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二百五十一章 非得逼我拔刀,乱舞刀塔第251章 非得逼我拔刀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非得逼我拔刀

      顺着笔直的大道一路驰骋,温和循着记忆中的路线直奔皇宫而去,现在已是一片夜深人静,西街广场与城外的纷乱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守夜堡原本的样子,普通的民众没有紧急避难,城市里面也没有即将生战乱的危机感,整座守夜堡就如同一个熟睡的孩提一般静静地蜷伏在夜色之下。
  
      虽然整个守夜堡已经全面戒严,但是温和依旧想不明白这座城市中的皇家骑士团和守夜骑士团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不过现在似乎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皇城里面还有无数的麻烦在等着他呢。
  
      根本无暇欣赏周围的夜色,温和一路飞驰而去,战马的度很快,加上根本没有任何阻碍,所以没过多长时间温和身下的战骑便踏在了内城区那些华贵的青砖之上,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自己先前走的实在太快,再加上风压亲王也只是那个关着亚历山大伯爵的死牢就在皇城的边缘,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这个该死的牢房到底在哪儿?
  
      皇宫建筑那独特的边缘已经出现在了温和的视野之中,可他根本来不及高兴,因为一只巨大的血红色怪物居然已经冲到了皇宫大院入口的位置,凄厉的惨呼不绝于耳,守在门口的只有寥寥数个皇家侍卫,而现在他们根本不是这个可怕怪物的一合之敌,几个交锋下来,这些皇家侍卫几乎有一半都丧失了战斗力,而那只浑身浴血的可怕怪物,却还如同钻进了羊群的猛虎一般疯狂地左冲右突着。
  
      温和提着手中的辉圣刀,身下的战马度不减,他找准机会之后,突然猛地一下子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而另一边的怪物也放下了手中侍卫的尸体,注意到了他这个“不之客”。
  
      虽然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论自己什么,面前的这个怪物可能都听不太懂,但是温和总觉得在这种时候应该些什么,稍稍地思忖了一下之后,他便抬起头直视着怪物那如墨般漆黑一片的巨大眼睛。
  
      “嘿,孙贼!”
  
      巨大的怪物虽然不知道温和在干什么,但本能却告诉他面前的这个敌人充满了危险,不过似乎在恶疫感染所爆的时候,这个可怜的被感染者就已经丧失掉了绝大部分的智商,以至于在温和刚喊完话的时候,他便如同一只见了骨头的野狗一般猛地扑了上来。
  
      没想到自己这一嗓子的效果居然这么拔群,温和也是一愣,战斗中短暂的愣神是有可能会丢掉性命的,而就是这么一愣的功夫,怪物那双被鲜血染成朱红色的巨大利爪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可是现在的温和怎么也算是跻身于高手之列,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地领了盒饭,所以在劲风袭来的那一瞬间,他手中的辉圣刀早已条件反射般地迎了上去,虽然怪物的爪子异常锋利坚硬,可是在这柄被天辉圣矿强化过的辉圣刀面前依然显得有些弱不禁风。
  
      怪物的手臂如同撞到了刀刃上的竹子一般,仅仅是一道脆响过后,便连带着整个整个右肩都被温和直接劈了下来。
  
      虽然没有削铁如泥那般爽快的感觉,却也让人非常震撼。
  
      甚至连嘶嚎挣扎的时间都没有留给眼前的怪物,温和嘴角微微一扬,双手握着长刀的他刀刃一转,直接将面前那只给皇家侍卫造成了无数麻烦的怪物从腰部一刀两断!
  
      倒在地上的皇家侍卫们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切,他们双眼呆滞,瞅了瞅自己身边那些崩了刃的骑士佩剑之后,看向温和的眼神满是难以置信。
  
      面前这个一个照面就被干掉的怪物,真的和先前那个是同一只吗?
  
      没时间给侍卫们做多余的解释,温和盯着他们的眼睛出声问道:“除了这只以外,还有别的跑出去了吗?”
  
      “没……没有了,大人!”一名肩膀受伤的皇家侍卫挣扎着爬起来出声道,“这一只是跟着去向皇帝陛下报信的传令兵跑出来的,而在皇宫的里面似乎还有好几只这种突然出现的怪物。”
  
      “那你知道皇帝把亚历山大伯爵关在哪里了吗?”
  
      “关在……等一下,大人你难道不是皇家骑士团的人?”到这里,这名回答温和问题的皇家侍卫才回过神来,“你……你想干什么?!”
  
      “告诉你,这只怪物就是你们的皇帝陛下弄出来的!”温和翻身骑上自己的战马,扭头看向这个话的皇家侍卫,“而且你们的皇帝陛下本身,早就已经被恶魔给掉包了!”
  
      “你……你胡八道!”听温和这么诋毁自己心中那个敬仰的皇帝陛下,这名侍卫顿时就怒了起来,但是碍于对方强大的实力他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努力装出一副声色俱厉的样子质问着面前的温和,“你公然诋毁皇帝陛下,是何居心?”
  
      “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废话,赶紧告诉我亚历山大伯爵被关在哪里了?”
  
      “我对皇帝陛下的忠心日月可鉴,我可是一名有坚定信仰的皇家战士,怎么可能……”
  
      “唰——!!!”
  
      “亚历山大伯爵就被关在最北边的地牢里面。”
  
      “早这么乖多好。”温和收起自己手中的辉圣刀,一勒身下的战马,向着皇宫里面就奔了过去,“非得逼我拔刀!”
  
      “队……队长。”另一边的一个满身是血的皇家侍卫心有余悸地看着温和离去的背影,冲着他面前的队长轻声问道,“这是谁呀?”
  
      “你问我……我问谁!”队长叹了口气,低声自言自语道,“当时就是感觉这份给皇帝陛下看大门的差事又轻松又安全,所以才费劲了全力让家里面把自己弄到这来,谁能想到就算在这里也会有危险啊。”
  
      “队长你啥呢。”
  
      “别问那么多,能动的赶紧都站起来,把动不了的抬回去,一会要是再蹦出来一个怪物,咱们兄弟几个的命都得交代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