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二十六章 羞耻度MAX的开包咒语,乱舞刀塔第26章 羞耻度MAX的开包咒语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二十六章 羞耻度MAX的开包咒语

  “妈妈,妈妈……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冷静下来之后,得到片刻喘息的温和才有时间去检查艾若的状态,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触手所及全是一片滚烫。
  发烧了。
  看来先前不论是咪尔对她感情的利用与欺骗,还是她父母的慷慨赴死,都对她的心灵在短时间之内造成了极大的创伤,精神极不稳定的她,再加上逃亡的紧张与绝望,被冰凉的雨水一淋。
  真是想不发烧都难。
  听着迷糊状态下的艾若口中那轻微的呢喃声,温和不由地叹了口气,顿时感觉精神有些恍惚,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一切都还那么正常,可是眨眼之间,就好像做梦似的,一切全都不正常了。
  温和顾不上自己,现在必须先擦干艾若身上的雨水,如果一直让湿衣服糊在身上,不光体温无法回升,就连病情也会加重。
  抓起毛巾一脸焦急的温和,在回头的一瞬间,突然愣住了。
  这时,温和才注意到艾若身上穿的,是她自己的丝质睡衣。
  丝质睡衣!
  之前的情况紧急,在那种状态下,温和根本顾不得艾若身上穿的是什么,只要她还穿着衣服,温和就不会觉得奇怪,虽然现在她的衣服上沾满了泥泞,可是被水打湿之后就会紧紧贴在身上的特点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虽然光线非常的昏暗,但是由于白色睡衣上面的污渍相当明显,以至于艾若那前凸后翘的完美线条,便没有一丝丝保留地展现在了温和这个老处男眼前。
  于是,温和变相地把艾若看光了。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一脸通红的温和赶紧低着脑袋,嘴里默默地念叨着,半靠感觉半偷瞄着,努力地擦起艾若身上的水渍来。
  不知道是因为太累,还是因为太过悲伤,艾若一脸疲惫地躺在床上睡着了,湿漉漉的衣服根本无法用一条毛巾解决,温和扭头看了看桌子上的干净衣服,然后回头看了看面前脸色通红的艾若。
  咬了咬牙。
  ………………
  在一阵不可描述之后,总算是给艾若换上了干燥的衣服,也多亏神秘人提前准备的是那种比较宽大的、外形类似于魔法袍的衣服,否则真是要把温和急死了。
  喂着迷迷糊糊的艾若喝了几口水之后,温和轻轻地给她盖上了被子,将毛巾浸湿,搭在了她的额头上。
  做完这一切的温和不由地惨笑了一下。
  就现在这个样子,如果出现的是追兵,别说找空隙逃跑了,连躲藏都是问题。
  事已至此,温和也看的开了,就和之前自己所说的豪言壮语一样,大不了就是一死!
  有了如此觉悟的温和也不再急躁,确定艾若是睡着的状态之后,他便轻手轻脚地开始打理自己的身上。
  按部就班地用毛巾擦干,换上新衣服之后,温和便饶有兴致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暗红**法袍,在那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一瞬间的错觉,开始怀疑起这一切是不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很不幸,似乎并不是。
  窗外黑暗中的脚步声,虽然小到几乎淹没在了雨声之中,但在精神全部集中到耳朵上的温和看来,却如同混乱的噪音一般清晰可闻,他仔细地辨别着,确认了脚步声是一人发出,并且毫不急躁之后,不由地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老天还是眷顾着自己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接下来是楼下走廊门响的声音,片刻之后,温和再一次见到了那个神秘人。
  “她怎么样?”
  神秘人一进屋,便伸手打开了灯,突然的光明刺的温和几乎睁不开眼:“把灯关掉吧,太显眼了。”
  “放心吧,不会再有追兵了,并且我已经布好了侦查守卫,只要有人接近,我会在第一时间知道的。”神秘人冷静的声音顿时让温和也镇定不少,“她的状态怎么样?”
  这是温和第二次听到“侦查守卫”这个名词。
  虽然神秘人的脸一直板着,但是从他重复的问话中,温和也听出了他对于艾若的关心。
  温和偏过头,一脸担忧地看着床上的艾若,低声说道:“我暂时给她处理了一下,她受的刺激太大了,需要休息。”
  “今晚你们就在这里暂时休息一下吧,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清除了你们两个留下的踪迹,并且已经在这间屋子里设下了隐匿气息的结界,关上灯之后,不会有人发现你们两个在这里的,把这个给她喝了。”
  神秘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一个淡绿色的小瓶子,递给温和之后,他便转过身体,双眼凝视着窗外那漆黑的雨幕。
  “明天天亮了之后,我的结界便会开始减弱,你们两个便早点动身,启程向东走,一直走到东部海岸,这两件魔法袍可以阻碍其他人对于穿着者的认知,能够帮助你们隐藏身份,路上不要招摇,到了东部海岸之后,坐船离开吧。”
  说完,神秘人便再次从腰间的小皮包上摸了摸,一个与之相同款式的小皮包变魔术似的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将小皮包递给温和,神秘人嘱咐道:“把这个带上,这里面有一些金币,虽然不算很多,但是也足够你和她找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启一段新生活的了。”
  温和接过小皮包,疑惑地掂了掂,几乎感觉不到它的重量:“这是什么?”
  “这是物品包,用自己的血液激活烙印之后,它就是你个人的东西了。除了你之外,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从里面拿出你的东西,除非……”
  “除非什么?”
  看着神秘人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温和出声问道,不料神秘人却耸肩笑了笑,低声说道:“除非你死了。”
  一阵恶寒。
  “当然你主动转让也是可以的,除了活的东西,你几乎可以把任何东西放进去,只要里面还有空间,并且能够盛的下你想要放进去的东西。”神秘人似乎很欣赏温和的精彩表情,欣赏完了之后他继续说道,“如果没有任何人滴血激活烙印,那谁都可以往里面放东西,只不过取不出来罢了,取出来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摸着它心里默念咒语就行了。”
  “咒语?那是啥?”
  “宝贝包包我是不是天下第一帅……”
  听到神秘人一脸羞涩地说出的脱戏“咒语”,温和的脸上印着一个大写的懵比。
  满满的全是槽点,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该从何处吐起了。
  看着温和咯到蛋一样的表情,神秘人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咒语又不是我定的,是制造者定的,你这个还算好的,我这个的咒语是‘宝贝包包我要从你的里面拿东西了哦’……”
  羞耻心爆棚的两个大男人捂着各自的脸,无言以对。
  “咳咳,回归正题。”靠着咳嗽掩饰尴尬的温和出声说道,“首先谢谢你对我们的帮助,其次,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
  “我是谁你并不需要知道,帮你们也是受人之托罢了。”
  “那个人是谁?”
  “这你也不需要知道。”神秘人摇了摇头,指着床上的艾若说道,“你只需要记住,找一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照顾好她,静静地过完下半辈子,就行了!”
  说完,神秘人便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