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十二章 骑士是怎样炼成的?,乱舞刀塔第12章 骑士是怎样炼成的?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十二章 骑士是怎样炼成的?

  “怎么样才能成为一名守夜骑士?”
  听到温和的这个问题,艾若一时之间竟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沉吟了一下之后,她给温和大致讲解了一下影承之国守夜骑士的由来。
  “想成为守夜骑士大致有三种完全不同的方法,第一种是世袭制,功勋卓著的骑士团高层可以在自己的子嗣中选择最优秀的一个,来继承自己的骑士职位,骑士作为影承之国中除了皇室之外最尊贵的人们,他们中的佼佼者可以享有一小部分的皇室特权。”
  “第二种方法就是类似于我这一种的册封骑士,对于一些有特殊贡献的战士,守夜骑士团会册封他们成为骑士,但是这种方法成为的骑士和世袭的骑士完全不同,册封骑士要去处理王国内各种各样的琐事,严格来说和地方治安官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而那些世袭骑士不用做这些,他们只需要修炼自身的魔法或者武技,防止王国受到侵害。”
  “第三种则是通过骑士圣殿,虽然前两种的骑士也会去骑士圣殿进修,但是那是完全不同的档次,世袭骑士自然不用说,就连册封骑士都能在圣殿内接受到很好很系统的训练与教导。”
  “坦白来说,我没听懂第三种。”温和一脸疑惑地说道,“那第三种骑士到底是什么?”
  “第三种的骑士被称为学院骑士,学院骑士和前两种骑士相比,在原则上来说是一样的,都是旨在从平民中发现人才,要知道影承之国每个人都可以去骑士学院申请成为一名骑士,今年的海选似乎就在一个多月之后。”
  “第一道的海选是通过‘心性试炼’,学院骑士的竞争实在是太过激烈,没有高尚品格和灵魂的人是无法通过心性试炼的,这第一道试炼会淘汰掉绝大多数人。”
  “通过了‘心性试炼’,就算是通过了海选,就会成为学院里的一名见习骑士,学院会对见习骑士进行系统的训练和教导,定期进行测评,不合格的人会被淘汰掉,作为全影承之国最大的教育机构,骑士学院拥有的资源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也正是因此,他们会用尽一切办法筛选他们想要的——精英!”
  听完艾若的话,温和发现自己对这个影承之国的认识真是冰山一角,因为刀塔官方给出的正史之中并没有对这个国家有什么太具体的描述,以至于温和错误地估计了这个国家,以及守夜骑士团。
  艾若很明确地向温和表示过,她不知道影承之国到底有多大,只知道首府是守夜堡,守夜堡周边的卫星城有三个,这三个也是除了守夜堡之外的最大城市,风定郡、诺大凯尔城和紧靠着南海的雾都,而整个影承之国的人口不下百亿!
  你在逗我。
  全地球的人口也才六十多亿吧?
  现在这么一个后来会变成废墟的国家人口就破百亿了,那整个生命大陆有多少人?
  刀塔世界连接着无数的独立位面,每个独立位面又自成一个小世界,生命大陆只不过是刀塔世界中的一部分,这么算来,刀塔世界中的智慧生命简直如同星河一般无法计数,那么问题来了,整个刀塔世界有多大?
  温和越想越可怕。
  如果说自己所知道的那一百多个英雄就是这个刀塔世界中的全部的话,从这无法计数的生命之中,只有一百多个成为了英雄?
  呵呵哒。
  “喂,你……你没事吧?”
  艾若看着面前画风渐渐变成灰白的温和担心地问道,这感觉就像是她再不叫他一声,他就会自己风化了然后掉在地上摔得稀碎似的。
  “没……没事。”
  沙哑地回应了一句之后,温和挪了挪身子,又躺回了床上,他原本就没有什么“在这个世界努力闯荡然后成为英雄然后拯救世界然后开后宫然后当上王”之类的想法,现在不要说有没有想法这个问题了,他现在只想回家。
  ………………
  影承之国,守夜骑士团议事大厅。
  数十名身披金色铠甲,表情严肃的人们围坐在一张巨大的圆桌边上,他们有的闭目养神,有的眉头紧锁,总之现场的气氛无比的凝重,仿佛有决定着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正在被这些人讨论着一样。
  “迪伦,把现状跟大家说明一下吧。”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骑士突然正色说道,他身后一个书记官模样的年轻骑士赶忙上前一步,手忙脚乱地掏出自己的小册子,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风定郡的养猪场集体联名对我们骑士团发出了抗议,他们说如果我们再敢让战马去他们的猪场里面抢猪饲料吃,他们就把所有猪都藏起来,让全王国的猪肉涨价。”
  现场一片寂静……
  “安路老爷。”坐在首位的骑士捏了捏自己发胀的太阳穴,轻声说道,“依我看,这些事情就由你们风定郡的骑士团分部自己解决吧,不用拿到总结大会上面来特意说明。”
  “阁下如此不在意,难道认为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吗?”被称为安路老爷的老骑士不满地说道,“要知道风定郡可是王国的主要肉食供给源,全郡养猪场主不下百万,这么多人联名抗议,光统计名字都要统计上几天几夜,事态如此严重,我完全不觉得是小事!”
  这个安路老爷是影承之国的开国功勋,现在是风定郡守夜骑士团分部的部长,因为他有十六分之一的精灵血统,所以寿命似乎格外的长,其他开国元勋的曾孙子辈都老的没剩几个了,他居然还活着。
  “好啦好啦,你别激动。”坐在首位的骑士虽然是守夜骑士团总帅,但也拿这个化石级别的老骑士没什么办法,只得赶忙着冲安路老爷堆了一个笑容,一头冷汗地说道,“那您为什么不尝试约束一下我们的战马,毕竟战马去抢猪饲料吃……这种事说出来似乎也不太体面吧。”
  “哼!老夫有什么办法。”安路老爷不满地哼了一声,继续说道,“雾都的马粮迟迟不来,我们郡的战马都快把整个郡吃成沙漠了,再这么下去,猪饲料都要吃完了,到时候我们给战马吃什么,吃人吗!”
  “嘻嘻嘻嘻……”
  “哈哈哈哈……”
  现场一片嗤笑声,安路老爷听到人们的哄笑,气更不打一处来,他不满地冲着周围说道:“你们这些小辈,国家大事有什么好笑的!看看总帅……”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路老爷话音未落,骑士团总帅便不顾形象地拍着桌子笑了起来,这一笑不要紧,原本很多憋得不行的骑士们也跟着笑了起来,就连安路老爷身后的书记官也跟着笑了起来。
  整个议事大厅一片笑声,先前沉闷压抑的气氛荡然无存,当然,狂笑的人们中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一脸猪腰子色的安路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