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培养系统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高手培养系统第314章 你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高手培养系统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
长尾景虎默默的叹了口气,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晴景兄长兵发栃尾城,未尝没有抱着杀身成仁的想法,这一战决定了长尾氏的家督之位,兄长自己也察觉到了自己不适合守护代之位,失败了也会心安理得的退位吧。”
  长尾晴景挺悲剧的,拥有万中无一的修炼天赋,可以说有极大的先天优势,可惜脑子限制了他的发展,安排妹妹进入栃尾城,更是证明了他对长尾景虎的信任。
  让年仅十四岁的长尾景虎当栃尾城的城主,其实也是长尾晴景破罐子破摔的做法,谁叫他身边无人可派。
  家臣忠的是个人,而非家族,作为长子的长尾晴景没有统帅之才,个人魅力吸引不到别人纳头便拜。
  日之本武士道引进了华夏儒学思想,对于儒学,日之本更强调的核心是“忠”,而华夏则为“仁”。所以,日之本武士为了“忠”,可以做出违反人道的举动。
  他们狂热的推崇为“大义”而淡生死的精神,甚至在必要的情况下,还会为主君切腹自尽。
  因此,和性命攸关的事,武士对主君的选择会非常慎重,因为一旦宣誓效忠,几乎是把命都当赌注压了上来,输了切腹自尽。
  在这样的情况下,没什么本事的长尾晴景理所当然的得不到家臣的效忠,世界上笨蛋很少,能当家臣的武士,自然不会像那些刚入门的二愣子一样只认死理,上头几句鼓励的话就跑去挥洒热血。
  这叫脑子有坑,老油条看不到前景是不会轻易下注的。
  越后国响应长尾景虎挤掉兄长成为守护代的声音从哪来的?
  整个越后国看出了长尾景虎的本事大,跟随她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日之本也是有地域歧视的,京都的人绝对看不起北陆道的乡巴佬。
  小小的地方分为了好几个国家,幕府权威犹在的时候,几个国家都偶有摩擦,更别说是战国时代。
  越后的豪族所能效忠的只有越后的人,周边各国的人那是想都不要想,在主动或是被动的战争中,几个家族死了和杀了太多的人,积累的仇恨想要化解,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长尾氏是守护代一族,占据了正统,虽然越后陷入了混乱,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长尾氏没那么容易垮台,景虎已经脱颖而出,很多人已经开始盘算好压宝了,就等兄弟两人分出胜负。
  至于名义上的守护大名上衫定实,因为没有子嗣的原因,没人会去理他,等上衫定实嗝屁,这个职位就空了。
  长尾晴景是不是妹控不知道,但他现在一定非常苦恼,身为修士的自己,却被小十八岁的妹妹给超越了,人生之大悲莫过于此。
  当然,因为是兄弟之战,损失不会大,等长尾氏统一,越后国的混乱很快就会平息。
  “呵呵,你的理想很好,今日打扰了,告辞。”
  沈渔皮笑肉不笑的供了供手,只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你这就要走了?”
  “……”你这话怎么还有不舍之意,我可是飞贼,飞贼啊!
  “好久没找人倾述了,说了这么多,我心里好受多了。”
  “……”感情你把我当人生导师了,少女你的脑回路令人捉摸不透。
  “你倒是说句话啊!”见沈渔沉默不语,长尾景虎不禁有点来气,“你不是有事找我吗?”
  我想要试试掌控日之本的感觉,你都明确放弃争霸之心了,“现在没事了,你就当我今日不存在过就好了。”
  身后顿时没了声响,沈渔转头望去,只见长尾景虎迅速的撇过头,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其他地方,沈渔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我有些听不明白,能说清楚一点吗?”
  “你想成为修士吗?”
  “当然想,如果你有办法的话,我事先问清楚,代价是什么?”
  “不用任何代价,我只是想做就做了,我让你成为修士的方法,没有任何副作用。”
  “我要做什么?”
  “脱衣服。”
  “在这里?”长尾景虎没有其他女性的害羞,反正她清楚自己的身体在元婴期修士眼中是没有诱惑的。
  “最好在水里。”沈渔看向屏风后冒着热气的浴池。
  长尾景虎咬着嘴唇,旋即将刚穿上的衣服解开,一步步走进浴池中,直到水淹至脖子才停下。
  “把这个喝下。”
  伸手接下一个瓶子,长尾景虎微微迟疑,闭眼喝完苦涩的液体,暖流在腹部瞬间弥漫开来,伴随而来的还有剧烈的疼痛。
  长尾景虎禁闭双眼,浑身颤抖不已闷沉的嘶哑声,在喉咙里发出。
  见此情景,沈渔眉头一挑,他可不认为长尾景虎是那种忍受不了疼痛的女人,发生这种状况,答案有两种,一种是她的天赋在普通人中也属于最低级,天灵散强制开阔先天灵力的效果无异于剧烈的毒药。
  沈渔在水面走了过去,大手按在长尾景虎的天灵盖上,纯白的灵力光子如萤火虫般飞舞,在沈渔的操控下,一点点融合进长尾景虎的皮肤里,祛除着经脉穴道中的浊气。
  第二种就是长尾景虎体内的后天浊气太多,限制了天灵散的药效。
  “是酒吗?”浓厚的酒气潜伏在身体各处,十八岁就摄入如此程度的酒量,说是酒鬼都抬举这个词了。
  “算了,就多帮你一把,事后你可要好好补偿给我哦。”
  雄浑的灵力掀起了四溢的飓风,浴室周围的家具都被吹的发出鸣声,环绕于两人之间,一滴滴乳白色的液体在龙卷般的飓风中滴在长尾景虎的额头上,散发着浓郁的生命气息。
  液体化的灵力滋润长尾景虎的身体,散发着异味的黑泥挤出皮肤,沈渔手一旋,浴池中的水极速流动起来,将长尾景虎皮肤上的杂质冲走。
  很快,四周旋转的水变成了浑浊的黑色,中央的一酷爱却保持着纯净,沈渔一边控制着水流,一边观察着长尾景虎的身体情况。
  长尾景虎的房间附近是不允许住人的,造成的声响外面的人完全没有发现这里的异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