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八十七章 我不许你去,乱舞刀塔第87章 我不许你去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八十七章 我不许你去

  踩过了无数道传送法阵,温和感觉自己的脑浆都快被那些莫名的加速度转成豆腐脑了,他跟着大部队浑浑噩噩地向前走着,丝毫不在意周围环境的变幻。
  从试炼圣殿中苏醒之后,温和发现自己居然一丝不挂地躺在进来的地方,而且神奇的是,就算衣服没了,物品包居然还静静地躺在一边。
  也幸亏不会有人再进来,否则这个样子如果被人看到,那还真是丢人丢到家了,随便从物品包里找了一件备用的衣服穿在身上,温和就这么狼狈不堪地出了试炼圣殿,回到学院的他,面对学院高层那审讯一般谈话,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也不想回答。
  似乎除了身体强韧了一些,左眼变成了蓝色之外,温和跟进入试炼圣殿之前没有任何的区别,在经过了一系列明的暗的测试之后,学院的高层终于放弃了,于是,他们对于温和这样的“庸才”彻底失望了,在试炼圣殿里面待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在里面的时候奇迹般地活着出来了,结果却没有获得任何传承,没有获得任何力量!
  “这么长时间,你难道一直在里面睡觉吗?!”
  被这个肥头大耳的麻末皮副院长死死盯着,温和实在是没有什么回话的欲望,看着他那张白天辟邪,晚上避yun的面孔,没当场吐出来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
  但是仔细这么一下想,温和又觉得面前这个所谓的副院长说的并没有错,在试炼圣殿的这段时间中,自己似乎确实一直都在睡觉,于是他就在学院的审查小组面前干干脆脆地点了点头。
  “大部分时间吧,不是一直在睡。”
  然后,温和就接到了一份学院分发给他的委任状。
  他并不知道委任状上所说的那个“双子峰哨站”到底在什么地方,对于这个国家目前的严峻形势他也不怎么关心,试炼圣殿也去过了,并没有想象中的增加上千年功力,甚至于他都不知道这个岗哨之眼到底有什么用处,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奋斗的目标,一股难言的空虚感充斥着他的胸膛,夹杂在一群刚过了半年学院生活的新学员中间,茫然地跟着队伍前面的骑士前进着,一路上他都在胡思乱想,一会儿是艾若,一会儿是迪娅加拉,一会儿是地球世界。
  同行的新学员没有人敢去跟这个沉默寡言的学长搭话,他们和温和可不一样,对于王国现在的局势,他们可要清楚的多,在得知了温和的目的地是双子峰哨站,而且他是被学院发配过去的之后,这些人不由地有些幸灾乐祸。
  温和也不在意,继续一个人沉默地跟在队伍的最后。
  自己在试炼圣殿中睡了整整一年,听说现在王国内一片混乱,不知道爱尔蒂尼怎么样了,迪娅加拉怎么样了,恶魔入侵把这个安逸的国家搅得天翻地覆,不知道这两个人能不能在这纷乱的世界中,保护好自己。
  离开艾若,已经两年了!
  自己承诺过,一定会拯救她,可是现在,他的心中却充满了一种未知的恐惧。
  遮面之岛为什么要抓走艾若?
  如果她没死,那这两年她会发生怎么样的变化,再见到的时候,还是自己熟识的那个天然呆吗?
  在到达了某个营地之后,温和便一头扎进了分配给自己的临时休息室,他不想说话,也不想与人接触,也许是过了太长的时间,他的心似乎被自己给封了起来,陷入了一种近似于冬眠的状态。
  而这种糟糕的情况,终于在到了这个营地之后的不久,发生了改变。
  “敬礼!”
  听着屋子外面由远及近的马蹄声,和领队骑士那激动到颤抖的喝令声,坐在床边的温和却连眼皮都没动一下,试炼圣殿中身躯破碎的经历似乎让他的感官变得无比敏锐,他能清楚地感觉到从战马上一跃而下的是一个急躁的家伙,身后紧紧跟着的应该是副官或者侍卫,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似乎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直接奔着自己的屋子就冲了过来。
  原本虚掩着的房门被人猛地推开,一道久违的呼声骤然出现在温和的世界里,如同一道震荡的春雷,将冬眠的温和吵醒了。
  “温和!”
  坐在床边的他,呆愣愣地看着门口一身戎装、满脸嫣红的迪娅加拉,没搞清状况的他一下子就被这个威暹罗家族的小公主扑倒在了床上,发现门口还有许多双快要掉下来的眼珠子之后,温和一脸尴尬地想把迪娅加拉从身上推下去。
  “那,那个……我说……”
  话还没说完,他便感受到了身上女孩子那轻微的颤抖,听着她那死死压抑住的呜咽声,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忍心就这么把她推开,反而是轻轻地抱住了她。
  门口下巴都快掉在地上的人们此时都发现了自己的多余,也不知道是谁识趣地伸手关上了房间的门,温和终于不用再体验那种被人围观的尴尬感觉了。
  没了旁人的欣赏,温和也回过了神来,他抱着迪娅加拉坐起身,用手轻轻抬起她那梨花带雨的小脸,大嘴一咧,笑着说道:“这么久没见,哭什么啊。”
  “我,我只是不小心摔倒在你身上,疼哭的!”
  冷静下来的迪娅加拉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挣扎着从温和怀里钻了出来,抹着眼泪一脸傲娇地辩解着,温和也不揭穿她,只是缓缓整理着自己胸前被泪水打湿的衬衫,带着满脸的戏谑,坏笑地看着身边一副“小乖乖”架势的迪娅加拉。
  “你……你看什么!”温和那猥琐的眼神让迪娅加拉越来越不好意思,最后小公主的傲娇终于爆发了,她伸出右手狠狠地掐在温和的腰肉上面,使劲一拧,“这么长时间也没个讯息,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哎疼疼疼疼疼……”被狠掐了一下的温和一下子跳了起来,盯着面前的迪娅加拉抱怨道,“我没死也得让你掐死,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招了!”
  “哼,我姐姐教我的!”
  “就不能跟你姐姐学点有用的,比如做个贤妻良母什么的……”
  迪娅加拉晃了晃那可爱的小脑袋,充满炫耀意味地一挑下巴,旋即,她就看到了温和那冰蓝色的左眼。
  “你的眼睛……”
  “别人送的我一个小礼物。”
  说到这里,温和的表情不由地有些落寞,他真的没想到,罗克所说的最珍贵的东西,居然就是他自己的眼睛。
  “没瞎吧?”
  好好的气氛,被这个傻妞一句话就给毁了。
  “没瞎!”温和没好气地回答道,“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
  “先不说这个。”迪娅加拉的语气瞬间凝重了下来,“双子峰哨站,你不能去!”
  “为啥?”
  “……因为我不许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