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二百四十九章 恶疫感染,乱舞刀塔第249章 恶疫感染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恶疫感染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道疑问,温和刚想出声回答,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片可怕的疾风之声,根本来不及细想,他只能一个翻滚跃向前方的空地之上,回过头来的时候,赫然发现身后那个诡异的袭击者就是先前温文尔雅皇后陛下!
  
      此时此刻,皇后的脸上早已不见了先前的端庄秀气,只见她的双手居然变成了巨大的利爪,血红色的指甲在夜色之中闪烁着点点寒光,她那细嫩的皮肤此时青筋暴露,整个人如同魔化后的野兽一般狰狞而恐怖。r?anw  enw?w?w?.?r?a?n?w?e?n?`n?et?
  
      皇后,变成了怪物。
  
      她不是恶魔,温和的左眼可以清晰地看出她身体上的变化,先前在她脑袋里面的那个符咒此时已经爆裂开来,血红色的光芒顺着她的神经和血管遍布了她的全身,皇后的身体越胀越大,终于在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之后,她才逐渐地稳定下来。
  
      “这是……皇后陛下?”
  
      高台边的一名皇家侍卫呆呆地看向面前那变成了怪物的皇后,而他的话语也成功引起了对方的注意,随着凄艳的红色光芒一闪而过,这个倒霉的皇家侍卫居然直接被面前的怪物撕成了碎块!
  
      “杀了她!她已经不是人了!”
  
      浑身脱力的风压亲王只能远远地发出一声大吼,身下的禁锢法阵虽然在皇帝被温和一刀噼死的瞬间就已经没了效果,但是由于在先前的对抗中耗费了太多的体力,直接导致现在的亲王也变成了和昆卡一样的状态。
  
      毕竟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魔法阵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梦幻了,所以纵使风压亲王实力强绝,此时此刻却也只能如同一个废人一般瘫坐在地上。
  
      虽然风压亲王暂时失去了战斗力,但他手下的先锋骑兵可全都是精锐的战士,此刻没有了禁锢法阵的束缚,他们顿时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
  
      而广场上的皇家侍卫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在温和、昆卡或者风压亲王这些超绝的强者面前他们如同孩子一般脆弱不堪,但要是把他们放在普通战士中,这些人怎么也是以一当十的超级战士。
  
      高台上那个让人作呕的怪物假扮了这么长时间的皇后陛下,而且还眼看着一名同僚惨死在自己面前,在场每一名皇家侍卫心中的怒火都被点燃了,只见他们调转长枪巨剑,嘶吼着扑向了面前平台上那个高大的怪物!
  
      “为了皇帝陛下,为了影承之国!!!”
  
      人类其实就是这样一种纯粹的生物,当得知自己的敌人不是人类之后,哪怕是昔日的同僚或旧主也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当然这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必然的结果,所以在皇后变成怪物并残忍地杀害了一名同伴之后,余下的所有皇家侍卫全都变成了狂怒的复仇者。
  
      但是变成了怪物的皇后实在是太强大了,几乎每一次来自于她的攻击都会让数名皇家侍卫身受重伤,温和甚至都不知道在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她的身体结构还是一个人类,难道仅仅是一道符文就能让她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疯狂样子?
  
      想到这里,温和不由地打了个冷颤,说到底现在的他还是对法术一窍不通,所以这种神秘莫测的力量在他的眼中自然就变得愈发危险。
  
      虽然皇后变成的怪物非常强大,但也架不住皇家侍卫人数众多,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后,怪物渐渐地落入了下风,她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鲜血也洒的到处都是。
  
      终于,在被斩断一只左脚摔倒之后,这只可怕的怪物总算是被乱刀砍死在了平台上面。
  
      温和原本还打算上去帮忙,没想到事情却轻松地解决掉了。
  
      短兵相接的战斗已经结束,周遭的皇家侍卫们正在小心翼翼地确认着怪物的生死,温和则摇了摇头,径直跃下高台,向着瘫坐在广场边缘的风压亲王与昆卡两人奔了过去。
  
      “老爷子,你没事吧?”看着风压亲王这副汗流浃背的样子,温和实在是想象不出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魔法阵是个什么感觉,在先前的魔法乱流中他都没有显现的如此吃力,现在却是这么一副中了虚弱诅咒的可怜样子。
  
      “我没事……就是魔法力有些枯竭,这个该死的禁锢法阵……简直就像是在抽取我的魔力似的。”风压亲王摆了摆手,低声说道,“那边怎么样了?”
  
      “你应该也看到了,皇后……变成了怪物。”
  
      “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叹了口气,风压亲王双眼迷茫地看向前方,“难道说这么久以来,控制着我们整个影承之国的,居然一直都是一头恶魔和一只怪物吗?”
  
      “说实话,我弄不太明白这些东西的原理。”温和摇了摇头,把自己知道的详细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面前的风压亲王,“那只恶魔就像是一个控制中心,也就是类似于大脑的存在,从他的身上延伸出无数透明的丝线肉眼根本看不见的丝线,借由这些丝线和被控制着脑袋里面的一个小符文,他才达到了自己控制他人的目的,而让我不明白的地方就是,广场上这些皇家侍卫的脑袋里面明明有着和皇后脑袋里面一模一样的符文,可为什么在恶魔死后,只有皇后一人变成了怪物?”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我应该能回答你。”另一边缓步走过来的昆卡轻声说道,“我们铁帆国与洪流恶魔作战多年,也确实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我们习惯称唿这种情况为‘恶疫感染’。”
  
      “恶疫感染?那是什么东西,就叫恶疫感染?”
  
      “没错,就叫恶疫感染,通俗来讲就是被恶魔身上那充满了腐蚀性的恶魔气息所感染,就和被瘟疫感染了是一个道理,只不过这种感染根本不可能治愈,它们属于永久性的转化,就好像是一种得了就会死的恶疫,所以我们称之为‘恶疫感染’。”
  
      “为什么……只有皇后会出现这种情况,而这些皇家侍卫却没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