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三百四十章 辛秘,乱舞刀塔第340章 辛秘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三百四十章 辛秘
    看着黑影手中的坎图沙古卷之剑,苏米尔低声说道:“这就完了?”
  
      “什么完了?”黑影被苏米尔的问话弄得一愣。火然?文???w?w?w?.
  
      “这就算完事了?你……不用什么其他的仪式,额,或者其他的什么奇奇怪怪的……”
  
      不等苏米尔说完,黑影便直接打断了他:“这把刀……”
  
      “这把刀是遮面一族主宰专属的武器,里面承载着无数先烈的英灵!”
  
      这一次反而是黑影的话语被人打断,一道陌生的清亮声音如同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了屋子里面,桌子边上的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僧侣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房间门口的位置上。
  
      “什么人?!卫兵,卫兵!!!!!”
  
      见房间内突然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苏米尔顿时起身大喊,对于他身边的这些近卫来说,这个从镜子里面钻出来的黑影早已不算是什么秘密,所以也没有必要去刻意的避讳。
  
      “来啦!!!”
  
      伴随着一声有些奇特应和声,一名侍卫拎着刀就从外面的走廊上面扑了过来,虽然苏米尔总感觉这个侍卫说话的风格和声音都不怎么熟悉,但现在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上面,所以也就没有在意。
  
      “有入侵者!抓住他!”苏米尔大手一抬,厉声喝道。
  
      侍卫也不答话,提着手中的长刀便向着屋内的大领主砍了过去,苏米尔完全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如此发展,顿时大惊失色,就在这个时候,一把黑亮的长刀陡然出现在两者之间,而这名侍卫也被弹了开来。
  
      “计划有变,先干掉这个碍事的!”
  
      侍卫话音一落,便想攻击苏米尔身前的黑影,可身体还没动,就被他身边的僧侣同伴给拦了下来。
  
      “没错,计划有变。”说着,这名僧侣缓缓从自己的斗披中,抽出了一把雪亮的长刀。
  
      侍卫自然是由温和假扮的,领主房间内还有一个人是他没有想到的,原本他想着迅速消除一切不稳定因素,然后继续自己和尤涅若的表演,结果却没想到这个不靠谱的话唠剑圣居然临时开始给自己加戏。
  
      “果然是你啊……尤涅若。”
  
      黑影淡淡的话语让温和大惊失色,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面前这像块儿长沙臭豆腐的家伙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就叫破了尤涅若的真实身份,这么一来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很有可能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巨大的翻转!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还真是一个坏到了极点的坏消息。
  
      “达摩雷尔,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我见到的同胞居然会是你。”
  
      “我也是一样。”
  
      尤涅若和这个叫做“达摩雷尔”的长沙臭豆腐之间的对话让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目瞪口呆,温和惊讶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尤涅若是什么人,更知道他是因为被战神殿内那扭曲了的位面封存了时间才能保持这种常青的状态几百年。
  
      而另一边苏米尔惊讶的原因则是因为面前这个僧侣居然认识达摩雷尔,而且还将他称为“同胞”!
  
      达摩雷尔的来历苏米尔不得而知,但是他有着怎样可怕的力量苏米尔却一清二楚,他原本甚至还以为达摩雷尔是不是一个堕落了的神明,毕竟就人类来说,不可能强大到那种地步。
  
      而现在,居然还出现了一个达摩雷尔的同胞!
  
      没有理会另外两人的惊讶之情,尤涅若缓缓摘下了自己头上的魔法斗披,冷色的光芒顿时溢散而出,苏米尔没有见过尤涅若的这个样子,所以他并不知道面前的这名剑客到底是谁,也没有往杀掉章鹤的那几个人身上去联想。
  
      “当年败在你的手里,是我学艺不精,可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你,还配做我的对手吗?”
  
      达摩雷尔的声音悠远而空灵,似乎带着对于过去的无限怀念,却又夹杂着说不清的愤恨……总而言之,根本无法从他的语气中去猜测什么东西。
  
      “还记得我当年说过的话吗?”说到这里,尤涅若一把将手中的龙刃扛到了肩上,“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走向灭亡,不论是过去,现在,亦或是将来。”
  
      “还在抱着你那可笑的剑圣精神?”长沙臭豆腐发出了一阵嗤笑,低声说道,“时代已经变了,我们老师的死确实是拜这把黑刀所赐,但是过了这么多年,我已经有足够的信心,可以驾驭其中的力量!”
  
      “那么多的前车之鉴,你为什么就学不会醒悟?”温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感觉尤涅若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嘲讽,没有愤怒,甚至没有厌恶……
  
      只有心痛。
  
      心痛什么?
  
      “我们虽然一母同胞,但很可惜,我们对力量的理解有着天壤之别,我敬爱的哥哥,你难道还想像当年一样,再阻止我一次?”达摩雷尔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冷冷地说道。
  
      “黑刀中的先烈英灵早已失去了理智,他们只不过是一团疯狂的意识而已,就算他是主宰的专属武器,却也没有任何一名主宰能够驾驭它,这一点,你和老师都应该非常清楚,既然如此,又为什么非要去冒险尝试?”
  
      “你懂什么?!你从小天资纵横,比我早十年成为剑圣!哈哈哈……是呀,身为‘天才’的你自然不需要这些可笑的外力,但是我呢,十年!我追赶了你整整十年,我经历的绝望,你怎能明白?当年你不同意让我来驾驭这把神刀,不就是害怕我可以超越你吗?为了自己的**,不惜将亲生的弟弟放逐,这就是你这个剑圣,你这个哥哥对我做的一切?”达摩雷尔声嘶力竭地大吼着说道,他话语中包含着太多太多的讯息,以至于连一边的温和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当时的你已经迷失了自己的心智,老师被黑刀侵蚀最后自尽的样子你也看到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亲弟弟也落得如此的下场!”尤涅若一把将手中的龙刃插在地上,低吼般地出声说道,“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一定会阻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