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三百三十五章 传说,乱舞刀塔第335章 传说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传说
    “哼哼,我可是火之国领主最忠心的属下,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是谁派过来的,无外乎就是沸之国的那些魂淡,如果我死了,火之国的领主是不会放过悬赏布人的……你难道想挑起两个大国之间的战争吗?!”章鹤强装出一副声色俱厉的样子,冷声说道。??
  
      不好意思,我就是这么想的。
  
      温和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真正的想法透露给面前这个家伙,所以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水之国与火之国本就水火不容,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且……我觉得在火之国领主的眼里,你可能没有‘和平’二字那么重要,所以总的来说,就算你死了,他也不可能会对水之国兴师动众。”
  
      听到温和的话语,章鹤的心渐渐沉到了谷底,对方所说的道理他又何尝不懂,可除了狐假虎威地恐吓对方之外,他又想不出其他的任何办法。
  
      “不……不就是金币吗,沸之国的悬赏有多少?我,我可以给你双份!不,三份!”见唬不住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章鹤的态度顿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先前声色内荏的样子也变得猥琐起来,“只要……只要你能放过我,如果你和你的同伴愿意的话,我可以追加五倍的赏金,悬赏沸之国领主的命!”
  
      “我想你可能没太搞明白,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钱。”温和的右手轻轻握住回音刀的刀柄,脸上的笑容也缓缓散去。
  
      “那……那你想要什么?美女?地位?还是……什么别的东西?只要能给,我一定都给你们!”见温和似乎没有了继续谈下去的耐心,章鹤一下子就慌了神。
  
      “你为什么会陷害小柒的父亲?”温和没有动,只是抬起头,低低地出声问道。
  
      “小柒的父亲?小柒的父亲是谁?”章鹤没有装傻,他是真的没反应过来。
  
      “日向一族族长,日向柒的父亲,日向羽义。”温和冷冷地吐出了三个短句。
  
      “日向一族的事情,不能怪我,我也是受人指使的!”听到这里的章鹤恍然大悟,仓皇地出声辩解着,“所有的事情,都是火之国领主吩咐我做的!”
  
      “详细一点。”温和皱了皱眉头,按在刀柄上的右手却没有放下来的意思。
  
      见状,章鹤满头大汗地整理着自己的语言,紧接着,他便将整件事情的始末全盘托出。
  
      “日向一族是炎城里最大的商业家族,炎之国百分之六十的经济线都掌握在他们的手中,这样的家族对于我这个炎之国领主来说,简直是恩人,我怎么可能去为难他们。”说到这里,章鹤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可就在两年多以前,火之国的领主突然找到我,说我领地里的一个商贾大族得到了一件神秘的宝物,那宝物是一本古书,书中记载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尽管我也不知道日向一族是否确切地拥有这么一件宝物,但火之国领主却信誓旦旦地肯定着,而且还对我进行了威逼利诱……他算是我的顶头上司是被逼的,没有办法!”
  
      小柒在自己身边的这件事不可能瞒得住面前这个炎之国领主,所以对于他的话,温和也保持着一个半信不信的保留态度。
  
      例如前面他所说的火之国领主介入和日向一族获得宝物可能都是真的,但他最后所说的“自己也是被逼的”,温和却完全不信。
  
      “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让我满意。”温和抬了抬眼睛,说道。
  
      “请……请问,我一定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你知道主宰之剑吗?知道他们的总部在哪吗?”
  
      “我只知道主宰之剑这个神秘的组织,可他们太神秘了,所以我和你一样,也只是知道这么一个名字,并不知道他们的总部在哪……”
  
      “嗯,好的,知道了。”
  
      说完,温和手上的回音刀轻轻一转,直接送进了章鹤的胸膛。
  
      根本没有搞明白自己的状况,直到剧痛传来,章鹤才不敢置信地低头看了看,胸前的殷红渐渐散开,一句回光返照般的话语从他嘴里飘了出来:“不是说我如实回答了,就放过我吗?”
  
      “唰!!!!!”
  
      一把抽出了回音刀,被刺穿心脏的炎之国大领主顿时瘫在了自己的座位上面,没了声息。
  
      看着章鹤那逐渐冰冷尸体,温和甩了甩刀刃上面温热的鲜血,然后自言自语般地出声说道:“别误会……我只是说希望你的回答能够让我满意,可没说,要放过你啊。”
  
      …………………………
  
      深夜两点钟,借住在四火城旅店中的五个人所乘坐的那两辆马车便向着城外驶了出去,不过让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的是,这两辆马车的方向并不是烟都,而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搞什么?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和他们背后的势力全都满心疑惑。
  
      多方势力交换着自己的讯息,炎之国内一片暗流涌动的紧张景象,但在这么多家势力中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本次事件的正主,大领主章鹤。
  
      对于五人离开的这件事情,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直到凌晨,天都快亮了的时候,章鹤和他军师的无头尸体,才在领主府的书房里面被近卫现。
  
      章鹤的死在炎之国这个小国里面引了一阵轩然大波,所有知情的势力全都目瞪口呆,他们那么多探子,却没有一个人现杀手是什么时候走出旅店的,烟都和领主府周围那一层又一层的侍卫,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大领主是什么时候遇害的。
  
      于是,在如此明确的利害关系之下,所有知情的势力不管是谁,全都一致地认定了一件事情。
  
      这几个人,绝对绝对绝对不能惹!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他们想惹,也早已经找不见了几人的踪影。
  
      一天以后,以炎之国领主章鹤为目标的sss级任务在燃之国的地下黑市完结。
  
      185o万枚金币的赏金想要一次性付清,对于燃之国这种小国的地下黑市来说还是有些太过困难了,于是,在竭尽全力付了一千万枚金币之后,黑市负责人给完成任务的五人小队开了一张金币卡,剩余的85o万枚金币可以凭借这张金币卡,在其他任意一个国家的地下黑市提取。
  
      没有宣扬,没有声张,完成任务的五人小队就这么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给众人留下的,只有几个潇洒的背影。
  
      黑市有自己的规则,但并不妨碍人们的口口相传,于是从那时起,遮面之岛的地下黑市里,就流传起了有关于一个五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