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二百九十二章 傻呵呵的愣头青可活不到现在,乱舞刀塔第292章 傻呵呵的愣头青可活不到现在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傻呵呵的愣头青可活不到现在
    炎城虽然不算很大,但在炎之国里也算是能够排到前三的大型城镇,炎之国的领主没有固定的局所,可他是从炎城走出来的男人,所以这座原本无名无姓的村镇便被人们称做了炎城。
  
      炎之国作为火之国的附属国之一,在整个火之国的阵营里面也只能勉强算是有一席之地,连带着的,整个炎城也感受到了一定的惠泽。
  
      而正如小柒所说,日向一族在炎城里面绝对算是最有名的商贾大户,因为他们几乎控制着整个炎城的经济命脉,在各个方面都有所涉猎,他们的关系网甚至与炎之国另外两座城镇中也有所联结,所以毫不夸张地来说,如果没了日向一族,整个炎城的商业与财政,都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而作为日向一族族长独生闺女的日向柒,从小就接受着家族里最上等的教育,完美继承了家族商业天赋的她还不光如此,在魔法方面,她也有着相当不错的造诣,所以在前几年,她还是炎之国魔法学院中出了名的优等生。
  
      按说日向家的家族产业虽然还远远达不到商业帝国的程度,但在一般人看来也已经颇为不俗,加上小柒的父亲日向羽义又非常的会做人,年年都给炎之国的领主进献礼物,所以在领主面前,他们一族也算得上是春风得意。
  
      可这里是遮面之岛,一方领主就是一方地域的最高统治者,换句话说,就是他们对自己下属的领民,有着绝对的统治权。
  
      而这绝对的统治权,往往代表着很多东西。
  
      原本一切都非常完美,领主很开心,日向家的产业也蒸蒸日上,但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领主大人,居然说翻脸就翻脸。
  
      他先是向日向羽义提出自己想要在日向家的产业中投资,然后又提出想要认日向家的独女小柒为干女儿,在日向羽义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他这两个要求之后,他顿时就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他提出的最后一个要求就是,让日向羽义留一份遗嘱,标明如果他这个家族族长一旦去世,那领主便会出面,全盘接受日向家的所有产业。
  
      很拙劣的技巧,和俗套的剧情,但却非常有用,日向羽义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怎么会看不出领主的真正意图,只要他立下这份遗嘱,领主就一定会想方设法让他这个正值壮年的日向家族族长在“某个意外”中遇难身亡,然后他这辛苦一生所打拼下来的基业,就全都为他人做了嫁衣!
  
      而且,自己若是一死,自己的女儿小柒在领主的眼中顿时就没有了任何的价值,在这个人命贱如草芥的地方,她说不定会被这个黑心的领主直接卖给奴隶贩子也说不定。
  
      于是到了最后,日向羽义并没有答应领主的要求,可商贾怎么可能是领主的对手,就算他费劲了心思,终究还是没有逃过领主精心设下的圈套。
  
      因为某些莫须有的罪名,日向家族的产业被一一查封,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无数与日向家族有关联的小家族纷纷倒戈相向,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整个日向家族便成了一无所有的悲惨状态。
  
      温和根本想象不出这里面到底经过了什么事情,对于这种经济上的问题,就算他不懂,他也非常清楚,领主的行为根本就无异于杀鸡取卵。
  
      不过换一个角度来讲,能做到领主的位置,他自然也不可能是个傻子,那么这整件事情的始末便顿时清晰了起来。
  
      要么,是炎之国的领主找到了日向家族的替代品,要么,就是有更大的势力要求炎之国的领主这么做,毕竟像日向家族这样的商贾世家绝对算得上是他的财神爷,他如果真的连这些关系都搞不清楚,是不可能坐到领主这个位置上的。
  
      之后,日向家族便退出了炎城的历史舞台,小柒的父亲也一蹶不振,很快便郁郁而终,没过几天,她的母亲也追随着她父亲的脚步撒手人寰,在炎城那传说一般的日向家族,眨眼间便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小柒虽然精通商贾之道,但让她一个柔弱的女孩子白手起家还是不太现实的,无奈的她只能依靠自己学过的魔法在公会里面充当佣兵,做些小任务挣点钱来养活自己。
  
      但佣兵公会也有佣兵公会的规矩,那就是每一个任务起码要一个组合来完成,而最简单的组合就是一个武士配一个魔法师,可是这一份工作实在太过凶险,而且只要有钱,佣兵们几乎什么都做,所以总的来说,几乎没有人愿意跟小柒这样的一个青涩的魔法师凑成一对儿,毕竟是刀口舔血的活计,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可是会没命的。
  
      后来,一个曾经受过小柒父亲恩惠的武士找到她,并且表示愿意与她成为组合,在完成一些小任务之后,这名武士突然无缘无故地突然扔下小柒消失了,走投无路的小柒只能向那些地痞流氓借了一些钱,才不至于饿死街头,然而这也让她卷入了高利贷的圈套之中。
  
      利滚利钱生钱,这利息,对于小柒来说是不可能还得清的。
  
      “唉……走吧。”听完小柒的故事,温和叹了口气,天下悲惨的故事基本都一个样子,虽然让人感叹,但这就是生活,残酷,而且无奈。
  
      “温格拉斯……真的,非常的谢谢你!”说到这里,小柒突然向着面前的温和深深鞠躬,“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次任务的奖金,我一分都不要,全还给你。”
  
      “几个金币倒是无所谓的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然这就是命,但我们总归还是要扑腾两下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温和可不是那种傻呵呵的毛头小子,对于小柒的话,他是一种“四分相信六分不信”的保留态度。
  
      毕竟人心隔肚皮,而且还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着这么一个陌生的女孩子。
  
      ………………
  
      温和跟小柒走了之后,斯温和亲王突然出现在了巷口的边上,看着远去的两人,亲王笑着摇了摇头。
  
      “亲……老爷子,你现什么了?”
  
      “温和这个家伙,明明不相信身边的那个女孩,却还要假装出一副怜悯且信任的样子。”亲王笑道,“这小子,真是精明的让人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