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三百六十七章 就你会翻脸?!,乱舞刀塔第367章 就你会翻脸?!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就你会翻脸?!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把自己给走丢了?还真是新鲜的说法呢。”黑袍老者充满深意地笑了笑,“尊贵的客人,我知道您一定还有别的事情,我们这里是很好客的,不管有什么样的需求,我都可以尽量满足你的。”
  
  “那么好?不过非常感谢,我什么都不缺,活得蛮惬意的。”说着,温和缓缓摘下了自己头上的斗笠,笑着说道,“倒是你们,一天到晚把自己折腾来折腾去的,累不累呀?”
  
  “我听不太懂客人话语中的意思。”黑袍老者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是深意的笑容。
  
  “哈哈,我就是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听不懂就算了。”温和的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刚来就要走吗?我可没有下过逐客令呀。”黑袍老者缓缓地站起身,轻轻地拍了拍双手,“其实客人刚一到,我就注意到您了,您大可以大大方方地前来拜访,何必弄得这么小心翼翼,像什么宵小之徒似的呢?”
  
  “哎呦?你还知道宵小之徒哪?”温和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话语中却满满都是讽刺的意味,“那我想请问一下,什么才叫宵小之徒呢?”
  
  “宵小之徒,这四个字按照我的理解来说,那就是躲在暗处想要做点坏事的鼠辈,不知道我这个说法,客人是否接受呢?”黑袍老者满脸笑意地看着温和。
  
  “哈哈,当然不接受,你说我是宵小之徒,又给出这么一个解释,那不是明摆着说我不是好人吗?”温和笑道,“我可是好人,大大的好人。”
  
  “好人?”黑袍老者对温和的话不置可否,“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好人?大家只不过是在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然后异想天开地认为自己就是好人罢了。”
  
  “你是在说我吗?”
  
  “你我都一样。”黑袍老者笑道,“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亦或者说是自己的梦想,而努力,而奋斗的人。”
  
  “别,您可别这么抬举我,我可比不上您。”温和咧嘴笑了笑,“主宰之剑……确实是一个神秘且强大的组织,连里面一个看塔楼的老头,都这么能言善辩。”
  
  “呵呵,客人您真是言重了,而且,我可没有说过自己是什么看塔楼的老头,在这里遇到客人,那纯属意外。”黑袍老者自顾自地笑着。
  
  温和当然知道他不是什么看塔楼的老头,与这名黑袍老者这一串交锋下来,他明显感觉自己的背上已经沁出了细密的汗水,在这里遇到这个家伙也绝对不是什么巧合,是对方有意用艾若,把自己引到这里来的。
  
  “被圣女用月光一剑刺中心脏却还没死的,想来这天底之下,怕是只有客人一个有这种逆天改命的传奇本领了吧?”笑过之后,黑袍老人突然眯起了自己的眼睛,顿时没了先前那种慈眉善目的和蔼样子,“事到如今,我也就不再隐瞒了,我是主宰之剑的大祭司,我想……这个身份应该值得客人重视吧?”
  
  “重视!那必须得重视!我可是久仰您的大名呢。”温和笑着说道,“其实说句实在话,我和你、以及你背后的主宰之剑真的是没什么交集,要不是几年前你的手下招惹到了我,现在我也不会站在你的面前。”
  
  “哦?我的手下招惹了客人?”黑袍老者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是谁惹了您呢?我这个人很好客的,你把他指出来,我一定让他给您赔罪!”
  
  “指出来?哈哈,大祭司还真是会说笑,你的那些手下干活的时候都带着面具,我哪里认得出来谁是谁呀……而且,这罪也就不用赔了,我不稀罕,我现在只希望大祭司可以把你们从我这里抢走的东西还给我,那样,我们两家也免得冲突,毕竟我和你们遮面之岛的人没什么联系,我相信,大祭司肯定也不愿意跟我这么不明不白地掐一架吧?”温和眯了眯眼睛,低声说道,说完之后他就站在原地,等着对方的答复。
  
  “客人既然知道主宰之剑,那就一定知道我们组织存在的意义吧?我们是一个为了维护和平的组织,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乱生事端。”说着,大祭司突然往身后摆了摆手,一个提着长剑束着长发的美丽身影缓缓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但我们也不能听凭您的一家之辞吧?客人可以先告诉我,我们主宰之剑,从你那里抢走了什么?”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艾若明显地愣了一下,可旋即又恢复了那种冰冷无情的冷漠神态,手中的长剑也抵在地上,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温和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艾若果然没有认出自己,不过这也难怪,就算换成是自己,估计也认不出来吧。
  
  可是这都无所谓,我终于,找到你了。
  
  温和缓缓地抬起头,冲着面前冰山美人一般的艾若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低声说道:“你们主宰之剑从我身边抢走的,就是她。”
  
  这话一出,艾若的脸上突然浮现了一抹茫然,她在看到面前这个青年的时候确实有点熟悉,但只要她一细想,顿时却又什么都记不起来,而她身后的大祭司在经过了最初的茫然之后,整张脸也迅速地冷了下来。
  
  “是你?!”
  
  “没错,是我。”温和冷声说道,“两年之前,在东部海岸的海边上,蛮横无理地把艾若从我的身边抢走,怎么?现在我找上门来要人,害怕了?”
  
  “害怕?哈哈哈哈……别以为我称呼你为客人,你就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上天了!你算什么东西?!”
  
  温和右手一抖,一把抽出了自己的长刀,整个人如同鬼魅一般,一个眨眼的功夫就闪到了黑袍老者的面前,甚至于连一边的艾若都没反应过来。
  
  “老东西,你有本事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信不信我这个‘东西’的手一抖,把你的脑袋给抖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