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百四十章 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你!,乱舞刀塔第140章 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你!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百四十章 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你!

  听温和这么一说,霍顿顿时语塞,他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无比,虽然知道对方说的一定是真的,但是他依旧只能硬着头皮假装镇定下去。
  “你……你骗人,哪里,哪里会有这种东西!”
  “自己见识少,就不要觉得这个世界也跟你认识的一样小。”
  温和叹了口气,对于这个弱鸡一般的霍顿,他实在是连杀的兴趣都没有,拎着长剑,转身便走向了树下那个被反绑双手、泪眼婆娑的女孩子。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总是有那么一些不长眼的人想要自寻死路,就在温和走了没几步的时候,身后突然又响起了霍顿那令人讨厌的叫喊声。
  “慢……慢着!你脚下没有陷阱法阵,可是她脚下有!我告诉你,只要我一按这个按……”
  “唰——!!!”
  霍顿的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道白色的流光闪过,温和无奈地晃了晃脑袋,头也不回地向着树下的女孩走去。
  “本来不想杀你的,非要自己找死。”
  解开女孩背后的绳子,温和才注意到她那对尖尖的耳朵,先前被她一头的长发挡住了,所以没有看清,在影承之国待了这么久,温和自然知道面前的女孩是什么种族。
  传说中极其稀有的半精灵。
  看着她脖子上那淡淡的勒痕,温和什么也没有说,而女孩则拉了拉自己那破旧的衣服,她的目光呆滞,怯生生地开口问道。
  “您……是神么?”
  “神?我可不是。”温和看着半精灵女孩那没有焦距的大眼睛,忍不住抬起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灰黑色的头发,“我就是个普通人,最普通最普通的那种。”
  就在温和跟女孩说话的时候,他们身后不远处的那个金流鲁突然大声地叫喊起来。
  “就是他,快杀了他,杀了他!把他们两个都杀了!”
  不理会那个声嘶力竭的死胖子,温和一扭头就看到了从丘陵上方冲下来的那一群恶仆,他叹了口气,站起身从树上拔下自己的骑士佩刀,转身走向了迎面而来的那一大群敌人。
  “闭上你的眼睛。”
  话音一落,温和就跟金流鲁手下剩余的所有仆人撞在了一起!
  女孩没有听从温和的建议,她那毫无光彩的眼睛就这么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一切,看着温和如同跳舞一般,一刀一个杀掉那些曾经残虐过她的家仆们,几乎是转眼之间,百十来个家仆就这么被温和全都杀掉了,金流鲁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的这场屠杀,整个人都瘫软在地。
  消灭了最后一个敌人之后,温和甩了甩刀上的血迹,扭头看向另一边瘫成了一坨烂泥的金流鲁。
  见那个可怕的家伙扭头看向自己,金流鲁顿时吓得面无血色,整个镇长大宅内,到处都回荡着他那惊恐的嘶嚎声。
  “恶魔,你是恶魔!不,不要过来,放过我,不要过来!”
  “我是恶魔?”在听到金流鲁的话之后,温和走到前者面前,压低身子冲着对方露出了一个可怕的笑容,“你说的没错,对你来说,我就是恶魔!”
  “不要,放过我,我把我所有的家产都给你,全都给你!”惊慌中的金流鲁强自镇定下来,看着温和那冰蓝色的左眼,豆大的汗水从他的脸颊上滑落下来,“那个女孩,那个珍贵的半精灵女孩!也给你,全都给你,只求你别杀我!”
  “你在这里做镇长多久了?”
  “十,十几年了,具体多少年我,我也记不清了……”
  “在这里作恶十几年了啊,难怪这里荒凉成这个样子。”温和直起腰,瞟了一眼身后的半精灵女孩,“她是你从哪里抓来的?还有别人吗?”
  “没……没有了,就她一个,她不是我抓来的,她是我从奴隶商人手中花大价钱买来的。”金流鲁见温和似乎暂时没有杀自己的意思,他的头脑也逐渐冷静了下来,在死亡的恐惧减轻之后,他一脸殷勤地回答着温和的问题,“尊敬的骑士大人,我跟你说,每个半精灵都有一种特殊的体质,而这个女孩特殊的体质就是她那乳白色的血液,那白血拥有极其强大的治愈能力,所以这几个月以来,不论我怎么对她,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她就不会死,而且能变得和完好如初!”
  “你已经虐待了她几个月?”听到这个讯息之后,温和不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像今天这样?”
  不料温和的问题居然在一瞬间激起了金流鲁那变态的自豪感,只见他不但没有丝毫悔改的语气,反而骄傲地说道:“那是,原来可比这严重多了,我还曾经砍断过她的四肢,一天之后给她接回去,她都一点事没有!”
  “你这个魂淡!”
  气愤的温和不等金流鲁说完,一个大嘴巴子就搧在了他的脸上,巨大的力量让他在空中整整旋转了720度还要多,砸在地上之后,天旋地转的金流鲁痛苦地摸着自己肿得高高的脸颊,他满眼的怨恨,死死地盯着走向树下女孩的温和。
  走到女孩身边,看着她那无神的眼睛,温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
  “都过去……”
  就在温和愣了半天,刚刚开口的时候,他面前的半精灵女孩突然毫无征兆地一把推开了他,就在温和猝不及防的那一瞬间,一根巨大的石头尖刺突然拔地而起,贯穿了他面前女孩的腹部,将她直接挑了起来!
  “不——!!!”
  温热的白色鲜血洒了温和一脸,虽然没有血红的凄美,却依旧让他目呲欲裂地看着女孩那嘴角的微笑,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怎么能够如此大意。
  怎么能够在这种时候放松警惕。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为什么自己没有杀了那个该死的魂淡。
  为什么!
  悔恨交加的温和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夕日里传送门前牺牲兄弟的那一张张面孔回荡在他的面前,他痛苦的几乎无法呼吸。
  曾经发过誓的,再也不会让任何朋友死在自己面前,哪怕牺牲自己的一切,也要一定做到。
  可是现在……
  冰蓝色的光芒浸满了温和整个左眼,这光芒越来越凝实,居然逐渐凝成了冰蓝色的火焰!
  他回过头,看着另一边手里攥着陷阱法阵启动装置的金流鲁,喘息声如同野兽一般粗重,此时此刻,温和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混乱癫狂的状态!
  “你,你别过来,你面前还有陷阱,只要我一启动……”
  看着温和那副可怕的样子,金流鲁实在是说不出任何足以壮胆的话语,堂堂一个作恶作了十几年的风口镇镇长,就这么吓哭在了这里。
  “救,救命啊!谁来,谁来救救我……救命啊!!!”
  回应他的,却只有温和那好似来自九幽地狱的冰冷声音。
  “谁来了你都得死,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