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百二十章 战士悲歌,乱舞刀塔第120章 战士悲歌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百二十章 战士悲歌

  虽然传送平台边上的恶魔已经被悉数剿灭,但是以远征军目前的实力来说,想要在短时间内切断传送大树与平台的联系,根本就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单单是想要把这些纠缠在一起的绿色藤蔓全部切断就需要大量的时间,更别说边上还有一个扇阴风点鬼火的暗影恶魔了,虽然还没有凝成实体无法直接介入战场,但是他却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帮助藤蔓飞速愈合。
  “弱小的凡人们,你们居然妄图和神作对?”
  “居然大言不惭到自称为神。”温和强忍着自己灵魂的哀嚎,一刀劈断了面前的藤蔓,“你算个屁啊!”
  虽然远征军坚持不懈地努力着,但藤蔓实在太多,也恢复的太快了,眼看着暗影恶魔那虚无的身体愈加凝实,绝望与恐惧在人群间汇聚。
  这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恐惧。
  就在这个时候,温和身边的迪达拉突然一把拉住了他,迪达拉的眼神凝重而又决绝,那其中还夹杂着另一种东西。
  视死如归。
  “哨长大人,我是一名空间魔法师,虽然对于空间法术来说我也是一知半解,但是对于如何摧毁这种以灵魂为能源的传送门来说,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迪达拉的声音空灵而镇定,如同此刻站在面前的不是一个曾经的死刑犯,而是一个,清澈的灵魂。
  “你想……干什么?”
  “现在传送门正在拼尽全力的传送这个恶魔,单向运转的它,内部的能量架构可以说是脆弱不堪,以灵魂为源动力的传送门,只有灵魂才能撼动。”迪达拉咧了咧嘴,露出了一个笑容,“用逆向灵魂的冲击,扰乱其能源的传送,破坏其能量的汇聚,只要打破了它内部的能量平衡,这扇地狱之门,就会自己崩塌。”
  “用灵魂逆向冲击?怎么做?”
  “很简单,冲进传送门就行。”
  看着迪达拉的笑脸,温和心中隐隐有着一丝不好的预感。
  “冲进传送门?可是去了地狱,怎么回来?”
  “现在的传送门正在单向传送能量,如果这个时候从反向冲进去,是不会开启它传送功能的,只会对它内部的能量平衡造成巨大破坏,就像是反制敌人的魔法一般。”迪达拉露出了一个温和最不想看到的笑容,扬声说道,“只要没了平衡,这扇以灵魂为动能的军团传送门便不复存在!”
  “可是进去的人怎么办?传送门没了,他们怎么回来?”
  “大人,我想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迪达拉的声音不大,但却带着一种响彻天地的通透感,在那一瞬间,整个战场似乎都在倾听着他的声音,“扰乱能量平衡,是要以灵魂作为代价的。”
  “你,你在胡说什么!如果,如果你的这个方法,没用怎么办!”
  “相信我吧,大人,在空间魔法方面,我懂得比你多得多。”迪达拉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你和我们都很清楚,在这个可怕的怪物出来之前,我们根本不可能摧毁这扇传送门,到那个时候,我们不光会死在这里,甚至可能会成为全王国,乃至全世界的罪人,既然如此,我只能奉献出我的最后一份力量。”
  迪达拉站在温和面前,小心翼翼地将怀中的一块白色水晶递给了他,然后向他行了一个标准的战士礼。
  “温和大人,你救过我的命,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是个死刑犯,如果没有你可能早就死在双子峰哨站了,能多活这么长时间已经够本了,现在居然还能用我的命来拯救我的家乡,我的世界,我已经赚够了。”
  “不要,不要放弃,我们……我们还有希望!”
