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九章 艾若的家,乱舞刀塔第9章 艾若的家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九章 艾若的家

  奔驰的马队转眼就停在了两人面前,领头的骑士翻身下马,看了看周围的情况,低声说道:“你们遇到了……夜魔?”
  这个骑士不光身材比别的骑士都要高大,身上的盔甲也与别人的略显不同,不光雕饰着一些精致的花纹,似乎还隐约闪耀着一些星星点点的魔法光辉。
  “是的,尊敬的骑士长大人。”看到来人的艾若明显大吃一惊,但是她依旧谦卑地对着来人行了一个战士礼,带着一些无法言状的兴奋与开心,“感谢您的及时救助。”
  就连温和都能感觉到艾若的兴奋,他不由地皱了皱眉,这个骑士长……到底是谁?
  骑士长将自己的大剑递给自己的手下,伸手摘下自己的头盔,看到他长相的温和不由地吓了一跳。
  好……好他么的帅啊。
  一个名副其实的帅大叔。
  从长相上看,这个骑士长年轻的时候也绝对是个万人迷,棱角分明的脸颊,长剑一般的眉毛和唏嘘的胡茬平添了一些岁月的痕迹,不光是帅,更带着一股神秘的沧桑感。
  “不用多礼,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骑士长看向艾若的眼神带着一股莫名的情愫,虽然很隐蔽,但是细心的温和依旧注意到了,同时,他也注意到了艾若那泛着桃红的脸颊。
  这……这两个人不会有什么暧昧的关系吧?
  温和有些惊讶地看着一边美丽的艾若,真想不到这个小姑娘居然还是个大叔控,这个骑士长也真是的,老牛吃嫩草,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了。
  虽然他蛮帅的。
  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情绪也会不由自主的表现出来,即使再想隐藏,有些东西也是无法掩盖的。
  温和很清楚这一点,他不认为初来乍到的自己能够和面前这几个看上去就很厉害守夜骑士相提并论,所以他微微低下头,努力地掩饰着自己有些不稳定的情绪,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人家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特别之处,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吧,自己才认识艾若几天的时间,根本没有理由去干涉人家的感情生活。
  骑士长带着属下和艾若去查看夜魔留下的痕迹了,温和无奈地长舒了一口气,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找到一个回家的方法才是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
  很快,天就亮了起来,初升的太阳驱散了黑暗,如同王者一般莅临这个广袤的世界。
  艾若和温和两人跟着守夜骑士们回到了影承之国的王都——守夜堡,和忙着保家卫国的骑士们分开之后,艾若便领着温和走向自己的家,毕竟温和人生地不熟,而且还在与夜魔的交锋中受了一些轻微的挫伤,总的来说算是她的救命恩人,于情于理她都不能就这么扔下温和不管。
  艾若的家就在守夜堡的东北部,紧靠着东部的海岸线,刚到这里的时候,温和还以为艾若带错了路,因为这里看上去,简直就像贫民区似的。
  不,应该说就是贫民区。
  路边低矮的建筑混杂着泥土的颜色,年久失修的礼拜堂连大门都没锁,杂草丛生在地面上的砖缝之中,慵懒的人们打着哈欠,三三两两的斜靠在自家门前,清晨那温暖的阳光透过树叶,洒下一道道金色的痕迹。
  这里,充满了说不出的荒颓!
  温和皱了皱眉,看着四周懒散的人们,他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谈不上是厌恶,但也绝对称不上是喜欢。
  “这里是贫民区。”似乎察觉到了温和的内心似的,走在前面的艾若轻声说道,“就像你看到的这样,住在这里的,全都是王国里最底层的人们。”
  “为什么这些人不去工作换取报酬养活自己,而是在这无所事事的晒太阳?”
  “就如同你看到的一样,这里的人大多数要么在身体上都有一些缺陷,要么就是无依无靠的孤儿或者风烛残年的老人,贵族们不会来这里施展他们的恩惠,因为不光没有人能看得到,并且他们得不到回报。”艾若语气平静的可怕,但是温和能够很清楚地从中感受到她的愤怒,“偶尔会有一些需要劳动力的人们来这里招工,这也就成了这里人们唯一的生存来源。”
  温和没有多说,只是低着头跟在艾若后面,在这里长大一定有着无数说不出的艰辛,他不用问也知道,既然如此,他并不想激起艾若心中那些不好的回忆。
  “到了。”
  走了一会儿之后,两人停在了一间破旧的木屋前面。
  从表面上看去,斑驳的痕迹彰显着木屋经历的岁月,暗黄色的大门微微半掩着,窗户上全都蒙着类似于茅草编成的帘子,门口的青石砖有的已经出现了裂纹。
  跟着艾若进了门,屋内的情况一目了然。
  虽然看上去大部分东西都已经很旧了,但是它们全都被擦得很干净,反射着淡淡的光芒,屋内的摆设井井有条,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贫民区的影子。
  一个几乎和艾若一样纤细的人影正在桌子旁边专注地干着什么,以至于根本没有注意到进来的两人。
  “妈妈!”
  伴随着一声惊呼,艾若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桌边的人影,艾若的妈妈愣了一下,欣喜地回过身来,与自己的女儿抱在了一起。
  “你可算回来了。”艾若的妈妈宠溺地摸了摸艾若的脸颊,两人额头抵在一起,“没受伤吧?”
  “当然没有。”艾若松开自己的妈妈,俏皮地转了个圈,“完好无损呢。”
  看着面前温馨的场面,站在门口的温和不由地有些尴尬,貌似打断不是,不打断也不是。
  “咳。”
  轻咳一声,终于拉过了两人的注意力,艾若松开自己的母亲,介绍着说道:“这位是温和,是我在森林里遇到的伙伴,也幸亏有他,我才没有被恶魔同化掉。”
  “你是说,你遇到了恶魔?!”
  面对母亲的惊讶,艾若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在与夜魔的对战中,自己除了瑟瑟发抖之外似乎什么都没做到,虽然这不是自己的本意,但是这是事实。
  “是的,很惊险。”
  结果就是艾若被自己的母亲拉着全身性的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伤口之后,艾若的母亲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抱歉,因为担心自己的女儿,所以对恩人有些怠慢。”艾若的母亲看着简直就像是她的姐姐,她把温和迎进屋子,关上门继续说道,“我叫伊芙,您直接这么叫我就行,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家里也没有打扫干净,真是……失礼!”
  “不不不,没关系的,我也闲散惯了,您这里对于我来说,真的已经整洁的让我羞愧了。”
  “也没有提前准备食物……啊,艾若你带着恩人去楼上的空房间吧,浴室有热水,你们两个好好休息一下,妈妈去买些材料,中午给你们做些好吃的。”
  “您可别再叫我恩人了,我叫温和,您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温和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另外……谢谢您的款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