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三百四十五章 兄弟情仇,乱舞刀塔第345章 兄弟情仇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兄弟情仇
    “后来,我成了剑圣,而达摩雷尔也凭借坚持不懈的努力成为了我们家族之中同一代的另外一名剑圣,再后来,因为一个极其巧合的原因,我和达摩雷尔的老师居然在某一个地方重新找到了这把分开了光明与黑暗的利刃,可是坎图沙古卷之中禁锢着无数先烈的英灵,他们疯狂、好战,没有逻辑可言,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和主宰这个身份所带来的战神庇护,是根本无法抵御住这把黑刀的侵蚀的,而我们的老师……就是落得了这样的一个下场!”
  
      “被黑刀侵蚀了灵魂的老师变得无比强大,哪怕我和达摩雷尔联手却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在最后的关头,我们的老师凭借他那仅剩的一点点理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给我们两人的,只有那把蕴含着毁灭之力的可怕利刃。w?ww?.”
  
      “在如何处理坎图沙古卷之剑这件事情上,我和达摩雷尔产生了极大的分歧,他主张借助自己的力量重新执掌坎图沙古卷之剑,而我则想要将这把亦正亦邪的纯黑之刃彻底地封存起来,毕竟,那已经不算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力量了。”
  
      说到这里,坐在石头上的温和突然抬起了自己的手,然后问了一个问题:“打断一下,那把刀不是主宰专属的战刃吗,你们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当时的主宰都不知道?”
  
      “我们的老师就是我所击败的那一任主宰的上一代主宰,而且我不是说过了吗,主宰平时只能在战神殿内活动,对于外界的事情基本也属于一个不闻不问的超然状态,所以我们当时根本没有办法通知主宰,也来不及通知他。”说到这里,尤涅若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让我接着说,当时我和达摩雷尔的意见不同,谁却又都没有办法来说服对方,最终,我们两个只能依靠遮面一族的决斗来决定事情的发展,然后,我赢了。”
  
      “你放逐了达摩雷尔?”温和问道。
  
      “我没有放逐他,他毕竟是我的亲生弟弟,我想要拯救他,可是他的心,当时已经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扭曲了。”尤涅若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无奈,“他认为我是害怕他驾驭坎图沙古卷之后所获得的强大力量,可他就是不明白,那力量的代价太过巨大,根本不是一名剑圣能够承受的住的!”
  
      “后来,他拒不履行我们两个决斗之前所定下的诺言,在遮面一族之中这是无法被人们所容忍的大罪,更何况他还是一名正统的剑圣,于是在无奈之下,我亲手将他放逐了。”
  
      “和你当时一样?”温和问道。
  
      “不,我当时是流放,而他,却是放逐。”尤涅若摇了摇头,回答道。
  
      “有什么区别?”
  
      “流放,是被赶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独自生活,可就算那样却依旧能够和其他人有所来往,而放逐……则是彻彻底底地驱赶出这个遮面之岛。”尤涅若说道。
  
      “啧啧啧……你对自己的亲生弟弟还真是够绝情的,难怪过了几百年,他见到你还跟见到了杀父仇人似的,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哥哥,估计和他的做法也差不了太多。”温和吧唧着嘴,出声说道。
  
      “我当时也是真的没有办法……”
  
      “好了好了,原谅你了,后来呢?”
  
      “我还没说完我当时的无奈呢。”
  
      “嗨呀别废话了,都过去几百年了,我们现在想知道的是后来怎么样了?你是在战神殿里面所以能活上几百年,那达摩雷尔呢?我记得他似乎还说过……他一直在元素领域里面磨炼来着?”
  
      “后来我便将黑刀封印在了一本兵器图册中,然后将这本兵器图册藏到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想不起来的地方了……再后来我就遭到了大领主的迫害,然后就顾不上这件事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重现人间的,而达摩雷尔在被放逐出遮面之岛以后便没了踪迹,至于‘元素领域’这四个字,我也是第一次听到。”
  
      “还真是疑点重重,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我们的目的不是黑刀,跟达摩雷尔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交集。”说到这里,温和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他便转过头盯着身边的尤涅若,“那个……你还要继续回去找他吗?如果你想去我是不会拦着你的,毕竟那是你的亲生弟弟。”
  
      “等有机会再说吧,如果不是他身上那让我有些熟悉的气息,我也不敢肯定他就是达摩雷尔,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过了什么。”说到这里,尤涅若突然盯着温和的眼睛,恭敬地继续说道,“能把我从战神殿的禁锢之中解救出来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么可能还让我们兄弟之间的恩恩怨怨去麻烦你,所以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处理就好,接下来……你继续自己的计划就行了。”
  
      “真不用帮忙?”温和问道。
  
      “嗯,真不用帮忙。”尤涅若答道。
  
      “那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就在这暂且休息一晚吧,那个大魔导师帝风一定不甘心就这么把我们给弄丢了,所以我们就在这里避避风头,让他瞎猫撞死耗子似的自己找去吧。”
  
      一夜无话,出奇的平静,天刚蒙蒙亮,温和便醒了过来,因为害怕会吸引到别人的注意力,所以他们这个小小的营地里面连篝火都没生,好在这里避风,而且几人用来搭帐篷的也是保暖效果不错的魔法帆布,于是相比较外面嗖嗖的冷风,帐篷里面还是蛮暖和的。
  
      其余四人还没醒,温和便将从黑市上面买来的遮面之岛地图铺在一边的石台上研究了起来。
  
      十个大国,十个方向,除了夹杂在最中央的日之国与月之国外,真算的上是泾渭分明,甚至连交错的国境线都很少看到。
  
      为什么这个日之国和这个月之国的面积这么小,却能够凌驾于另外的数个国家之上,这些被凌驾了的国家,还包括十大国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