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二百六十一章 守夜骑士团也出事了,乱舞刀塔第261章 守夜骑士团也出事了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守夜骑士团也出事了
    “战栗之岛?”风压亲王听到这个答案也是一脸茫然,“他们铁帆国……不是还在洪流恶魔打仗吗?你这小子不会是想把我们拉过去当苦力吧?”
  
      “早在咱们把三途川恶魔踏平的时候,他们就把那些洪流恶魔踹回虚空去了,不过代价是整只铁帆舰队。』  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温和面无表情地轻声说道,“你所知道的铁帆舰队应该只剩了昆卡大叔一个人,现在的铁帆国百废待兴,而我们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我当时救过他一命,然后他答应把我送去遮面之岛,在经过东部海岸的时候,我遇到了斯温,是他告诉我你这边情况的,然后我就跑过来自不量力地制止你了。”
  
      “你……你这个小子,从阿斯兰帝那里分开之后,你这是经历了多少事情啊?”风压亲王赞叹地看向面前的温和,笑着说道,“你可真是厉害啊,温格拉斯?”
  
      “嗨呀,老爷子你可别用这个梗来笑话我了,我现在想想跟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风压亲王笑着说道,“而且我还觉得温格拉斯这个名字要比你原来的念起来顺嘴多了。”
  
      “名字是爹妈给起的,我也没有办法啊。”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西边的城门里面突然又冲出来了一匹单骑,他的度非常快,以至于眨眼之间就冲到了大营边上。
  
      “亲王大人在哪里?!”
  
      来人一勒身下的战马,冲着面前的士兵慌慌张张地问道,士兵在看了面前这个穿着一身麻布衣服的老者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将风压亲王与温和所在的大概位置指给了他,来不及道谢,这名穿着朴素的老者一夹身下的战马,向着士兵所指的方向就扑了出去。
  
      “连句谢谢也不说,白活了那么一大把年纪!”
  
      这名身着麻衣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先前独自一人前往守夜骑士团总部的亚历山大伯爵,神色慌张的他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形象,也根本没时间搭理身后那名怨妇一般士兵,就这么人仰马翻地向着温和与亲王跑了过去。
  
      “亲王大人……亲王大人,出事了,守夜骑士团那边也出事了!”
  
      风压亲王和温和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两人都是满脸的疑惑:“你别着急,慢慢说,守夜骑士团怎么了?”
  
      “守夜骑士团的总部里一个人都没有,而且他们那边杂乱不堪,就好像是遭遇了什么状况,然后全员紧急撤走了一样!”
  
      “怎么会这样?”一边的温和皱着眉说道,“你先前去的时候不是被他们给搪塞回来了吗?那个时候你就没有现有什么异常?”
  
      “这么回想一下……当时似乎确实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亚历山大伯爵冷静下来之后,思路也变的清晰了起来,“我根本没有进入守夜骑士团所在的区域,在最边缘的位置就被他们的卫兵给挡回来了,当时我也没有多想,现在回忆一下……那些卫兵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怎么个不正常?”风压亲王问道。
  
      “简直就和咱们在庭院门口见到的那些侍女一模一样!”亚历山大伯爵恍然大悟地看向温和,“难道说……就连守夜骑士团也中招了?!”
  
      “种种迹象都向我们表明,事情似乎就是这个样子的。”温和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风压亲王说道,“我们得过去看看,你曾经说过这些会爆的魔化人类像是有人在背后操纵,我觉得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很有可能就隐藏在守夜骑士那边!”
  
      “你难道就没有见到任何一名守夜骑士吗?”风压亲王看着他身边的亚历山大伯爵低声问道,“整片区域里就一个人都没有?”
  
      “一个人都没有,我在里面转了整整一圈儿,不管是训练场,还是总部大楼,一个人都没见到!”亚历山大伯爵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就好像那些人全都人间蒸了似的。”
  
      “守夜骑士团不可能人间蒸,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风压亲王思忖着说道,“那就是他们全员都退进了守夜神殿……可是这种情况在守夜骑士团的历史上根本史无前例,到底生了什么?!”
  
      “亲王大人,我们得去看看!”
  
      “我得亲自过去,不知道方法的外人是进不去守夜神殿的。”
  
      看着面前焦急的两个大佬,温和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不是别人,就是先前乘着小船回去乘风破浪号上的斯温。
  
      那个莽夫……好像把人家的法典烧了,圣盔砸了。
  
      “那个……老爷子,法典和圣盔……对于守夜骑士团来说,很重要吗?”
  
      “那岂止是‘很重要’,我可以这么说,守夜骑士团里面几乎就没有比圣盔和法典更……我的天哪!”说到这里,风压亲王突然反应过来了,只见他一脸蒙比地看着温和,失声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要告诉我,斯温成功了吧?”
  
      “嘿哈……你看这个事儿闹得,哈哈,是吧,啊,他好像……好像,也许,也许确实成功了那么一点点儿。”
  
      “什么叫成功了一点点儿?!”风压亲王看着面前的温和,一脸的难以置信,“守夜圣盔和守夜骑士法典都在守夜神殿里面,由无数的神殿侍卫严密保管着,可斯温从我这里离开才三天的时间……难道说那小子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冲进守夜神殿把圣盔和法典给抢走了?”
  
      “额……我纠正一下,他没抢。”温和顿了一下,哭笑不得地说道,“圣盔让他给砸了,法典让他给烧了。”
  
      风压亲王:“……我,我该说些什么?”
  
      温和:“憋说话……吻我。”
  
      风压亲王:“???”
  
      “那个,我打断一下。”不同于另一边对着瞪眼的温和与亲王,一旁的亚历山大伯爵冷静地说道,“可我先前在卫兵身上得到的感觉不会错,我能肯定他们和先前在皇后身边的那些侍女一定处于同一种状态,我们恐怕还是得亲自跑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