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二百三十八章 皇帝似乎真的有问题,乱舞刀塔第238章 皇帝似乎真的有问题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皇帝似乎真的有问题
    “你现了什么?”
  
      看着昆卡与伯爵那好奇的目光,温和轻声说道:“我现他们脑袋里的那些符文印记,全都连着一道透明的丝线,就如同一道道看不见的蛛丝一般,直接延伸到皇帝陛下所在的庭院里面,门口那些侍卫也是一样,只不过相对于那些侍女和皇后来说,他们的脑袋里面的线更薄更细,也更不容易被现。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这是怎么回事?”伯爵担忧地看向皇宫方向,低声说道,“难道真的如同我们猜想的那样,皇帝陛下……其实已经遇害了?”
  
      “这一点,我们真的没法确定,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皇帝陛下那边,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温和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算了,本来也没打算着能说服皇帝,这下也算是彻底死心了。”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亚历山大伯爵回过头来,看着面前的温和轻声问道,“要去风压亲王那边吗?”
  
      “我就算不想去,又能有什么办法?”温和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好在库鲁亚老爷子不是那么蛮不讲理的人,不过我们不能就这么明目张胆地从皇城这边过去,否则老爷子一定会把我当成皇城这边的说客的。”
  
      “没错。”
  
      “话说回来,老爷子这次宣战的不是皇家骑士团和守夜骑士团吗?怎么只有你们一家在这里忙前忙后的?守夜骑士团的老家难道不在守夜堡里吗?”
  
      “守夜骑士团的历史要比影承之国久的多,就连这座守夜堡都是依托着守夜骑士团的守夜神殿而建立起来的,整个守夜堡的东北方都是属于他们的区域,在那里有守夜骑士团总部,和他们的守夜神殿。”亚历山大伯爵说着说着,突然就摇了摇头,“我们两家原本是说好的,一同抵御风暴骑士团,可是就在不久之前,守夜骑士团的现任总帅突然把守夜堡和周围三座卫星城中所有的守夜骑士都调了回去,甚至都没有通知我们!”
  
      “突然把人都弄回去了?那得有多少人啊?”
  
      “守夜骑士团其实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们和我们皇家骑士团的编制是不一样的,皇家骑士团里有士兵,有军官,而守夜骑士团里面,只有正牌的守夜骑士。”
  
      “那他们怎么能够管的过来那么多事情?!”
  
      “因为他们有编外骑士啊,虽然这些编外骑士严格来说并不算是真正的守夜骑士,但他们都会在骑士长的管理下,协助守夜骑士们进行各项日常工作,而守夜骑士团中最底层的职位就是骑士长,他们有着严明的纪律和坚定的信仰,这次被守夜骑士团总帅拉回来的,就是包括骑士长在内的所有守夜骑士团成员。”
  
      “感情那些编外骑士就是协警啊?我还以为他们也算是守夜骑士团的人呢,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么敏感的时期,他们的总帅还敢做出这么大的动作……难道说,是守夜神殿那边出了问题?”
  
      “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我曾经亲自去过一趟守夜骑士团的总部那边,结果被他们直接给挡了回来,而且我问了半天,他们也没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亚历山大伯爵无奈地说道,“所以现在就变成了我们皇家骑士团孤军奋战,这是一个绝佳的逐个击破的机会,风压亲王带兵多年,不可能会放过的。”
  
      “你真是说的我都快绝望了。”温和摊了摊手,笑着说道,“不用那么悲观,事情还没有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呢,只要能够把老爷子给劝回来,就什么都好说。”
  
      “话是这么说,可是温和,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亚历山大伯爵转过头,静静地盯着温和的眼睛,“就算你能够说服风压亲王,阻止这场战争的生,你最后,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皆大欢喜双方和解,这自然是最棒的结局,但我们都很清楚,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所以我也不会去做那个白日梦。”温和叹了口气,抱着胳膊,低声回答着伯爵的问题,“我想的是先把战争拦下来,如果能让两家的老大坐在谈判桌上好好聊一聊,事情应该就不会向着不可控的方向肆意展了,如果能够通过谈判,改变影承之国这腐朽的现状,我相信风压亲王应该也不会不依不饶吧?”
  
      “请允许我在这里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不顾温和那讶异的眼神,亚历山大伯爵轻轻地说道,“现任的皇帝……和先帝完全不同,做事完全不考虑后果,可以说是肆意妄为,我和其他的老骑士曾经劝说过他无数次,但都没有什么效果,所以你的这些想法……我觉得恐怕很难实现。”
  
      就在这个时候,一边插不上嘴的昆卡可算是逮住了机会,只见这个老流氓想都不想就张嘴说道:“那你就把他给拽下来啊,真是的,这种人要是在我们铁帆国当皇帝,恐怕过不了几天连皇宫都得让人给拆了。”
  
      “你个老疯子,你就不想想,他怎么说也是正统的皇室血脉,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没有那么大的过错吧?”亚历山大伯爵不满地出声骂道,“我要是真那么做了,和城外的风压亲王有什么区别?”
  
      “消消气消消气,他也就是那么一说,大叔你也安生待会儿别添乱了,我们都相信这里要是铁帆国你早一炮把皇宫给轰开了,可问题是这里不是铁帆国啊。”
  
      温和头疼地看着面前两个互相瞪眼的大叔,也幸亏这里地势偏远一个人都没有,否则要是他们的对话传出去了,那还真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搞不好伯爵还得被安个“勾结外国意图谋反”的罪名也说不定。
  
      “总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我们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
  
      “那好吧,你们先去使馆里休息一下,现在已经很晚了,稍微休息一会,你们恐怕就得连夜从西边出去了,顺着西边的山路绕个半圆,应该就可以直接抵达风压亲王的营地了。”亚历山大伯爵说到这里,突然叹了口气,“而且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来得及告诉你,就在你们今晚到我这里之前,他的先头部队已经在守夜堡的西边,建起了前沿的攻击阵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