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二百六十九章 血肉傀儡,乱舞刀塔第269章 血肉傀儡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血肉傀儡

  撤退的过程中,温和还瞟见了被副官阿拉克搀扶着的现任总帅施瓦辛格,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嘴都停不下来:“我说,都是守夜骑士团的总帅,你的战斗力咋和亲王差这么多!”
  
  “注意你的……”
  
  “没关系,阿拉克。”打断了副官的话语,现任总帅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我本来就不擅武力,相比较历届的总帅来说,我可能更适合成为他们身边的书记吧。”
  
  “文人有文人的好处,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在很多时候,我更喜欢和讲道理的人打交道。”温和转过身,冰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神庙前那越变越大的红雾团,“老爷子,这东西好像和我们先前在广场见到的人体炸弹不太一样,先前那些是肉球……而这个,似乎就是一团雾气。”
  
  “不是那么简单。”风压亲王看着那越变越大的红色雾气,低声说道,“我能感受到里面能量的剧烈流动,虽然不是先前那些肉球,但也说不准是个什么东西,你的眼睛看不穿这层血雾吗?”
  
  “拜托,我的眼睛又不是x光机。”温和郁闷地说道,“我只能看穿符咒禁制或者魔法阵一类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神庙前面的怪物已经被吞噬的没剩几只了,浓稠的血雾中突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吼声,如同某种远古凶兽被唤醒一般,一道狂暴的气浪轰然爆开,腥咸的味道砸了温和一脸。
  
  “卧槽,这味道真恶心。”温和干呕了几下,嫌弃地说道,“感觉像被大姨妈呼脸了。”
  
  “大姨妈?”
  
  “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看着亲王那懵懂的小眼神,温和不好意思地说道。
  
  亲王没有继续追问,因为此时此刻,一个无比高大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那团粘稠的血雾之中,随着这个身影的闪亮登场,在场的每个人心中都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
  
  一个足足有四米高的巨大身躯,小山一般地耸立在神殿前面,全身都是没有皮肤包裹的血色肌肉,乍看之下就好像一个被剥了皮的巨人似的,血色的气息萦绕在他的身体上面,发挥着筋腱的连接作用,温和瞪着这些血气,总感觉那些怪物变成的肉块儿会不小心掉下来。
  
  先前的血色大剑对他来说已经太小了,血肉巨人那硕大的双手就是他最有力的武器,寻常的人类在他的拳头面前,实在是太渺小了!
  
  “合……合体了?”
  
  “我的天哪,那个叫咪尔的女人,怎么会使用这么多种邪恶的法术?!”亚历山大伯爵震惊的无以复加,连嘴都合不拢,“亡者复生、操控尸体、血肉融合……每一项都是不能被世间所容忍的禁忌法术,她,她居然全都会,而且还明目张胆地施展出来?!”
  
  不顾伯爵等人惊讶的目光,散风和怪物们所组成的血肉傀儡缓缓压低身体,然后突然加速,向着广场另一边的守夜骑士们猛地就扑了过去!
  
  面对这攻城战车一般奔踏而至的血肉傀儡,守夜骑士们惊慌地躲避着,不是他们不想在自己的神殿里面与敌人展开一番殊死的搏斗,而是因为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以至于这根本不是什么光荣牺牲,而是一边倒的血腥屠杀!
  
  “挡住他!”
  
  关键时刻,风压亲王再一次使出了他的绝学,只见他将自己手中的大剑一把插进了面前的地砖之中,先前温和见过的那道晶蓝色屏障轰然砸在了血肉傀儡面前,身后的安路老爷又抱着他怀里的魔法书吟唱着晦涩的法术,而亚历山大伯爵……除了在一边给他们加油助威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做了。
  
  看着面前巨大的血肉傀儡,温和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咪尔先前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我才没有变成他,我只是把我的精神附着在他身上……
  
  “我才没有变成他,我只是把我的精神附着在他身上?”温和咀嚼着咪尔的话语,双眼死死盯着血肉傀儡身上缠绕着的那些氤氲血雾,脑海里面仿佛有一束若隐若现的亮光在轻轻闪动,他努力想要抓住,却总是徒劳无功。
  
  就这点功夫,可怕的血肉傀儡已经轰然撞在了亲王面前那道巨大的晶蓝色屏障上面,强绝的力量让亲王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血肉傀儡身上那与屏障接触的地方也狠狠地陷了一块下去,数个血淋呼啦的残肢因为猛烈的惯性挣脱了血雾的束缚,被直接甩了出去,狠狠地砸在广场的地砖上面。
  
  看着那些触手一般蠕动着,然后又仿佛果冻一般恢复了原状的血色粘稠,温和脑海中那根阻碍着他思维的窗户纸登时就被捅破了,一种豁然开朗的舒爽感觉如同醍醐灌顶,瞬间浸满了他全身每一个细胞。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温和手舞足蹈地欢呼着,“我知道为什么我的岗哨之眼不起作用了……因为这家伙是死的,是尸体,他根本没有精神,但是这些血雾,这些东西不一样,这些就是咪尔用来控制散风尸体的关键,这些就是咪尔的精神力!”
  
  根本不知道温和在说什么,风压亲王只顾了拼尽全力维持着自己面前的巨大屏障,而被咪尔所控制的血肉傀儡似乎完全没了智商,只知道用蛮力一下又一下地冲击着亲王的防御,虽然这种做法非常蠢笨,可是在那无敌一般的力量之下,却显得异常简单有效。
  
  “赛卓昂之击!”
  
  又是一声怒吼,又是一根冰锥,在亲王盾碎的那一瞬间,长枪一般的超级冰锥呼啸而至,就在安路老爷这道攻击就要命中目标的时候,那个巨大的血肉傀儡突然巧合似地向旁边一扭,锋利的冰锥……射空了!
  
  虽然带走了敌人身上一大片血肉,但却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伯爵看了看面前的血肉傀儡,又看了看身边面带笑容的温和,焦急地大声说道:“你想到什么了?不,不管你想到了什么……既然想到了就快去做啊!”
  
  “大叔,别急。”
  
  温和嘴角一扬,露出了一个自信之极的开心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