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百三十八章 怒火中烧,乱舞刀塔第138章 怒火中烧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怒火中烧

  “你确实挺厉害,不过你错就错在不该来这里捣乱。”温和看着面前被自己一刀劈掉了脑袋的枭兽尸体轻声说道,“而且还非要跑过来袭击我,你看,命丢了吧?”
  看枭兽滚落在一边的脑袋对自己怒目圆睁,温和的心中不由地一阵恶寒,赶忙擦掉刀上的血迹,然后从边上的废墟里面找了一块破布包上了枭兽的脑袋,缓步走向了自己来时的方向。
  骑上战马,温和披上了自己那破旧的披风,将那颗血淋呼啦的枭兽脑袋挂在战马的后腿侧面,打开手中的悬赏令,仔细地定位了一下自己要去的地方之后,他抬起头,双腿一夹,催动身下的战马继续向前进发。
  走了没多么一会,他便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荒废的街区,街上原本还有镇民,可是在看到缓缓而来的温和之后,这些人全都惊慌失措地躲回了各自的屋子之中。
  温和满心疑惑,但却没有停下自己前进的步伐,身下的战马一摇一晃,驮着他顺着地图上所标示的路线前进着。
  离目的地越近,镇民也逐渐多了起来,但是温和却发现这里的镇民几乎清一色都是妇女、老人和小孩子,不单单没有看到年轻女孩,甚至连一个年轻的男子都没有。
  难道已经被这只魔兽逼到这种程度了吗?
  想到这里,温和的心中就不由地涌起一股自豪感,这些人暂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帮他们解决掉了最大的麻烦,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开心的跳起来吧。
  不过话说回来,为啥一个女孩子都没看到?
  ………………
  “呜——!!!呜呜呜……”
  一声压抑至极的惨哭声从镇长庭院中猛然响起,与之相伴的还有一阵烤肉的“滋啦”声,自从金流鲁买下这个半精灵女孩子之后,就整日沉迷在虐待她的变态游戏中,住在镇长庭院周围的人们虽然心疼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却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他们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就更别提救别人了。
  “镇长大人,她又晕过去了。”一名恶仆看着女孩雪白大腿上那飞速愈合的烫伤,兴奋地说道,“要不要再烙醒她?”
  “越来越不好玩了,给我打醒她,狠狠地打!”一边坐在椅子上的金流鲁突然站了起来,冲着地上半精灵女孩的腹部就是狠狠的一脚,“反正也打不死,往死里打!”
  “是!”
  两名恶仆如同见了肉的狼狗一般扑了上去,就在这个时候,守在门口的仆人突然冲了进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着:“镇长大人,镇长大人!不好啦,不好啦!”
  “不好个屁,我好得很!”冲到金流鲁身边的仆人还没说话,就被他一脚踹翻在地,“慌什么,发生了什么?”
  “不……不好了!”被踹倒的仆人不敢有丝毫怨言,赶忙爬起来急声说道,“有个人,不对,有个左眼蓝色的骑士揭了悬赏令,而且,而且还带着枭兽的头来领悬赏了!”
  “骑士?带着枭兽的头来的?”
  金流鲁一愣,不由地和身后的霍顿对视了一眼,后者眼珠子一转,低声说道:“镇长大人,能单枪匹马解决掉那个枭兽的人,可不简单哪,我看还是……别为难他了,给他钱让他走吧。”
  “嗯,就按你说的来吧,不过,给他八百就行了。”金流鲁往地上吐了口口水,“我还说那个畜生怎么突然间就不叫了,听了这么久,以后听不到了我还真怕不习惯呢!”
  得到金流鲁的肯定之后,霍顿一边扭头吩咐身边的仆人去准备金币,一边命令来报信的仆人回去把他说的人领过来,同时他还转身向静静站立在大树边上的盾卫和剑卫示意,让他们做好打架的准备。
  万一来的这个家伙不识好歹还非想要剩下的两百金币,那他们就只好让他永远的留在这里了,就算他实力强劲又怎么样,这大树附近的地上都已经请城里的咒术师画满了陷阱魔法阵,到了我们的地盘,他还能翻天不成?
  而且正好还省了八百金币。
  几人互相示意之后,便静静等着对方上门。
  温和骑着战马缓缓向前,自从进了这广阔且华贵的大庭院开始,他就已经隐隐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那些镇民在见到自己之后全都惊慌而逃,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对于这个破败镇子上的村民来说,将他们祸害到如此地步的绝对不是那只枭兽。
  而是这间庭院的主人。
  在面前这个仆人的带领下,温和缓缓地跨上了一个小丘陵,一棵大树顿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而大树边上那个衣着华美的胖子也随着大树一下子蹦到了他的视野中,连带着还有边上的家丁,插着烙铁的烧火盆,树后那两个魁梧的侍卫,以及树前空地上那个被绑住手脚遭受毒打的女孩子。
  这粗野的暴行,让温和眼角直跳,他皱起眉头,闪着微光的符文法阵顿时出现在左边那冰蓝色的眼球之上!
  “骑士,下马吧,前面是不允许马匹进入的。”站在丘陵上面,身前的侍卫一下子跃下了马,扭头冲着温和说道,“镇长大人就在前面,我会帮你照看好马匹的。”
  温和也不说话,一抖身上那破旧的披风,翻身下了马,摘下枭兽的头颅,就这么赤手空拳地一步步向着大树走了过去。
  见家丁所说的人来了,殴打女孩的两个家丁也在金流鲁的示意下停了下来,而身为镇长的金流鲁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冲着温和露出了一个他自然为很感激的笑容。
  “哦,尊敬的骑士大人,感谢您帮我们杀掉了这只该死的畜生,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在此我身为风口镇的镇长,只能代表全风口镇的人民,向您表示最真诚的感激。”
  “不必了,钱呢?”
  温和的左眼泛着冰蓝色的光芒,瞥了边上奄奄一息的女孩一眼,看着她雪白肌肤和褴褛衣衫上的那些被拳打脚踢过后留下的痕迹,努力地压抑着自己心中那升腾的怒火。
  “哦,钱。”金流鲁伸手接过了身后家丁手中的钱袋,转手交给温和,“您看,我们这穷乡僻壤的,集全镇之力才凑出来这八百枚金币,少了二百枚,不知骑士大人能不能高抬贵手,通融一下呢?”
  听到这里,温和心中那死死压抑的火焰“噌”地一下子就窜了起来,开什么玩笑,集全镇之力?
  原本就没什么好感的他顿时对面前这个死胖子更加厌恶了,结果还没等他说话,面前这个死胖子便扭头冲着他身后的家丁大声说道:“骑士大人同意了,赶快感谢骑士大人!”
  “谢谢骑士大人!”
  “谢谢!”
  ……
  看着这些人丑恶的嘴脸,温和直接就被气的笑了起来,他指着地上的女孩轻声说道:“那我能问一句,这个女孩子犯了什么罪吗,你们要这样虐待她?”
  “哦,这个女孩?她是一个,一个惯偷,嗯,我们好不容易抓住了她,正准备处死她呢。”
  金流鲁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话音一落便向后一挥手。
  “上绞刑,吊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