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二十一章 算是满载而归吧,乱舞刀塔第21章 算是满载而归吧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二十一章 算是满载而归吧

  “你……你没事吧?”
  温和回过头,只见艾若和咪尔一脸担忧地在背后看着自己,咪尔手中还拿着一个空的木桶。
  温和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自己还挂着冰碴的湿头发,一脸茫然地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谢天谢地,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咪尔长出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木桶,从边上扯起一条亚麻色的纱巾,盖在了冰蓝色飞蛙的展柜上面,“这个小东西名叫‘夺魂兽’,如你所见,它的外表看上去虽然无毒无害,但实际上它是一个极具攻击性的凶残猎手,只不过它捕猎的对象不是肉体,而是目标的灵魂。”
  “灵魂?”
  作为一个正统的无产阶级无神论的医疗工作者(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医学院学生,但温和坚信自己未来一定会成为一名腻害的无产阶级医疗工作者),怎么会相信有“灵魂”这种东西的存在,如果真有这东西,那在医院工作不该天天撞鬼啦。
  没想到,咪尔却一脸正经地解释道:“没错,灵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载体,成型的精神载体就是灵魂,而这种夺魂兽,就是以精神载体,也就是灵魂为食,一旦和它们对视过久,他们便会从精神层面蚕食你的灵魂,如果没有人救援的话,最后便会成为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你……你没事吧!”听到咪尔说的这么严重,艾若担心地围着温和转了好几圈,确定他没有缺胳膊少腿之后,才长出了一口气,“咪尔姐姐店里的东西千奇百怪,你能不能别随便乱碰!”
  “我,我没碰啊……”温和都快哭出来了,谁能知道就是看一眼还差点变成植物人,“我就是闲的没事看了一眼……”
  “魔法物品在很大程度上对于门外汉来说都是有威胁的。”咪尔适时地在边上给了温和一句,只见她从柜台边上掏出一个红色的小袋子,从里面倒出来一颗鸡蛋大小的米黄色石头,递给温和,“给,把这个揣兜里。”
  “这是啥?”
  温和把这个米黄色“鸡蛋”举在眼前,仔细地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看起来像个鸡蛋,摸起来也像个鸡蛋。
  温和邪恶的想到,这不会就是个鸡蛋吧?
  “这是生命之卵,贴身放着就行,平时你生命状态良好的时候它会自动储存你身上的生命状态,等到你生命状态不佳的时候,它就会缓缓释放储存的生命能量,不管是饿了渴了还是病了,它都管用。但是由于效果缓慢,所以只能起到暂时的缓解作用,之后身体平衡的恢复还是要靠自己的,你刚才被泼了一桶冰水,不处理一下是会生病的。”
  居然……还真是个蛋。
  “那个,带着这个……卵,衣服会干吗?”
  “衣服又不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怎么会干。”咪尔从柜台,同时也是她的办公桌上抽出一张卡片,顺手扔进了墙角的壁炉里,下一秒,黄色的火苗便从壁炉里面窜了起来,“来这边烤一下吧。”
  魔法真方便,虽然连点个火都要搞的这么高大上。
  ………………
  温和的衣服直到下午才完全烤干,期间艾若拿着卖掉魔核的报酬,跑到主城区里采购去了,没了艾若,咪尔也恢复了之前的样子,跑回里屋研究魔法去了,偌大的魔法用品店里,只有温和一个人在烤火。
  温和把兜里的生命之卵握在手中,感受着它那微微的热度,一种很神奇的感觉顺着手掌蔓延到心脏,再由心脏发散到全身,安静的店内没有一丝丝的声响,在这样的情况下,温和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疲惫。
  然后就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开始暗下来了,灰色的云层布满了整个天空,看上去给人一种沉闷压抑的感觉。
  “你睡醒啦?”
  艾若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温和抬头向后看去,不料却在正上方,看到了艾若的小脸。
  四目相对,又是谜一般的尴尬……
  温和赶紧避开自己的眼神,干咳两声岔开话题:“咳咳,啊……睡醒了,好像,好像要下雨,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嗯,嗯啊,该回去了。”艾若也抿着嘴说道,没接触过异性的她自然比温和还不如,她根本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是都怪你,咪尔姐姐说你的精神可能受到了一些创伤,让我别贸然叫醒你,结果天都黑了!”
  “好啦好啦,艾若你也别埋怨他了,毕竟和夺魂兽对视过,感觉到疲惫是很正常的,外面好像快要下雨了,你们走快点,应该能在下雨之前赶上回家的魔能马车。”咪尔从店外推门进来,一脸歉意地说道,“非常的抱歉,我今晚有魔法课要上,没办法留你们过夜了。”
  原来那种公交车叫“魔能马车”,话说回来好像没有马啊?
  “没事没事,我们能回去的。”艾若走到门口,把她自己的长刀背在身上,背上背包之后,捡起边上的另一把骑士佩刀,递给温和,“这是我去给你买的武器,总不能每次训练都用木剑,把那个包背上,我们得快点了。”
  结果艾若手中的骑士佩刀,沉甸甸的,温和的嘴角微微上扬,认艾若当师父让她教自己战技,一方面是自己顺着她的意思,毕竟这些天的接触下来,温和很清楚艾若是个什么样的性格,虽然是个天然呆,但是在自己认定的方向上绝不会有半点的疑虑。
  至于另一方面嘛,那自然是每一个男人打心底都有一个武侠梦,希望自己会十八般武艺,打遍天下无敌手,而且就算自己拒绝了她,她也绝对会想其他法子来回报自己的,与其那样,还不如让她当自己的师父。
  没准还能学到点真东西回去吹牛比呢。
  提着刀,背着包追着艾若一路奔驰,内城区的店铺都已经闭店了,剩下的寥寥数家也在进行这关门前的打烊工作,街道上的行人也没有几个,此时温和才发现艾若那看似瘦弱的身躯里面真的隐藏着一股可怕的力量,自己全力以赴才勉强能够跟得上她,而她似乎没有丝毫的吃力感。
  果然,和她差的太多了,可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开启成为英雄的大门,那么那些成名的英雄,会拥有多么可怕的力量?
  想都不敢想。
  来到主城区,街边灯火辉煌的店面不说,主干道上一片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更是和内城区截然相反,小贩们的吆喝声并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雨天有着丝毫的衰减,相反的,人们都想在下雨收摊之前多做一笔买卖,多赚几个钱。
  坐上回贫民区的魔能马车,倦意又悄悄地爬上了温和的身体,先前夺魂兽对温和这种普通人造成的精神伤害确实比较严重,以至于他到现在都感觉浑身疲惫,一股睡不醒的感觉死死地缠绕着他。
  “困了就睡一会儿吧,到了我会叫你的。”
  艾若那温柔的声音突然在温和耳边响起,这句话对于他来说简直如获大赦,先前已经睡了一个下午,返程了路上还睡的话,总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嗯……那,那就麻烦你啦。”
  呢喃般的话语被温和努力地吐了出来,说完他便沉沉地睡了过去,一边的艾若表面上看着车窗外面,暗地里却在偷瞄着身边的温和,确定他真的睡着之后,艾若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好奇怪!
  上午在内城区街道上,发生的那场“尴尬的跌倒事件”,直到现在都清晰地浮现在艾若的脑海之中,对于从未接触过异性的她来说,那是一个她从未踏足,也从未了解过的领域,虽然当时特别的丢人特别的尴尬,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被他拦腰抱着的体验却有着另外一种感觉,说实话,并不讨厌。
  而且还有点小期待什么的。
  想到这里,艾若不由猛地晃了几下脑袋。
  你这个笨蛋,在期待什么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