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三百七十九章 斩他呀!,乱舞刀塔第379章 斩他呀!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斩他呀!
    温和跑了,余下的三人也不可能这么莽撞地冲上去,也只能跟着他扭头就跑,一边跑,风压亲王还一边不停地喊着:“喂!你这个混小子!等一下啊!我们就这么走了,不管他了?”
  
      风压亲王这么一喊,温和也不由地慢了下来,这么一会的功夫已经奔出了很大一段距离,停下脚步回头看去,那火光虽然已经变得不太清晰,可叮叮当当的刀剑碰撞声却依旧清晰地响彻耳际。23US.COM更新最快
  
      “管他?怎么管?”见风压亲王几人也跑了过来,温和无奈地摊了摊手,“我和尤涅若之间的差距你们不是不知道,而他那个弟弟却能和他打得这么难分难解,我们倒是想管,可是谁能插进他们两人的战斗中去?”
  
      “可是……”风压亲王有些迟疑。
  
      “而且那里可是燃油库,现在还被点着了。”温和看着不远处那愈演愈烈的火光,低声说道,“那玩意儿要是真炸了,估计我们在这里都不安全。”
  
      “这倒是不用太担心。”风压亲王话音一落,那面晶蓝色的魔法屏障又挡在了他们的身前,“就算真的炸起来,这种距离也没什么太大的压力。”
  
      “话说回来老爷子,有件事情我想问你很久了。”温和走上前去,好奇地敲了敲挡在面前的魔法屏障,赞叹地说道,“你这玩意儿这么立在这里,不消耗魔法吗?”
  
      “只要没有受到攻击,我就不用刻意去维持它,不过这样的东西,我同时也只能维持一个。”
  
      点了点头,温和继续看向不远处的火光,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唉……接下来,我们只能等着了,等他们兄弟两个为之间的恩怨情仇做出一个了断。”
  
      ………………………………
  
      火光中,青色的流光与黢黑的乌芒不断碰撞,两个矫健的身影似乎丝毫没有受到身边烈火的影响,依旧迅疾如风地纠缠着,战斗着。
  
      “我敬爱的哥哥啊,你难道妄图借助这些卑微的火焰之力,来击败你的亲弟弟?”达摩雷尔手中不断,嘴上却已经冷声说着,“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真是太天真了。”
  
      “我可没有想要借助外力。”尤涅若后退一步,低声说道,“我会在光荣的战斗中再一次击败你。”
  
      “那这些火焰……难道只是你心中的陪衬?像小的时候父亲所讲的故事中一样,凤凰般地涅火重生?”达摩雷尔手中剑光一闪,再次扑了上去。
  
      “父亲没讲过凤凰,讲的是剑士!”
  
      双方的实力非常接近,他们的力量、速度以及剑术技巧都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的变化有了很大的衰减,到了现在这一步,已经变成了纯粹意义上的意志力比拼,谁能够坚持着战斗下去,谁就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
  
      “你口口声声喊着我会被坎图沙古卷之剑中的先祖灵魂所侵蚀……那我问你,现在的我,被侵蚀了吗?!”达摩雷尔攻势凶狠,没有任何空隙地攻击着尤涅若,“我看你只不过是害怕我会获得这强大的力量,然后超越你吧???”
  
      宽大的剑弧开天辟地,尤涅若躲闪不及被黑色的刀光劈了个正着,猛烈的惯性让他整个人流星一般直接砸进了身后被大火引燃了的房屋之中,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我没有那么想过,也从未那么想过!”尤涅若从房屋的废墟中走了出来,丝毫不在意周围滚烫的火光,紧紧地盯着面前的达摩雷尔,“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想了几百年,还是没有想明白我这么做的道理。”
  
      “道理?你还配跟我谈道理?!”听到这话,达摩雷尔再次冲了上来,周围的火焰被他带起的狂风吹得摇摆不定,黑刀的刀锋就这么直直地奔向了尤涅若的咽喉,“我被你放逐之后所经历的痛苦你根本不知道……现在你还敢跟我讲道理?!”
  
      尤涅若没有说话,现在的达摩雷尔满心怨恨,他很清楚自己不管说什么,自己这个弟弟怕是都听不进去。
  
      尤涅若身形急闪,总算是堪堪地躲开了对方的斩击,可他身后的房屋却被达摩雷尔的剑风直接划掉了一半下去,没有时间回头去看,因为黑刀的下一次闪击已经轰然杀到,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再次躲避。
  
      形势对于尤涅若来说,非常的被动。
  
      但身为主宰的他怎么可能如此的不堪一击,平时的训练早已让他变得不惧任何挑战,在电光石火的交锋瞬间,他手中的龙刃如同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循着黑刀的轨迹便直直地飘了上去!
  
      火焰中,遮面一族最后两名正统的族人为了自己心中的荣誉拼命地战斗着,剑术和战技早已被他们所抛弃,两人不用任何外力,就这么拳拳到肉地以命相搏着,没有技巧,没有退缩,有的只是他们各自对于胜利的执着。
  
      “几百年前我输给了你,同样的事情,我绝对不允许它发生两次!”
  
      达摩雷尔的呼喊在火光中传的很远,连观望的温和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但尤涅若却没有回话,依旧野兽一般狠狠扑向自己的敌人,穷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挣扎着向胜利走去。
  
      另一边观望的四人只能看到火焰中的两个人影来回碰撞,细节的战斗情况他们也根本无法看清,温和虽然非常清楚自己的声音根本无法传给战斗的尤涅若,却依旧焦急地自言自语着:“你斩他呀,无敌斩斩他呀!卧槽单挑,周围没有小兵,没有别的敌人,你倒是斩他呀!一斩一个死呀!!!”
  
      艾若:“他……他嘟囔什么呢?”
  
      风压亲王:“别理他,他经常这样。”
  
      艾若:“唉……我不在的这两年,他怎么会变成这副疯疯癫癫的样子的?”
  
      风压亲王摇了摇头,抱着胳膊说道:“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要让其亡,必先让其狂吧’。”
  
      斯温:“……啧啧。”
  
      没有注意边上三人对自己的评头论足,温和依旧自顾自地嘟囔着:“你斩他呀,大哥!斩他呀!”