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十四章 精分现场?,乱舞刀塔第14章 精分现场?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十四章 精分现场?

  守夜骑士的到来只让这个死气沉沉的贫民区活跃了不到三天,旋即一切又平静了下去,没有后续的事件,人们自然也就没东西可以议论,流言蜚语自然而然的就慢慢消失掉了。
  过了十几天,贫民区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在艾若和伊芙的精心照料下,温和的伤也在飞速地愈合着。
  “温和,吃饭了,今天你也要自己下来吃吗?”
  听着伊芙的呼唤声,老实说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在人家家里面白吃白住,虽然借助着养伤的名义,但是他的性格就是如此,很多时候宁愿为难自己,也不愿意给别人添太多的麻烦。
  “我自己下去,马上就来了。”
  温和一边答应着一边缓步下床,在病床上躺了十天的他感觉自己全身都软软的,胸口还有些隐痛,但也不影响普通的行动,扶着床边,他渐渐地伸直了自己的身体。
  “咯咯咯……”
  随着身体的舒展,咯咯吱吱的声音不断从身体的各个关节传了出来,但温和并没有什么不适,相反的还很舒服。
  夜色已经笼罩大地,窗外一片漆黑,悬吊在温和头顶的魔法灯笼散发着和煦的暖色光芒,在这个神奇的影承之国中,居然是有类似于“电”这种东西存在着的。
  在经过最初的震撼之后,温和向艾若详细地了解了一下这个跨越时空东西。
  他们称这些类似于电的能量为“魔能”,它们是由王国的魔晶转化室转化出来,然后通过魔能网络直接输送到全国各个地方的,经过了两三百年的发展,魔能传输和运用技术的熟练程度,绝对不在地球的电能之下,甚至比电能的使用还要成熟!
  魔能网络是由王国直接操控的,可以精准地将纯净的魔能输送到网络内任何一个地方,这真的是几乎没有损耗的传送方法,温和根本无法理解,对于传送方法这一点艾若和伊芙也没法跟他说明什么,毕竟这些东西的层次太高,她们接触不到,也就无从去了解。
  魔能到了网络中的节点之后,会有专门的人将节点中的魔能分散发放下去,一级一级制度严明,最后,就连艾若这样居住在贫民区中的普通家庭,都能够免费享受到魔能的恩泽!
  最后,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艾若是可以自己控制这些到手的魔能的!
  可以自己决定魔能的使用方向,用来照明或者是用作其他用途,这间看似简陋的屋子里面,居然有许多的东西都能够靠魔能运转,温和不由地有些纳闷,这些魔能器械虽然仅仅是日常生活水平的,达不到军工的层次,但是也能够如此普及了吗?
  这些东西,应该还不到能够免费提供给全国人民的地步吧?
  “蹬蹬蹬蹬……”
  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温和的思绪,艾若疯疯癫癫地端着饭跑了上来,一脸诧异地看着温和,丝毫不顾黏在嘴角的饭粒:“啊咧?你怎么还没下来啊,伤势又严重了吗?”
  “没有没有,刚才走了个神,耽搁了点时间。”
  下了楼,圆桌上散发着热气的晚饭让人食指大动,虽说已经吃过很多天了,但温和丝毫没有吃够了的感觉,在伊芙那充满母性的微笑之下,他不客气地坐在了饭桌边上。
  吃饭的时候,没来由的,温和的心中总有一种强烈的不适感,如果非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如坐针毡。
  “你怎么了?”
  艾若似乎注意到了温和的异样,放下手中的叉子出声询问道,温和摇了摇头,用手中的两根小树枝扒拉了一口饭。
  没错,艾若和伊芙用的是刀和叉子,温和实在是用不惯这种西式的餐具,于是就从窗外的树上伸手揪了两根小树枝,略微处理了一下,就用来当筷子了。
  对于温和这种奇特的固执,艾若提出了很多次的异议,本意就是让他入乡随俗,结果都被他有意的无视掉了,而伊芙却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是妈妈级别的,各种各样的事情见的多了,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饭桌上的气氛异常的凝固,温和总是不由自主地处于一种心不在焉的状态,那感觉就仿佛有几十个人在他耳边说悄悄话一般,让他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艾若母女两人也注意到了温和的异样,询问之下,温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束手无策的两人只能让温和先上楼休息。
  然而原本正常的一切,都在温和坐在床上之后,变得不正常了起来。
  ………………
  睁开眼睛,昏沉感已消失不见,周围的环境却也不是之前养伤的阁楼卧室,一条昏暗的走廊从眼前直直地通了出去,走廊两边有着一道又一道的木门,墙壁上嵌着几盏蒙尘的旧式壁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压抑的环境,让人忍不住想要疯狂的呼喊,以控制自己心中那如滕蔓般蔓延的恐惧。
  温和心中猛地一惊,面前这样的景色似曾相识,不,说似曾相识有些不太合适,因为曾经的他,不止一次地见过这样的场景。
  他一步步地向前走去,木质地板的“嘎吱”声如同黑暗中的幽灵,如影随形地紧跟着他,空气中似乎满是霉变的味道,转过走廊的转角,面前的景象和之前,一模一样。
  继续走,继续转,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依旧没变,如同堕入了恐怖的轮回之中,无法自拔。
  “哎哟,稀客啊。”
  一道阴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温和猛地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人默默地站在他背后,如同自始至终他都一直静静地站在这里一般。
  人影缓缓走进昏黄的灯光之下,站在温和面前的,是他自己。
  “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温和不由地咽了口吐沫,他的心中有些恐惧,不料面前的“温和”却突然嗤笑出声:“你在害怕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温和皱着眉头,冷声说道,“让我出去。”
  “让你出去?”面前的“温和”冷冷地看着他,声音也如同带着冰渣一般,“才呆了几分钟就受不了了?那你想没想过,在这里呆了十几年的,我的感受?”
  “那是你自作自受。”
  听到温和的话,另一个“温和”不由地眯起了眼睛,那其中泛着凛冽的寒芒,看上去,就像是一匹饥饿的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