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百零五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乱舞刀塔第105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百零五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默由莉没敢直接把命令宣布下去,而是先把温和找来,直接传达给了他这个正牌哨长,温和听完这条命令之后的反应,和她一模一样。
  无言的沉默。
  “军团传送门,怎么摧毁?”
  默由莉看着温和的眼睛,轻声说道:“一般来说,军团传送门都有能量的供应,只要我们切断能量的传输,就能够终止传送过程,但是传送门已经建立,恶魔们如果强行在另一边灌输能量,还是能够继续进行传送的。”
  温和摇了摇头,扶着下巴目视远方:“有没有简单粗暴一点的方法?”
  “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直接摧毁传送门……”说到这里,默由莉突然顿了一下,旋即她灼灼地盯着温和,“如果用你今天的使用的那个武器,说不定能行!”
  不料温和却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激动,反而轻轻摇了摇头:“我们还有多少时间,最晚什么时候出发?”
  “总部下的是加急指令,应该立即出发,现在的正面战场可能已经打起来了,我们最晚,天黑之前也必须行动。”默由莉看着温和忧心忡忡的样子轻声问道,“那个武器……不能用了吗?”
  “能用是能用,但是我们没有火药了。”
  温和想到这里就恨得牙痒痒,那个该死的迪达拉,把整整一桶火药都给压进了那最后一枚炮弹中,否则虽然时间很赶,却也未尝不可尝试再做几发炮弹。
  “时间不够,根本来不及去寻找用来制作火药的硝石了。”温和舔了舔嘴唇,眯着眼睛的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感觉,“我们只剩下一发炮弹……一发打出去不会炸的炮弹。”
  “怎么办?”
  温和的大脑飞速运作着,如果去,双子峰口的后面是恶魔的大本营,以哨站这几千号人,去了估计也是十死无生,至于能不能完成任务摧毁传送门,那就是另一个说法了。
  可是如果违抗命令不去,那哨站里这些人最后一定也会被安上一个“战时抗命”的严重罪名,到头来一样是死路一条。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守军全都是死囚,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刑满释放,为了活下去,可现在的这一纸命令,几乎是直接宣判了他们死刑。
  怎么办?
  沉默了许久之后,温和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默由莉轻声说道:“把所有人都集合到广场上面,我要告诉他们这个消息。”
  “你……”
  默由莉欲言又止,看着温和那冰蓝色的左眼,阻止的词汇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短暂的停顿之后,只能冲着温和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遵从您的命令。”
  默由莉走了之后,温和独自一人冲着东边发着呆,来到这个刀塔世界,自己从未停歇,好像西天取经似的一难接着一难,每一次都被命运女神逼的走投无路,以至于都快习惯了。
  “唉……怎么可能就这么死在这里,还有人等着我去救呢。”
  温和长出了一口气,抬起双手伸了一个懒腰,自言自语地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虽然击退了来犯的恶魔部队,但是双子峰哨站的守军战士们还没来得及脱掉身上的盔甲,就又被召集到了哨站内最大的广场上面。
  人们面面相觑,没有敌袭警报,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召集在这里,就在他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温和穿着盔甲,一步步走到了最前面的点兵台上面。
  默由莉一言不发地跟在温和身后,她不知道温和的决定是对是错,凭借女人的直觉,她感觉自己甚至已经预见到了温和的下场——身为死囚的守军们杀掉哨长,为了活下去而扼守在双子峰哨站,公然违抗总部的命令。
  这几乎是一个必然的事实。
  虽然她与温和非亲非故,但在这绝望的地方,绝望的时刻,他们两个所能倚仗的只有对方,如果他死在这里,那她也没什么活下去的可能。
  毕竟他们两个代表的,是身后的护国联军。
  默由莉很清楚,支撑着她站在这里抗击恶魔的不是什么命令,也不是什么责任,而是她对这个国家,对这片生她养她土地的热爱!
  王国虐我千百遍,我待王国如初恋。
  一个骑士最好的归宿,也许就是马革裹尸为国捐躯,默由莉知道自己的身份,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温和踏上了扩音法阵,低沉的声音随着扩音魔法,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了。
  “兄弟姐妹们,我叫温和,是新来的哨长,我想大家来这里的原因都没什么区别,我和你们一样,应该也是一名死刑犯。”
  在温和发声的第一时间,人群们就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盯着台上的温和,倾听着他的心声。
  “说句实在话,我挺不喜欢这个国家的,黑暗与腐朽已经弄得民不聊生,没有人知道生活在最底层的我们每天过着怎样的日子,也没有在乎我们那如同蝼蚁一般的生命。”
  “刚刚,我接到了总部的一条命令,命令很简单,但做起来也许很难,命令要求我们最晚在日落时分,向双子峰口推进,摧毁位于黑曜石森林的军团传送门。”
  温和此话一出,整个广场上顿时人声鼎沸,如同在热油中倒了一碗凉水,守军战士们瞬间炸开了锅。
  “安静一下,请安静一下,听我说完!”
  在温和声嘶力竭的呼喊之下,场面总算是平静了下来,温和身后的默由莉长出一口气,她真是想象不了如果刚才士兵们集体暴动,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果!
  “我不会要你们跟我去死,我也没有资格要求你们跟我去死。”温和惨淡地笑了一下,“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是陌生的,是孤独的,在这里,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我原本可以无视这该死的命令远走高飞,但是我做不到。”
  “因为如果我一个人走了,你们都会死。”
  “你们和我不一样,你们也许有朋友,有父母,有孩子,而他们还在等着你们回去。”
  “战时违抗命令,我们必死无疑,但摆在我们面前的求生之路却也满是荆棘,我不会强求什么,我和默由莉会前往双子峰口,在那之后,你们就各回各家吧,最好分开走,走的快一点,别被联军发现了。”
  温和的话语震颤全场,说完,他便缓步从扩音法阵上面退了下来,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呆呆地看着台上的温和,一个字,乃至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良久之后,数百人无一行动,无一出声,整个哨站的时间如同静止了一般,温和叹了口气,重新站上扩音法阵,轻声说道:“你们还在等什么?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哨长大人!我雷瑟也没家人没朋友,我跟你们一起去!”在这煎熬的时刻,士兵长雷瑟突然站了出来,雷鸣一般的声音即使不借助扩音法阵也飘散到了广场的每一个角落,说完之后他笑了,那笑容中有苦涩,有释然,“当年如果我的长官像你一样,能够为我们这些士兵着想到这种地步,我也不至于落得个违抗命令杀害长官的罪名,什么都不用说了,没人去,我陪你们去!”
  “俺,俺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