不远处有一条用刀刻出笔直的直线,这是在警告外来者,此地有人占领了。
  “正合我意。”沈渔呵呵一笑,“羊已养肥,是时候宰了。”
  原本他还担心取走叶子的人已经走了,没想到还留在这里,沈渔看上的林子不大不小,目测只有两千颗树。
  一般而言,战力高的修士不会守住一片林子,会在空间内不断的开地图,因为一片看似很大的树群,对整个空间而言兴许只是最小的一块。
  只有货比三家,找几个树群对比,才会安妥的留守一片地区。但别忘了,哑乞树六个时辰才会生成一片叶子,半天的时间,运气好的修士,都够跑遍好几个树群,所以留守这种小型树群的人,实力绝对不会高。
  或许有低调的学员不想出风头,但低调的修士会一直低调,遇上只能自认倒霉,而在前期活跃,表现出惊人天赋的学员,如果此时低调,排名一出,便成了笑话。
  参加排位赛的学员都在成长期,正是养“势”的年龄,大争之世,修士争长生、争灵药、争秘宝、争机缘,过早藏锋,对修炼有害无利,就像老虎不会在羊群中吃草悠闲生活,吃草的老虎有个屁攻击力,同理,修士不争,自断前途。
  扮猪吃虎一两次就会让人发现本质,想争,就必然低调不起来。
  见四周无人,沈渔的瞳孔映衬蓝光,意识进入商场浏览,片刻后,他装模作样的在储物戒取出一张人脸面具带上。
  掏出镜子细细打量一翻,沈渔点了点头,这不是灵器,只是普通面具,经过他的精神力覆盖,修为低于他的别想看穿真面目。
  至于为什么要带面具?这不是废话吗,他接下来要做的可是宰羊诶,作死拉仇恨,最好不要用真实面貌让人记恨。
  当然,仇恨值照样能收,只要是恨意对有系统的他发出,那就是不知道名字和长相也能收取,不过『同仇敌忾』就不行了。
  如果不知道沈渔的真实身份,一个受害者以为加害者就是其他人的时候,向自己亲近的述说,那这个人产生的仇恨是对沈渔伪装的人发出,不管存不存在,反正和沈渔是再没关系。
  换了一件服饰,把妖刀隐藏,沈渔正了正衣装,跨线向树群中心走去。
  “站住!”
  没有刻意隐瞒气息,沈渔没多久就被发现了,一声喝问叫住了他。
  杨康从树上跳下,训斥道:“懂不懂规矩?没看见外面那条线吗?这里是我的找到的地盘,速度离开。”
  沈渔眉头一皱,本来他还想客套几句,没想到“肥羊”没有当“肥羊”的觉悟,口气中带着高傲和不屑,灵识一探,不过金丹中期,也不废话,了当的说道:“赶紧把身上的紫叶全部交出来,别浪费我时间。”
  规则是可以用任何方式获得紫叶,抢劫自然也算在内。
  杨康顿时瞪大了眼睛,惊道:“你要抢我?”
  “速度点,不要自误。”沈渔道。
  “哈哈哈哈哈!”杨康怒笑道:“你知道我是……”
  气势陡然在沈渔体表爆发,卷起周身的落叶四散纷飞,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元婴期刚刚迈入中阶修士,气势不足以让天地变色,但鼓气一阵风不成问题。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沈渔没兴趣听他自报家门,难道报了自己就不敢抢了,真是天真。
  “你!”杨康吐掉冲嘴里的叶子,愤怒道:“我哥是三年级的郭靖,你有种碰我一下试试!”
  郭靖是丐帮帮主的弟子,习得一手连击技降龙十八掌,在圣秀学院有不小的名头,实力在分神期之上。
  此郭靖非彼郭靖,是作者想不出人名拿出来凑数所用。
  沈渔脚下一旋,忽的飞出一脚踹在杨康肚子上,淡淡点头:“我动了,然后呢?”
  看着杨康在地上弓成虾米一样,沈渔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刚刚那一脚不过用了四成力,对方连反应都没有就中招了。
  他却是忘了,这一脚没带一丝灵力,凭借三阶炼体士的肉体,在这个距离下,连同阶修士都可能会中招。
  对方也确实很弱就对了,看外貌应该是踩着年龄线进入学院,这个年纪才金丹中期,在圣秀绝对是垫底的一批。
  也难怪会守住如此小的树群。
  “喂,快点把东西取出来,别逼我动手,还有时间让你去找紫叶,不然你就要躺着等比赛结束以零分收场。”沈渔又踢了几脚,不耐烦道,“或者你也可以去抢,但凭你的实力,还是打消这个想法吧!”
  杨康缓过劲,从地上爬起,狠狠的盯着他,脸色几经变幻,旋即咬牙,把储物戒丢给沈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