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二百六十三章 细思极恐,乱舞刀塔第263章 细思极恐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细思极恐
就在这个时候,温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紫罗兰档案馆里面的拉娜娅小姐姐似乎曾经跟自己提到过守夜神殿这个地方,而且她当时还跟温和提起过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壹看书W?WW?··COM
  
  那就是在她来到守夜神殿的时候,这座神殿里面已经没有真正的神邸了。
  
  拉娜娅是一只半精灵,她的寿命远比人类要长得多,可温和并没有问过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守夜神殿……想到这里,温和突然发现了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
  
  如果她来守夜神殿的时间节点比亲王晚还好,如果比亲王早,那亲王当时见到的那个守夜之神……到底是谁?!
  
  正当温和准备向风压亲王详细询问一下情况的时候,亲王手掌上的暖黄色流光突然多了起来,如同一片水幕一般的黄色光芒瞬间将整个神之大门给裹了起来,伴随着一阵沉重的滑动声,三人面前的巨大金属门居然缓缓地敞了开来!
  
  没有想象中的艰难过程,传说中的守夜神殿就这么轰然砸在了温和的眼前,看着面前这一片天寒地冻,大雪封山的神奇画面,他的眼中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欢迎来到守夜神殿,虽然这话由我来说并不怎么合适。”风压亲王打趣地说道,“这里发掘了一代又一代的守夜骑士团总帅,孕育了一批又一批的神之侍卫,这里……就是守夜骑士团最核心亦是最神秘的地方守夜神殿,每一名踏上神殿土地的守夜骑士,都是最虔诚最荣耀的……”
  
  “行了行了,老爷子你就不用介绍了,我们还有正事呢,又不是来旅游的。壹看书W?W?W?·?·C?OM?”
  
  不客气地打断了亲王的介绍,温和一个跨步就走了进去,后面的亲王却也只能悻悻地闭上了嘴,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只要进入这里就会感到一股莫名的兴奋,以至于身体和精神都有些亢奋。
  
  “话说回来……那个圣盔和法典就存放在这里吗?”
  
  “没错,就在那边神像后面的神坛里面。”说着,亲王遥遥地指了一个方向,温和顺着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那这么严密的地方,斯温是怎么闯进来的?”温和无奈地挠了挠头,“坦白说,我没看懂你开启神之大门的方式。”
  
  “只有经过守夜之神的同意,守夜骑士才能获得开启神之大门的力量。”说到这里,风压亲王叹了口气,“斯温……曾经是神殿内神之侍卫的一员。”
  
  “难怪,不过你们的神也真是够瞎的,居然也不问问别人是来干什么的,就随便往里放。”
  
  风压亲王尴尬地笑了笑,这种在别人家神殿里骂人家的感觉还真是有些胆大妄为,他自问做不到像温和这么无所畏惧:“嗯……倒也不能这么说,守夜之神的同意就好像是一把钥匙,只要他允许过一次,以后这个人要再想进守夜神殿,是不需要经过他的同意的。”
  
  温和:“所以说他瞎啊!”
  
  亲王:“……算了,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顺着亲王先前所指的方向一路往前,温和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一个高高地悬崖边上,顺着悬崖向下看去,赫然发现下面就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一尊守夜骑士立马扬刀的帅气雕塑耸立在广场中央,而以雕塑为分界线,两边的雪地里面还泾渭分明地杵着两拨守夜骑士。
  
  “卧槽……老爷子,伯爵,快来看!那些失踪的守夜骑士都在这呢!”
  
  靠到悬崖边上,三人向下看去,最边上的亚历山大伯爵只看了一眼便失声说道:“那个受了伤的……是守夜骑士团现任总帅!”
  
  “施瓦辛格……我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没有见过他了。”亲王叹了口气,低声说道。
  
  “这,这个总帅叫啥?!”
  
  “施瓦辛格?抽薛加,”风压亲王语气平淡地重复了一遍。
  
  “施瓦辛格……抽雪茄?!好吧……起码他这个搞笑的姓氏和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难道你已经知道了?”风压亲王眯起眼睛,盯着广场上对着瞪眼的两拨人。
  
  “知道啥?”温和一脸茫然。
  
  “还记得我当时在骑士学院的时候跟你提到的那个上级吗,就是他,而你所说的那个在雨夜里帮了你们的神秘人就是他身边的那个副官,阿拉克。”
  
  “就是他?”温和目瞪口呆地看着下方广场上,那个扶着受伤总帅的高挑身影,赫然发现他就是那个在最黑暗的时候拉了自己一把的救命恩人,“还真是他!”
  
  “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伯爵低声说道,“他们怎么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来了?”
  
  “我不知道。”风压亲王摇了摇头,“但情况明显不太对劲,我们得观察一下。”
  
  “我想我应该知道。”在温和左眼的瞳孔中,两只冰蓝色的符文交相辉映着,“跟施瓦辛格,这名字我真是……跟总帅他们这边对立的那些守夜骑士的脑袋里面,清一色地都有那种控制符文,不过问题是……我看不见那道控制他们的精神线!”
  
  “看不见精神线?你的意思是说没有控制者?”伯爵纳闷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
  
  就在悬崖上的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下面雕塑旁边的守夜骑士们却突然有了行动,只见一名白发苍苍但却神采奕然的老骑士突然从受伤昏迷的总帅身边走了出来,发出了一声冷哼。
  
  “哼,散风,这里可是尊贵的守夜神殿,你想好你这么做的后果了吗?”
  
  “老家伙,你都活了一千多岁了,怎么还没死啊?”被老者称为散风的是一个身材无比高大的强壮男人,只见他一脸嘲笑地看向对方,讥讽地说道,“你不好好待在你的那些养猪场里面,跑来凑什么热闹?”
  
  “哈哈哈哈,你这个嘴巴不饶人的小崽子,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我当上守夜骑士的那一天,你祖宗还不知道在哪里和小女生玩过家家呢!”老者发出了一阵爽朗的大笑,旋即丝毫不落下风地回了对方一句,“当年要不是我的推荐,你曾曾曾曾曾,我说了几个曾了……反正就是你的曾曾曾什么能当上守夜骑士?你还能在这里给我叫板?”
  
  散风被老者骂的一阵语塞,虽然对方一个脏字都没带,但却说的他一肚子闷气,在这种占据了绝对性优势的岁数面前,任凭你口舌如簧,能够舌战八方口斥群儒,却也只能够乖乖地挨骂。
  
  没办法,辈分摆在那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