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百二十九章 平静的生活,与我无缘,乱舞刀塔第129章 平静的生活,与我无缘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平静的生活,与我无缘

  “反正不管怎么说,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对的。”温和愤愤地说道,“真是想不到他年轻的时候居然还经历过这样过分的事情。”
  “谁都有自己背后的故事,不过好在,那些都过去了。”
  “是呀,好在都过去了。”听着阿斯兰帝口中那充满了哲学感的话语,温和苦笑着摇了摇头,“那现在别说老爷子摆明了要跟守夜骑士团作对,就是拉上人马冲过去跟他们打一架,我也不会感到惊奇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们还是无法认同他的做法不是吗。”阿斯兰帝说道,“王国刚刚经历了恶魔入侵的磨难,人民需要的不是革命,而是和平安稳的生活。”
  “那些事情就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能决定得了的了。”温和放下手中的叉子,轻轻起身,“大叔你继续吃吧,我有些不舒服,得再回去睡会儿。”
  说完,温和转身便离开了放着火锅的桌子边,就在他伸手开门的一瞬间,身后的阿斯兰帝突然出声说道:“你还记得你进试炼圣殿之前聚会那晚,我给你的提议吗?”
  “我……记得。”
  “那,考虑的怎么样了?”
  阿斯兰帝放下手中的碗,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温和的背影。
  “再给我点时间吧,大叔。”温和长出了一口气,头也不回逃跑似的开门冲出了屋子,“我可还是个病人呢。”
  看着温和消失在门口,阿斯兰帝无奈地笑了笑,重新端起了面前盛着黑色酱汁的饭碗。
  “新的时代已经来临,如果不选择改变,最终只会走向灭亡?”
  阿斯兰帝脸上那懒散的表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言的凌厉与决然。
  “你这是,在逼我呀。”
  ……………………
  从迪娅加拉老爹那里逃走之后,温和又在宅子里面转了好一会,终于在仆人的帮助下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一进屋,就看到爱尔蒂尼坐在床边发着呆。
  “不是早就解决了吗,怎么才回来。”
  “她家太大,走错了。”温和搬了个凳子坐在爱尔蒂尼面前,坏笑着说道,“一年不见,你变得更像个女孩子了。”
  听着温和调侃的话语,爱尔蒂尼脸一红,随即轻声说道:“我就姑且当你是在夸我吧,你不再睡会儿了吗?”
  “不睡了,再睡就散架了。”温和活动了活动胳膊,看着面前爱尔蒂尼那漂亮的过分的小脸,“你怎么跑到加拉家来了,如果有正事就去忙吧,不用管我。”
  不料,他面前的爱尔蒂尼在听完这话之后,突然幽幽地说道:“没正事就不能过来看看你吗?我可是你的老同学了。”
  “行行行,你长得漂亮你说了算。”
  看着一脸被抛弃样子的爱尔蒂尼,温和哭笑不得地继续说道:“我有的时候真的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男孩子。”
  “哼~!!”
  说着说着,温和突然感觉全身没来由地一阵紧张,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突然浮现在他的心头,他的左眼中顿时出现了繁复的蓝色法阵,纵使双眼圆睁,岗哨之眼却依旧在他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自己激活了。
  “怎么回事?”爱尔蒂尼盯着温和那散发着冰蓝色光芒的左眼,讶异地问道,“先前没来的及问你,你的左眼是怎么回事?”
  “等会儿再说。”
  丢下发愣的爱尔蒂尼,温和虽然想要环视房间四周,但是先前过度催动岗哨之眼的后遗症还在,精神还未痊愈的他顿时感到头痛欲裂,岗哨之眼只维持了短短不到两秒钟,就消失了。
  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绝不是空穴来风,否则岗哨之眼也不会强行自己启动,虽然他也想要继续强行催动岗哨之眼,可精神上的负荷实在太大了,没有痊愈的他根本无法继续支撑那种外挂一般的力量,随着左眼中冰蓝色光芒的消失,温和也直接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你,你怎么了?”看着温和这副虚弱的样子,爱尔蒂尼一下子就慌了神,他无助的看着坐在床边的温和,语无伦次地说道,“你,你坚持一下,我去叫人!”
  说完,不等温和说话,他就转身跑了出去。
  其实就算他不走,温和也说不出话来,一只无形的大手掐着他的喉咙,让他根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为什么,要救我!”
  几乎就在爱尔蒂尼跑出房间的同时,屋子里面突然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这个声音听上去带着一种刺耳的摩擦声,听久了,很可能会让人发疯,温和满脸通红,几乎窒息的他死死盯着面前的空气,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淡淡的虚影突然浮现在他面前。
  那是怎样可怕的一张脸啊!
  整个脸上没有一丝血肉,有的只是两颗惨白的眼珠和被火烧焦的乌黑痕迹,身上的其他部位也是一样,这个身影背着一把大弓,只有借助这把大弓,才能够辨认出这个身影的真实身份!
  被温和从维萨吉手中夺回灵魂的凯林克斯。
  不,他现在名叫克林克兹。
  “为什么,要救我!”
  克林克兹松开掐着温和喉咙的手,空气重新涌进肺部的感觉让温和剧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你去死!”
  “哈,不能看我死?那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听到温和的话,克林克兹猛地张了张嘴,阴燃的火焰从他口中冒出,那沙哑刺耳的话语撕裂着温和的耳膜,“甚至,还不如死了!”
  “咳咳……只要,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希望,那是什么?”克林克兹不屑地说道,“地狱之火每时每刻都在灼烧着我的肉体,焚毁着我的精神,可我却依旧活着,这种痛苦,你怎能明白?”
  “我明白你的痛苦!”
  温和瞪着克林克兹那惨白的眼球,愤怒地大吼道:“我们都在那里失去了所有的战友,所有的兄弟,你凭什么说我不懂你的痛苦?相比较于这心灵上的折磨,身体上的苦痛又算得上什么!”
  “说的那么好听。”克林克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把拽出一根箭矢,抵在温和的咽喉上面,“那是因为你没有变成我这个样子。”
  温和使劲仰着脖子,却依旧无法阻止克林克兹手中的箭矢刺破自己下颌的皮肤。
  “我们……都是孤独的前行者,除了咬牙前进,我们别无他法!”
  温和的一句话说的克林克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那惨白的眼睛怔怔地盯着面前的温和,就在这个时候,屋子外面的走廊上突然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还有迪娅加拉那焦急的呼喊声。
  “温和!温和!”
  “你救过我一命,这次我也放你一马,我们两不相欠,下次再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回过神来的克林克兹收回了自己的箭矢,转身走到了窗户边上,缓缓隐去了自己的身形,空气中只留下了他话语的回音。
  “我们还会再见的……”
  看着他消失的地方,温和苦笑着摇了摇头。
  平静的生活,还真是与我无缘,这威暹罗城,怕是呆不下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