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百九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状况,乱舞刀塔第191章 突如其来的状况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状况

  跟着昆卡走进“酒窖舱室”,掀开其中一只装满了柑橘的木桶盖子,浓烈的酒精味混合在橘子那独特的酸味中扑面而来,在刚闻到的时候感觉异常刺鼻。
  温和被这味道呛了一下,整个人不由后退了几步,随着味道在鼻子里逐渐扩散,先前那刺鼻的味道竟逐渐变得柔和了起来。
  看着温和脸上的表情变化,昆卡露出了一个自豪的笑容。
  “怎么样,是不是和水手酒馆里的那种椰子味朗姆酒闻起来感觉一样?”
  “人家没有你这么冲的味道好不好。”温和用两根手指塞住自己的鼻孔,防止再次闻到那摧毁嗅觉的刺激性气味,沉闷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搞笑,“你掀开盖子,我在看一眼,看看这些橘子还能不能吃。”
  “你这个样子,还真是傻得有些可爱。”
  昆卡努力忍住自己的笑容,伸手再次揭开了面前木桶的盖子,露出了里面一同暗黄色的烂橘子。
  “看起来真是恶心。”
  看着温和那副快吐出来的样子,昆卡反而露出了一个非常陶醉的表情。
  “看起了恶心,喝起来美味啊!”
  “看了你的制作过程,我连碰这东西一下的欲望都没有,更别说喝了。”
  温和强忍着自己的反胃感,捏着鼻子向桶中看去。
  桶内这些被挤烂了的柑橘全都是一种暗黄色,已经发酵了,混合着酒母散发着一种难以忍受的酸味儿,如果不是温和自己在家里制作过葡萄酒,一定会以为这桶柑橘已经臭了。
  如果直接把这种东西拿出来给船员们吃的话,温和真是害怕他们当场就揭竿而起,然后铁帆国第一次黄巾起义就这么诞生了。
  “没法吃了。”温和示意昆卡盖上桶盖,摇了摇头低声说道,“闷的时间太长,已经全部发酵了。”
  “那我们……”
  温和走到“酒窖舱室”的门口,扶着下巴思考着解决办法,他的大脑飞速运转着,以至于昆卡话说一半突然没了下文这件事情,他都没有注意到。
  “没办法了,现在看来,我们要么赶紧找一块陆地给船员补充蔬菜和水果,可就算从这里直线前往大陆,也需要大概十五天的时间,不知道水手们还能不能撑那么长的时间。”温和靠在门边的墙壁上,喃喃地自言自语着,“要么就加快你这些柑橘味朗姆酒的熟成速度,然后把这玩意儿分给船员们,这一屋子的酒,应该足够支撑我们抵达陆地了。”
  “你说呢?”
  没有得到昆卡的回应,温和疑惑地回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让他无语的一幕。
  只见先前还抱着桶盖子的昆卡大叔,居然就这么扑倒在面前盛着发酵柑橘的酒桶上面,直接睡着了。
  而且呼噜还打的震天响。
  “喂喂喂,大叔你这是有多累啊?”
  温和哭笑不得地看向姿势奇葩的昆卡大叔,无语地走上前去,轻轻推了推趴在酒桶上面呼呼大睡的昆卡大叔。
  “大叔,要睡回去睡啊,别在这睡啊,先说好,我可背……”
  温和话还没说完,趴在酒桶上的昆卡大叔居然“噗通”一声直接摔在了地上,要不是他还有呼吸,并且吧唧着嘴,温和甚至会以为他死了。
  而此时,温和也发现了事情似乎不太对劲。
  “喂,大叔,喂!醒醒啊!”
  温和大声地在昆卡耳边呼喊着他,可不管他怎么喊,地上的昆卡都没有一点反应。
  把昏睡不醒的昆卡扶坐在酒桶边上,仔细检查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除了叫不醒之外,他现在和正常的睡眠状态根本没有一点区别。
  “……对不起了,大叔!”
  无奈之下,温和只能冲着面前瘫坐的昆卡大叔告了个罪,然后心一横,一个大耳刮子就扇了过去。
  因为力气太大,导致铁帆国人心目中的英雄直接被他一巴掌抽翻在地,巨大的惯性让昆卡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幸好那边是个通风口,否则以昆卡大叔这个翻滚的趋势,怕是会把盛满了烂橘子的木桶直接撞散。
  可即使如此,昆卡依旧陷入在那种深度的睡眠中。
  面对这种情况,温和没有丝毫办法,他只能把地上躺着的昆卡调整成一个较为舒服的姿势,然后出去找船员,不管怎么样,得先把昆卡弄回房间再说。
  顺着旋梯走到甲板上面,温和没有想到,展现在他面前的,居然是一副地狱般的可怕景象。
  视野所及,到处都躺着乘风破浪号的水手。
  情况大大出乎温和的意料,他赶忙冲到最近的水手身边,查看着他的情况,面前的水手和昆卡一模一样,都陷入了到了那种难以言喻的深度睡眠之中。
  看这样子,他们应该和昆卡一样,都是突然出现这种状况的,这就证明,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现象。
  温和放下手中的水手,径直跑到了乘风破浪号的舰桥指挥室里面,大副和操作员们无一幸免,全都陷入了这突如其来的梦乡之中,好在铁帆国的技术发达,乘风破浪号即使无人操控,人工智能依旧会保持战舰的正常运作。
  面对这种奇怪的突发情况,温和一筹莫展,无奈的他只能跑到联络法阵所在的舱室之内,试图联系远在战栗之岛上的拉娜娅以寻求帮助。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拉娜娅所设置的联络法阵,居然失效了。
  不是没人与他交流,而是法阵失效了。
  先前缓缓流转的符文全部静止不动,法阵上的白色微光也已消失不见,整个联络法阵就好像一张儿童简笔画似的趴在舱室中的地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这他娘的是什么鬼情况!”
  面对这种棘手的情况,温和不由地破口大骂,随着怒火的上升,他一把就抄出了物品包中的辉圣刀,冰蓝色的符文法阵在左眼之中闪着微光,整个人如同一个狂怒的神明一般行走于乘风破浪号之上。
  连拉娜娅设置的联络法阵都失效了,这绝对不是什么自然现象,既然如此,那就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偷偷地跑到船上来了!
  想到这里,温和不禁想起了房间中睡觉的安幽,整个人顿时紧张了起来,好在一路上遇到的水手虽然全都处于睡梦之中,但每个人都还活着,所以他紧张归紧张,却没有乱了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