  迪达拉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轻轻地摇了摇头。
  温和看着他的笑脸全身僵硬,苍白的话语却显得那么无力,这感觉和一年前艾若被抓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怯懦绝望,无能为力。
  “温和大人,我给你的是一块记录水晶,它真实地记录了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我们这些人中你的实力最强,我希望你能够活下来,把这块记录水晶带回去,告诉我的孩子们,他们的父亲并不是坏蛋。”
  说到这里,迪达拉的眼神中突然泛起了光芒。
  “而是守护了世界的英雄!”
  “不要——!!!”
  说完,不顾温和那撕心裂肺的制止声,迪达拉决然地冲向了位于滔天魔影下的那扇翠绿色传送门,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纵身一跃。
  “滚回你的地狱去,恶魔!!!”
  英雄的话语响彻天地,誓用生命守护身后的家乡,虽然曾经的他也许是个恶棍,可他早已在这救赎之旅中还清了自己的罪孽,战死沙场,是他最好的归宿。
  牺牲,也是种荣誉。
  短暂的沉寂之后,战场上剩下的远征军战士们一一行动了起来,不过他们的目标不再是面前不断恢复的绿色藤蔓,而是传送平台上那泛着绿芒的传送门!
  温和双手颤抖地握着手中的白色水晶,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追随着迪达拉的步伐,幸存至此的远征军战士们一个又一个地冲进了来自地狱的军团传送门,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与灵魂努力地切断着地狱与现世的联系,他们化成了一颗颗的镇魂钉,牢牢地钉在了暗影恶魔通往现实世界的大门上面!
  温和麻木地站在原地,看着那一张张同生共死的面孔出现在绿色的传送门前,带着解脱与释然,消失在那绿芒之中。
  跳上传送平台的雷瑟不甘心地一刀劈在身边的藤蔓上面,绿汁飞溅的瞬间,藤蔓便已复原,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扔下手中长刀,坚定的脚步一往无前,笔直地迈向军团传送门。
  站在门边上,雷瑟回过头,留恋的看了一眼这个他熟悉的世界,却突然和温和对上了眼。
  “哨长大人,如果有下辈子,我雷瑟,一定还跟着你!”
  冲着温和竖了竖右手大拇指,雷瑟转身,潇洒的步伐没有任何迟疑,纵身一跃,直接跳进了传送门里。
  “不——!!!你们这些凡人,怎么可能阻挡我的脚步!!!不可能!!!”
  暗影恶魔的身体依旧只是一个虚影,他需要时间,来恢复自己的力量。
  可是无力的嘶吼怎么可能阻挡远征军战士们的脚步,他们一个接一个步履坚定地走到传送门边上,抬起头,一口吐沫吐向半空中那滔天的魔影,带着不屑与骄傲,先后踏入了面前那扇通往地狱的传送门之中!
  “哈哈,迪达拉说的没错!”一个年长的基恩工人站在传送门边上哈哈大笑道,“滚回地狱去吧,恶魔!”
  说完,便和所有的先行者一样,消失在绿光的尽头。
  “温和大人,谢谢你救了俺妹妹,不过现在,俺们俩可能要辜负你的好意了。”李博文跟李思思缓步走到了温和的身边,他溺爱地摸了摸自己妹妹的头发,满眼不舍地说道,“都怪哥哥,让你受苦了。”
  胳膊上缠着绷带的李思思则轻轻摇了摇头,看着李博文坚定地说道:“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如果有来世,我还做你妹妹。”
  泪水顺着李博文的眼角滑落,堂堂一个八尺大汉,依旧哭的泣不成声。
  温和也想哭,可是纵使心如刀割,却流不下一滴泪水,他冰蓝色的瞳孔里,噙满了悲伤。
  “不……不要去。”
  干涩的词汇混合在沙哑的嗓音之中,连他自己都几乎听不到自己嘴里那乞求一般的声音,就只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李博文牵着李思思的手,纵身跃进了苍翠的传送门。
  天堂在左,战士向右!
  不是说,绿色是生命的颜色,是希望的颜色?
  为什么,我眼中的绿色,却充满了绝望与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