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六十六章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乱舞刀塔第66章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六十六章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

  迪娅加拉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有些担忧地看着窗外灯火辉煌的主赛场,爱尔蒂尼则在她身边静静地站着。
  “居然遇到了这个棘手的家伙。”迪娅加拉紧了紧身上披的衣服,低声说道,“唉,虽然知道他也许能轻松应付,可还是会忍不住担心,这家伙要是就这么被淘汰了,真是浪费了我拼死拼活打来的晋级机会。”
  “担心他之前,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爱尔蒂尼没好气地说道,“中午的时候我去找他,他可是一脸的不开心。”
  “切,我……我才不怕他呢。”
  虽然嘴上蛮硬的,但是迪娅加拉还是不由地打了个冷颤,温和就属于那种最典型的好脾气,正因如此,好脾气的人生起气来才是真的可怕。
  就比如上次和爱尔蒂尼两人偷偷跑去灰林遇险的那次,真是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偏偏还没法还嘴。
  “嘴上说着不怕,身体确是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反正这次惹他生气的可没有我。”
  “你这小子!”迪娅加拉一伸手,就猛地掐了身边的爱尔蒂尼一下,不理会后者那充满怨念的眼神,吹了吹自己的小手,自言自语地说道,“别以为你长得像个女人,我就真的会把你当成个女人了!”
  就在爱尔蒂尼刚要还嘴的时候,坐在两人身后沙发上的一个人影突然出声说道:“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闹了,加拉,如果你不养好伤,明天的十六强比赛,我会去帮你申请缺席的!”
  听着身后那威严的声音,迪娅加拉不由可爱地吐了吐自己的小舌头,气鼓鼓地撒娇道:“知道啦,我好好养伤就是了~”
  “你们两个也不用太为那个D组的小家伙担心,我观察过他的战斗。”威严的声音顿了一下,突然夹带了些微的笑意,“非常的有趣。”
  “那,阿斯兰帝叔叔,你觉得他获胜的机会有多大?”爱尔蒂尼转头问道,“他是我们两个的好朋友,我们还是……有点担心他的。”
  被称为阿斯兰帝叔叔的人站起身,缓缓地走到观战窗前,高大的身躯看上去健硕无比,岁月的沧桑虽然映射在他的脸上,但却依旧无法掩盖住年轻时留下的帅气,唏嘘的胡茬没有一丝杂乱,更是平添了许多神秘与霸气。
  阿斯兰帝?威暹罗!
  影承之国第八殿,威暹罗家族现任族长。
  “说实话,小蒂尼,我不知道。”阿斯兰帝摇了摇头,看着窗外轻声说道,“战斗这种事情本就变幻莫测,即使是我也不敢随意断定胜负,我戎马一生,见过无数场的压倒性胜利,也见过无数场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翻盘之战,如果非要让我说个结果的话,那肯定是实力较强的一方获胜的机会较大。”
  “您的意思是……”爱尔蒂尼摇了摇嘴唇,低声问道,“梅森会赢?”
  “我可没有说的那么绝对。”阿斯兰帝笑着说道,“我只是说机会较大而已,毕竟他显露在外的实力似乎比你们的那个朋友要强上不少。”
  “温和也很强的!”一直默不作声的迪娅加拉突然扭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出声反驳道,“你没见过他厉害的时候,我和蒂尼都见过!”
  “别激动啊。”阿斯兰帝伸出自己那宽厚的手掌,笑着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小脑袋,轻声说道,“你的那位朋友,有趣就有趣在这里,他在隐藏着自己的真正实力,而且不是一点半点,我说过你们说的那个梅森显露在外的实力要比他强上不少,可是隐藏起来的实力……”
  “隐藏起来的实力还是温和比较厉害对不对?”
  “这一点,我没有和他交过手,不知道。”阿斯兰帝眯着眼睛,看向场中即将开始的最后一场战斗,“这种实力上的未知会产生很大的恐惧,我相信他的敌人只要不是个傻子,稍微了解他一下就能知道他隐藏了实力,恐怕会加倍小心的吧。”
  “所以,如果他们两个真实的实力如果差不多的话,你的朋友应该会陷入苦战,而且有很大的概率。”
  阿斯兰帝顿了一下,扭头迎向自己身边的两个期待目光,说出的话语却不带一丝的情感与偏颇。
  “会输!”
  ………………
  会场中,亚历山大伯爵那雄浑的声音随着扩音魔法回荡在赛场之上:“下面,将进行本届试炼圣殿选拔赛正赛第二轮的最后一场比赛,对战双方是A组优胜者梅森,和D组优胜者温和!”
  其实,早在亚历山大伯爵宣布对战双方的之前,整个主会场中已经有一半多的观众先行退场了,他们虽然听说过这个D组优胜者温和的传说,但依旧没人认为他能够击败曾经挺进四强的梅森。
  骑士学院近九百多年的历史中,从未有任何一个D组参赛者能够打进十六强,这不是传闻,而是铁一般的事实。
  虽然听说这个温和在正赛第一轮击败过一个不知名的A组优胜者,但那种人怎么能够和大名鼎鼎的梅森相提并论,所以,这个温和能走到这里虽然很不容易,但是他的选拔赛之路,也该结束了,最后这一场比赛绝对是单方面的实力碾压,甚至一招就会分出胜负。
  这种普遍的想法,再加上整整看了一天的比赛的疲惫感,这场“单方面的实力碾压”对于挑剔的观众来说确实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于是一多半的观众们自然就先行退场了。
  除去走出主会场的人不算,滞留在观众席上的人们中,只有很少很少的一小部分还在继续观看着这最后一场比赛,而他们中的大部分,正在退场。
  总之,这场比赛没几个人认真看就是了。
  “嘁!”
  光着膀子的梅森通过传送法阵进到了赛场之中,抬头一看,偌大的观众席居然已经空了一半还多,他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差。
  虽然抽到一个弱小的对手会让晋级变得非常轻松,但是跟这种对手交战还真是提不起兴致,赢了感觉到任何的成就感,而且别人也不会称赞自己。
  还得小心别失手一拳把他打死了。
  打死?
  想到这里,梅森突然愣了一下,旋即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残忍的弧度。
  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打死过人了!
  这个D组的小子,要怪就怪自己的运气不好吧,谁叫他不早点被淘汰掉,非要死撑到现在。
  主赛场另一边的传送法阵缓缓亮起,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渐渐浮现,梅森喘着粗气看着这个孱弱的对手,反正马上就要被自己打死了,他也懒得打招呼什么的了,如同一只盯上了猎物的老虎一般,嗜血的兴奋在他的身体里疯狂涌动着。
  看着赛场中的梅森,阿斯兰帝微微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从这家伙那病态的表情上来看,他似乎,想要对手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